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9:你终究怨恨朕

    坐在上官清越不远处的客人,是一群江湖人。

    他们身上还带着刀剑,穿戴也比较奇特。

    他们的话题更关心正月十五的青峰山武林大会。

    上官清越要上青峰山,便特意仔细听了听他们的谈话。

    “青峰山庄主有意金盆洗手,召开这次武林大会,说是甄选新任武林盟主。要我看,庄主只是想扶持自己的儿子上位。”

    “庄主为人公允工正,从来不会徇私,这次武林大会,也一定会非常公平,盟主之位,向来都看武功高低,不会内定人选的。”

    “也不知道,这次的盟主之位,会落在哪家帮派。”

    “现在各门各派,都齐聚青峰镇,大家都小心一些,免得有人为了觊觎盟主之位,暗中使坏。”

    上官清越起身,“我有些倦了。”

    君子珏也起身,亲自搀扶上官清越上楼。店小二去收拾桌子,途径他们,笑着赞了一句。

    “客官和夫人,真是恩爱。”

    君子珏和上官清越都同时笑笑不语。

    上官清越回到房间,便将自己的手,从君子珏的手中冷冷抽离。

    君子珏品味了一下,手上残存的上官清越手指的触感。

    “我们这一路,倒是可以以夫妻相称,也便于行路。”

    “我只要能安全抵达南云国,怎样都可以。”

    看着上官清越总是对自己冰冷的态度,君子珏声音很低地呢喃了一声。

    “你终究,还是怨恨朕的。”

    “……”

    上官清越看着君子珏,心头还是难以忍抑地轻轻颤抖了一下。

    “皇上觉得呢?被人算计之后,难道还能心平气和的面对那个人吗?”

    上官清越可不会忘记,自己所承受的一切,是因君子珏而起。

    “说白了,我不过成了你们政权斗争的牺牲品。”

    “既然已经牺牲过了,怎么可能再活过来。”

    君子珏听了上官清越语气凌厉的言辞,一阵艰涩难言。

    最后,他轻叹一声。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

    上官清越等了半天,君子珏的话也没有说下去,而她也没有那个耐心,等待君子珏的话,便开口道。

    “皇上也养养精神吧,只怕青峰山一行,不会太顺利。”

    君子珏眉心倏然一紧。

    “你又有什么预感?”

    上官清越不禁失笑,“那么多的武林人士,都盯着一个盟主之位,此行怎么能顺遂。”

    他居然当她成了会预知未来的巫女了。

    君子珏见她态度很冷,涩然一笑,也不知道,她的心能否再温暖过来。

    上官清越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眼前浮现了书裕笑容温雅的样子,还有他轻轻呼唤她“越儿”的声音。

    上官清越不禁红了眼眶,赶紧闭上眼。

    眼前竟然又毫无预警地浮现了君子珏那一张刀削斧凿般的脸孔,她惊了一身冷汗,赶紧猛地睁眼眼睛。

    ……

    蓝曼舞让人在浴桶之间,用屏风栅开。

    蓝曼舞又在屏风上研究很久,确定屏风挡得够严实,才放下心。

    洗去浑身污垢,换上杨府下人备好的干净新袄。

    蓝曼舞将还潮湿的长发,随意在脑后用根带子系好。

    阿哑也换好衣服,挪来屏风,蓝曼舞抚弄湿发的姿态不经意落入他的眼底……

    白皙通透得好似上等白瓷的肌肤,透着红润的光泽。

    鲜红欲滴的樱桃小口,洁白如贝的皓齿,小巧微翘的鼻头,未加任何修饰就像已细细描画过的黛眉……

    尤其那双清澈的明眸,微一流转就好象聚集了天空最璀璨的繁星。长而翘的浓密睫毛,微微扇动,犹如展翅欲飞的蝶翼,让一双眸子更是美得犹如宝石。

    阿哑从没这般仔细看过蓝曼舞。

    他也没想到,她竟如此美。

    尤其那一点,尚未完全褪去的稚气,煞是娇憨可人。

    “你……看什么?”

    发现阿哑一直盯着自己,蓝曼舞赶紧捂住脸。

    她的脸颊已经瞬时滚烫了,千万不要被他发现才好。

    阿哑干咳一声,错开目光。

    “我没看你。”

    “……”

    蓝曼舞放下手,狠狠对阿哑“哼”了一声。

    “走啦!我肚子很饿了!”

    蓝曼舞转身就往外走,却发现阿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拽了一下,他还是不动。

    “你怎么不走?”

    “你就这样出门?”

    “要不然怎样?”

    “你的脸!”阿哑口气染愠。

    这世上,怎么会有她这么蠢的人!怪不得原先从皇陵跑出来,没几天就被抓回去!

    真不知道,她日后一个人,如何在外面生存。

    蓝曼舞这才恍然大悟,急得直跺脚,不知道当下要怎么掩饰自己的脸。

    “方才脸上脏兮兮的,大家没认出我来。现在洗干净了,就要露馅了。”

    阿哑的目光,看向不远处梳妆台上的一盒胭脂。

    蓝曼舞当即双眼放光,有了主意。

    蓝曼舞赶紧用手蘸了胭脂,在侧脸上画了一大片红红的胎记。

    “方才脸上脏兮兮的,没看到我脸上有胎记也正常。这个办法实在太好了,阿哑你怎么这么聪明!”

    阿哑神色冷冽,丝毫不因蓝曼舞的赞誉,感到任何欣喜。

    是她太笨没脑子。

    杨彩怡看到蓝曼舞的脸,诧异了下,赶紧道歉说,“姑娘抱歉,我只是惊讶,如姑娘有一双这么漂亮眼睛的人,没想到脸上会有这么大一片胎记。”

    “彩怡绝无取笑姑娘之意。”

    “没事没事。”蓝曼舞赶紧摆手。

    “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蓝曼舞刚要说自己的名字,阿哑赶紧咳嗽了一声。

    蓝曼舞赶紧笑嘻嘻说,“叫我小曼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