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7:居然敢骗本王!

    君冥烨一直等不到君子珏病情好转,终于忍无可忍,大步冲向君子珏的寝宫。

    德妃赶紧站在君冥烨的面前,强力阻拦,还是被君冥烨一把挥开。

    “本王今日倒是要看看,皇上到底在不在这宫里!”

    德妃脸色瞬时惨白,“皇叔,皇上怎么可能不在宫里!”

    然而,德妃终究只是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拦得住君冥烨。

    “滚开!”

    君冥烨大手一挥,德妃直接摔在地上,君冥烨一脚将紧闭的殿门踹开,直接闯了进去。

    当看到皇上的龙榻上,空无一人的时候,君冥烨整张脸瞬时铁青一片。

    君冥烨一把抽出腰间的佩剑,用力几刀下去,将床上明黄色的锦被砍成无数的碎片。

    德妃和玉喜都吓坏了,张大的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君冥烨忽然回头,瞪向瘫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德妃,握紧手中的长剑,大步奔了过来,犹如一头狂怒要吃人的猛兽。

    当那锋利的寒刃即将刺向德妃的时候,德妃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整个人瘫在地上,一动都不会动了。

    就在剑刃迫在德妃眉睫的时候,德妃也觉得今日必死无疑,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闭上了眼睛。

    君冥烨忽然顿住手中的长剑,回手一剑,将守在殿内的太医头颅,一刀砍了下来。

    “啊———”

    玉喜和德妃吓得同时尖叫出声,就连大殿外的宫人,也惊恐地发出阵阵刺耳的尖叫。

    谁都不敢去看滚在地上血淋淋的头颅。

    那个太医甚至连挣扎和求饶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成了剑下亡魂。

    “居然敢骗本王————”

    君冥烨狂怒地低吼一声,一双泛着嗜血猩红的眸子,狠狠一扫,犹如秋风扫落叶,不留任何生物。

    殿外的人,吓得跪了一地,浑身不住打颤,感觉死神正在向着自己迫近。

    德妃已经吓得无法正常呼吸了,浑身也在不住的哆嗦。

    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也是第一次知道,在死亡面前,自己也没有想象的那样坦然淡定。

    “皇叔……”

    德妃发出细弱的声音。

    君冥烨却没有理会德妃,提着手里血淋淋的长剑,走出皇上的寝宫……

    当君冥烨的背影,消失在宫门之外的时候,德妃彻底瘫在地上,浑身已经汗透衣襟,大口大口喘息。

    “娘娘,怎么办啊?冥王已经知道了。”

    玉喜吓得已经哭了起来,不住擦着眼泪,想要搀扶德妃起来,却已没有任何力气。

    “还能……还能怎么办……我……我也尽力了……”

    德妃身子一歪,倒在地上,直接昏了过去。

    “娘娘!”

    ……

    君冥一句话没说,直接翻身上马,一鞭子一鞭子狠狠抽打下去,快马飞一般奔出了皇宫。

    君冥烨一路离开京城,却在离开之前,去了十王爷的府邸,直接告知十王爷。

    “从即日起,十王爷君文翰为监国!”

    君冥烨丢下这句话,也不给十王爷君文翰拒绝的机会,调转马头一路出京。

    君文翰急匆匆往外跑,却只看到君冥烨匆匆远去的身影,素白一片的积雪中,黑色的背影霸气而去……

    君文翰一向不理朝政,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对朝政纷争向来置身事外明哲保身,一下子成了监国,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冥王到底在唱哪一出?忽然出城了,这是要我如何是好!”

    十王妃也跟着出来,低声说,“王爷,冥王定是心中有数,知道王爷能代理好朝政,才会将此重任交给王爷。”

    “可本王不想参与纷争啊!”君文翰连连摇头,却也无奈。

    现在整个大君国,无人治理,总不能成为一盘散沙,君文翰终究是君氏皇族子孙,岂能袖手旁观。

    君冥烨一路出京,他什么人都没带,只带了轻尘一个,一路向南,快马加鞭日夜兼程。

    “王爷,我们这是去哪里?”

    轻尘终于忍不住问出声。

    君冥烨却不说话,在寒风大雪之中,依旧急速向南行进。

    轻尘已经大致猜到,君冥烨要做什么了。

    “王爷,公主的车驾已经行走了那么久,我们只怕追不上了!何况现在司徒将军的路线,我们一直都不知道,如何找得到公主。”

    君冥烨还是不说话,一路专找近路,很快就出了京城的隶属范围,之后继续向南狂奔。

    轻尘也终究什么话都不说了。只能骑着马,一路跟着君冥烨,但在心底却担心,王爷满身怒气,只怕找到公主,公主也会再次受难。

    ……

    与此同时的杨府。

    “爹,娘现在病入膏肓,请了那么多名医,都没有效用!怡儿确实心急如焚,只要有能救母的希望,怡儿都不会错过。”

    “他们虽然都是难民,保不准真就有什么办法救娘亲。”

    杨老爷却还是将这三个看上去脏兮兮的人,不当好人。

    阿哑气得当场就想走人,蓝曼舞赶紧拉住阿哑。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先看看再说!再说,外面那么多人,到处找太妃,我们又不能现在回客栈。虽然我脸上现在很脏,外面也实在太危险了不是。”

    “况且,外面那么冷,我们又没地方去。不如在这里混到晚上,等天黑下来,再摸黑回客栈,就没人看到我了。”

    阿哑瞥了蓝曼舞一眼,她也就这点鬼主意,还算有点用处。

    王小乔低声说,“我爹在世的时候,会很多土办法治病,经常有人大老远赶来我家,请我爹给看病。”

    也正是因为王老爹懂得药草,才会神不知鬼不觉的一直在上官清越的饭菜里下毒。

    但上官清越警惕心极高,从一开始就没动那饭菜太多。

    倒是苦了蓝曼舞的肚子,跑了好几天的茅房。

    “但愿别引火烧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