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8:注定是祸水

    那几位小产的太妃,没了皇嗣在肚子里,刚小产没几日,就随着送葬队伍,一起去了皇陵,开始了漫长的守灵日子。

    其中有两位太妃,因为长途跋涉,直接引发血崩不止。

    蓝曼舞当时年岁还小,看到从太妃的房间里,被端出来一盆一盆的血,吓坏了,到现在还印象深刻。

    当时就有一位看上去很有经验的老嬷嬷,拿了胡萝卜,做了一个偏方,那太妃服用了之后,没想到血真的止住了。

    而另一位太妃,也用了这个办法,血也止住了。

    王小乔赶紧摇了摇蓝曼舞的手,“曼舞姐,怎么办?”

    蓝曼舞这才回过魂,双眼里都亮起一缕明光。

    “我有办法了。杨小姐,你让人准备一些新鲜的胡萝卜,然后切成细丝。”

    杨彩怡赶紧吩咐人去准备。

    蓝曼舞将切碎的胡萝卜捣碎,然后用纱布挤出胡萝卜汁,又抓了一把白砂糖进去,放在炉子上炖煮。

    阿哑皱着眉,一直盯着蓝曼舞。

    “你确定能行?”

    “就是不能行,只是胡萝卜也吃不死人。”

    蓝曼舞将做好的胡萝卜汁,倒入碗内,递给杨彩怡。

    “快点让老夫人喝下,然后每天都要早晚喝上一碗,想来会有效果。”

    杨彩怡虽然也很怀疑,但见蓝曼舞这么肯定,便相信了。

    这个时候,杨夫人房里的丫鬟跑出来,“不好了不好了!老夫人流血的情况,更严重了!老夫人已经昏厥过去,怎么叫都叫不醒!还出现了抽搐的情况。”

    杨彩怡吓坏了,赶紧进门,一群人都跟着进进出出的忙碌。

    情况,一度陷入混乱。

    阿哑站在门外,直接举步进门。

    丫鬟们大叫起来。

    “女眷的房间,男子怎么能随便进来。”

    “让开!”

    阿哑低喝一声,身上自带一股凌厉又骇人的气势,一时间吓得再没人胆敢阻拦。

    阿哑直接冲到床边,随手就在杨夫人的身上按了两下。

    浑身抽搐的杨夫人,瞬时安静了下来。

    他正是点了止血的大穴。

    杨夫人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失血过多,休克了。

    阿哑夺下杨彩怡手里的碗,现在的杨夫人,已经不能吞下去任何东西。

    阿哑便卡住杨夫人的脖颈。

    “你怎么能对我娘这么无礼!”杨彩怡低叫一声。

    阿哑射去寒栗的目光,吓得杨彩怡当即没了声音。

    “想你娘活命,就别啰嗦!”

    杨彩怡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把刀子,向自己射来一般,尤其那股摄人的气势,更是骇人。

    杨彩怡没了动静。

    阿哑捏住杨夫人的脖颈,轻松撬开了杨夫人的嘴,将蓝曼舞做的胡萝卜汁,灌入杨夫人的口中,强迫杨夫人咽了下去。

    蓝曼舞见杨夫人的情况这么严重,也不知道那胡萝卜汁能不能奏效。

    阿哑只是点了杨夫人止血的穴道,但慢慢穴道会自行打开。

    等到约莫半个时辰,帘幕里面传来丫鬟惊讶的声音。

    “老夫人的情况,真的好转了,神医啊!”

    杨彩怡赶紧拨开帘幕进去,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喜极而泣。

    “多谢两位神医出手相助,彩怡无以为报,受我一拜。”

    杨彩怡说着,就要跪下去,蓝曼舞赶紧拦住杨彩怡。

    “快别这样,我们也不是什么神医。”蓝曼舞也开心地笑起来,“杨夫人能好起来,我也很开心。”

    她也终于能长吐一口气了。

    杨彩怡还是激动地哭了起来,“我日日跪在菩萨前,求菩萨保佑我娘。若我娘能度过这个难关,此生一生吃素,哪怕就是用我阳寿,换给我娘,我都愿意。”

    “两位是我娘的大恩人,更是我杨彩怡,我整个杨家的大恩人。”

    蓝曼舞心下不禁赞道,这杨彩怡真是个孝女。

    阿哑也不禁被杨彩怡的孝心触动,天下最悲惨的事,莫过于,子欲孝而亲不在。

    “杨小姐,无需客气,举手之劳。”阿哑低声道。

    杨彩怡都不知道怎么感激他们了,赶紧命人带他们下去梳洗,准备丰盛的晚宴,还要留下他们在这里多住几日。

    盛情难却,蓝曼舞只答应用完晚膳,便离去。

    王小乔本来想邀功的,但没想到,最后蓝曼舞成了大功臣,心里有点失望,但也为蓝曼舞感到高兴。

    “曼舞姐,你好厉害。”

    “没什么啦没什么啦。”蓝曼舞被人夸的都不好意思了,而且这里的小丫鬟看见她也都一口一个“神医”地唤着。

    阿哑看着蓝曼舞的目光里,也不禁多了点笑容。

    “没想到,你还会这种办法。”

    蓝曼舞吐吐舌头,附在阿哑耳边小声说。

    “那是因为,我身边都是女人,原先在宫里,见多了女人小产这种事。瞎猫撞上死耗子而已,我哪里懂得医术啊。”

    王小乔见他们两个,在说悄悄话,一副有秘密不让她知道的样子,心里不舒服起来。

    “让我们沐浴呢,我们快点进去吧。天气这么冷,正好洗个热水澡,也舒服舒服。”

    王小乔打量向蓝曼舞和阿哑,“只是你们锁在一起,总不能一起沐浴吧?”

    蓝曼舞当即脸颊通红,“谁跟他个大男人一起沐浴呀!”

    “那你们这么长时间,是怎么沐浴的?”王小乔想到他们很可能一起共浴,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当然挡着帘子啦!笨蛋!”蓝曼舞敲了王小乔的头一下。

    ……

    上官清越在街上找了王小乔许久,也没找到人影。

    又发生街上人群踩踏事件,君子珏担心上官清越被人群伤到,赶紧带上官清越先回了客栈,让紫嫣和雨霏,还有司徒建忠继续去找人。

    上官清越的肚子已经越发大了,人也变得笨重,又穿着厚重冬衣,疲累不堪。

    回到客栈,就听见楼下吃饭的客人,都在议论皇榜上悬赏要找的舞太妃。

    上官清越坐在靠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