清馨 作品

195:真是该死

    蓝曼舞被阿哑的话,吓得小脸煞白。

    她也知道,这一次跑的时间太久了,若被抓回去,肯定会被责罚,但没想到,会有丧命的危险。

    “还有,你没发现,有人想要杀了你?”

    蓝曼舞的心口狠狠一沉,讷讷摇头。

    “我……我倒是觉得,一直跟着我们的人,是追杀你的。”蓝曼舞说。

    阿哑蹙着眉,“我肯定,是追杀你的。”

    蓝曼舞的脸色彻底雪白一片了。

    阿哑断定,他逃出京城的时候,追杀他的死士,还没有发现他已经逃出京城。而那时候,他们刚出京城不久,就有人放毒烟,那不是死士会用的手段。

    当时上官清越还和他们在一起,阿哑还以为那毒烟是用来杀上官清越的。

    但后来,上官清越被君子珏带回皇宫,他们还遭遇追杀,若不是皇上的御前侍卫保护,他们只怕已经死了。

    那些人的武功,没有死士的武功高强,阿哑便可以断定,那些人是冲着蓝曼舞而来。

    有人想除掉蓝曼舞。

    “整个大君国,除了皇上,还有谁有权张贴皇榜?”

    “太后和冥王!”蓝曼舞脱口而出。

    “冥王?”阿哑沉吟片刻,“冥王现在是大君国的监国,忙着处理雪灾的事,还应接不暇,应该没有时间,张贴这种你被劫持,悬赏买线索的告示。”

    “那你的意思是说,就是太后了?”蓝曼舞笑起来,不住摆手。

    “怎么可能!太后姐姐一直对我可好了!有好吃的,都先给我吃!绝对不会的!她找我回去,倒是有可能,因为我是太妃嘛,跑了终究不好看,而且我还把所有太妃的金银首饰,都给偷了。”

    阿哑见蓝曼舞不相信,也不能多说什么。

    “总之,你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蓝曼舞非常慎重地点点头,“是应该小心一些为妙。”

    说着,蓝曼舞忽然将背在身后的手,抓了一把窗台雪,抛向阿哑。

    阿哑吃了一脸的冷雪,闭着眼睛,表情十分的严肃。

    蓝曼舞逗得大笑起来,“都说了,要小心为妙!哈哈哈……”

    阿哑的唇角,抽搐了一下。

    当蓝曼舞看到阿哑的脸色十分难看的时候,她赶紧吞下所有的笑声,拿了绢帕去给阿哑擦脸。

    “开个玩笑嘛,这么严肃。”说着,她还忍不住想笑。

    阿哑一把夺下蓝曼舞手里的绢帕,一点一点将脸颊擦拭干净,那嫌恶至极的表情,就好像什么脏兮兮的东西,弄脏了他神圣的脸颊一样。

    蓝曼舞也确实发现,阿哑很不喜欢被人碰脸,就连他的东西,也不喜欢被人随便碰触,一副嫌脏的样子。

    “你不会有洁癖吧!”

    阿哑瞪了蓝曼舞一眼,“此生与竟绑在一起,简直是最糟糕的一段日子!”

    他已经对蓝曼舞忍了又忍了,蓝曼舞再敢僭越,他想他下一次,一定会狠狠收拾蓝曼舞。

    虽然这个想法,已经有过无数次,但这一次,他真的保证,再有一次,一定将蓝曼舞大卸八块。

    蓝曼舞偷偷吐吐舌头,“只是想逗你笑一下嘛!”

    等到吃午饭的时候,蓝曼舞和阿哑下楼,这才发现,王小乔不见了。

    “小乔呢?”

    店小二赶紧过来回话,“方才看见她悄悄出门了。”

    “出门了?”

    蓝曼舞担忧起来,“这里人生地不熟,若她迷路了,现在难民那么多,很危险!”

    阿哑皱着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阿哑,我们快去找小乔。”

    上官清越也很担心,不管怎样,王小乔既然已经带在身边了,就要保证她的安全。

    “莺歌,带人去找。”

    “是。”

    蓝曼舞也很担心,就拽着阿哑,“走啦!小乔喊你大哥,对你又那么好,她现在不见了,你也不知道关心一下。”

    阿哑无奈了,这个小女人,怎么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阿哑努力压制不悦,不住告诉自己,只要上了青峰山,找到金龙剑,就能斩断铁锁,彻底远离这个女人了。

    “我再忍你一次。”阿哑咬牙。

    上官清越担心王小乔万一被什么人发现,抓走的话,泄漏大家的踪迹,也赶紧出门去找。

    君子珏紧跟上来,“你走慢些,小心身体。”

    上官清越的脚步一滞,不管君子珏的关心,源于什么,她还是对君子珏道了一声“谢谢”。

    街上有难民拥挤而来,君子珏赶紧揽住上官清越的肩膀,带着她一个旋身,让到路边。而他自己则站在上官清越的左侧,紧挨着那些拥挤的难民。

    这一刻,上官清越不禁心口悸动了一下。

    也有了一种,被人保护的温暖感。

    “皇上也要小心龙体。”她低声说,推开君子珏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

    原来,王小乔去了不远处的摊子上,买花花绿绿的绢花。

    正赶上,官府的官兵驱赶难民,去暂时安排的安置点。

    街上一时间都是人,十分的拥挤。

    小贩赶紧收拾摊子,怕被难民撞烂了自己的商品。

    “喂!我的绢花,还没给我呢!”

    小贩赶紧从袋子里,摸索出来一朵红色的绢花,丢给王小乔。

    绢花掉在地上,被拥挤的难民踩在脚下。

    王小乔赶紧去捡,凌乱拥挤的脚,一脚一脚踩在王小乔的手上,她痛得紧紧咬住牙关,还是将绢花从那群人的脚下抢救了出来。

    捧在手中,赶紧将有些烂掉的花瓣整理好,又扫了扫上面的雪。

    幸好现在是冬天,没有泥土,绢花依旧鲜红欲滴。

    从怀里拿出随身的小铜镜,对着镜子,在发髻上带上红色的绢花,整个人顿时被那朵鲜红的绢花,映衬而明艳照人起来。

    王小乔对着镜子羞涩一样,“阿哑大哥见了,应该也会觉得小乔很好看吧。”

    阿哑和蓝曼舞终于从难民中挤了过来。

    “小乔,总算找到你了!”

    蓝曼舞赶紧扑上来,一把拽住王小乔,生怕那群正在被驱赶的难民,将他们再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