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8:一举两得

    蓝曼舞吐吐舌头,附在阿哑耳边小声说。

    “那是因为,我身边都是女人,原先在宫里,见多了女人小产这种事。瞎猫撞上死耗子而已,我哪里懂得医术啊。”

    王小乔见他们两个,在说悄悄话,一副有秘密不让她知道的样子,心里不舒服起来。

    “让我们沐浴呢,我们快点进去吧。天气这么冷,正好洗个热水澡,也舒服舒服。”

    王小乔打量向蓝曼舞和阿哑,“只是你们锁在一起,总不能一起沐浴吧?”

    蓝曼舞当即脸颊通红,“谁跟他个大男人一起沐浴呀!”

    “那你们这么长时间,是怎么沐浴的?”王小乔想到他们很可能一起共浴,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当然挡着帘子啦!笨蛋!”蓝曼舞敲了王小乔的头一下。

    ……

    十四王爷君祺睿,忽然拦住刚刚出宫门的太后凤驾。

    太后此次出宫,正是去冥王府的翠竹园静养。

    最近虽然大雪时有发生,雪势也小了不少,但天气依旧寒冷,太后以风寒久治不愈,再去翠竹园静养。

    实则是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已经遮掩不住了。

    君祺睿的忽然出现,太后并不意外。自从她将舞太妃被人挟持的公告发出去,就知道十四王爷肯定会找上门来。

    但太后还是很惊讶地望着君祺睿。

    “十四王爷,什么时候回到京城的?哀家竟然不知!”

    “太后娘娘,蓝儿失踪了?”君祺睿英俊的剑眉高高耸着。

    太后轻叹一声,“已经好多日子了,一直在找,还是没找到!现在又是雪灾严重时期,也没那么多的人手去找舞太妃,哀家只能发悬赏公告了。”

    君祺睿紧张起来,“现在雪灾这么凶,我也是因为这件事,才回到京城,看看能不能帮皇上和皇兄一些忙。没想到,刚入京城,就看到蓝儿被人劫持的公告。”

    “雪灾冻死不少人,蓝儿现在还没找到,会不会很危险?”

    君祺睿越加担忧。

    太后扫了君祺睿一眼,这个先皇的十四子,在君冥烨的太子位被废黜后,很得先皇宠爱,大家当时还都以为,十四王爷君祺睿会是未来的太子。

    最后谁都没想到,皇上临终前也再没有立太子,而是直接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长孙——君子珏。

    “哀家也正有此担心,生怕小舞有个闪失,才高价悬赏寻找小舞!小舞实在不让人省心,总是从皇陵逃跑。”

    “太后,我去找蓝儿。”

    “睿王爷,你不是要入宫?”秦嬷嬷道。

    “蓝儿现在生死未明,我怎么放得下心。太后手里,可有蓝儿的一些线索?”

    太后想了下,道,“只知道,一路向南去了,哀家现在也不知道,小舞具体在哪里。不过,据最新线报说,小舞很可能混入到送南云国公主南下的车队中了。”

    “混入公主的车队中了?”

    君祺睿一听,总算有点放心了,“蓝儿鬼主意多,混入公主的车队里,也能稍微安全一点。但是现在雪灾这么凶,又经常发生雪崩,还是很危险。”

    君祺睿谢过太后,直接翻身上马,调转马头,也没入宫,直接出皇城去找蓝曼舞了。

    秦嬷嬷凑到太后的身边,低声说。

    “太后,您怎么能告诉睿王爷舞太妃的下落啊?睿王爷这些年对舞太妃什么心思,大家都知道。”

    “哀家就是拦,也拦不住!不如卖他一个人情。”

    “到时候有睿王爷保护舞太妃,我们的人就更难下手了。”

    太后自是胸有成竹,她已经派李公公出去了,即便到时候秦嬷嬷的侄子秦如海不能得手,暗处还有一个李公公。

    “睿王爷去找人,肯定带着不少官兵,目标也大。多一些人去寻舞太妃的下落,上官清越的踪迹便也藏不住了。”这简直一举双得。

    也正是太后真正的目的!

    一个蓝曼舞,她还不放在眼里,上官清越才是心头刺。

    “到时候,即便舞太妃和上官清越那个贱人出了什么事,还有睿王爷在前面挡一挡。”

    秦嬷嬷听了太后的话,目光一亮,“到时候,大可推脱说睿王爷保护不周,大家的视线都放在睿王爷身上,也就不会怀疑太后了。而且,睿王爷这几年,一直不务正业,经常和江湖上的一些人打的火热,朝廷里早就有关于睿王爷居心不轨的猜测了。”

    “睿王爷的性格喜欢广交朋友,在外面人脉也广,想来找那两个女人也不难。”太后的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浅笑。

    “还不派几个人,暗中密切跟着睿王爷!”

    “是!老奴这就去办。”

    太后靠在松软的软垫上,闭上眼睛,唇角依旧带着美好的笑容。

    现在这种情况,只要上官清越那个贱人牵扯的人越多,对她反而更有利。

    君冥烨的性格,占有欲极强,他盯上的猎物,向来不喜欢有人争抢。

    书裕便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君冥烨冲动的时候,可不管孰是孰非,也没有任何理性。

    ……

    上官清越在街上找了王小乔许久,也没找到人影。

    又发生街上人群踩踏事件,君子珏担心上官清越被人群伤到,赶紧带上官清越先回了客栈,让紫嫣和雨霏,还有司徒建忠继续去找人。

    上官清越的肚子已经越发大了,人也变得笨重,又穿着厚重冬衣,疲累不堪。

    回到客栈,就听见楼下吃饭的客人,都在议论皇榜上悬赏要找的舞太妃。

    上官清越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点了一壶清茶,刚端起茶碗,就被君子珏夺了过去。

    “你有孕在身,居然喝茶。”

    “不能喝茶?我一直不知。”

    “不但不能喝茶,很多东西,都要忌口。”

    上官清越看着君子珏紧张的样子,楞了一下,不禁笑起来。

    “没想到,你身为皇上,还懂得这些。”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