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9:将你个贱人碎尸万段

    小店里,忽然来了五个穿着白色衣服,穿戴很怪气的男人。

    他们都带着刀剑,一看便知是江湖人。

    不少客人都吓跑了,可见对这个五毒门十分畏惧。

    上官清越和君子珏依旧安静坐在靠窗位置,他们要去青峰山,自然也要多了解一些风声。

    五个五毒门的门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的话题,都是围绕正月十五的武林大会。

    “青峰山庄主有意金盆洗手,召开这次武林大会,说是甄选新任武林盟主。要我看,庄主只是想扶持自己的儿子上位。”

    “庄主为人公允工正,从来不会徇私,这次武林大会,也一定会非常公平,盟主之位,向来都看武功高低,不会内定人选的。”

    “所有的帮派都有资格参加武林大会,凭什么我们五毒门没有收到请帖?”

    “我们五毒门,也是江湖上的大门派!我们门主,盖世神武,凭什么吃这种耻辱!居然举行武林盛会,都不邀请我们门主!”

    “他们肯定是怕我们门主,成为新任武林盟主,不敢请我们门主。”

    “等到青峰山一开山,我们就冲上去,找叶老庄主理论一番!”

    隔壁桌的人,也是江湖人,见五毒门的人这么狂妄,便与他们对峙起来。

    “五毒门向来行事诡诈!专会用毒暗器伤人!武林上有你们这样的帮派,简直是祸害!”

    “你们说谁是祸害!”

    两伙人眼看要打起来了,吓得不少客人纷纷往外跑。

    上官清越起身,“我有些倦了。”

    君子珏也起身,亲自搀扶上官清越上楼。

    回到房间,上官清越便将自己的手,从君子珏的手中冷冷抽离。

    君子珏品味了一下,手上残存的上官清越手指的触感。

    “我们这一路,倒是可以以夫妻相称,也便于行路。”

    “我只要能安全抵达南云国,怎样都可以。”

    看着上官清越总是对自己冰冷的态度,君子珏声音很低地呢喃了一声。

    “你终究,还是怨恨朕的。”

    “皇上觉得呢?被人算计之后,难道还能心平气和的面对那个人吗?”

    上官清越可不会忘记,自己所承受的一切,是因君子珏而起。

    “说白了,我不过成了你们政权斗争的牺牲品。”

    “既然已经牺牲过了,怎么可能再活过来。”

    上官清越语气凌厉,言辞寒凉,君子珏一阵艰涩难言。

    最后,他轻叹一声。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

    上官清越等了半天,君子珏的话也没有说下去,而她也没有那个耐心,等待君子珏的话,便开口道。

    “皇上也养养精神吧,只怕青峰山一行,不会太顺利。”

    君子珏眉心倏然一紧。

    “你又有什么预感?”

    上官清越不禁失笑,“那么多的武林人士,都盯着一个盟主之位,此行怎么能顺遂。”

    他居然当她成了会预知未来的巫女了。

    君子珏见她态度很冷,涩然一笑,也不知道,她的心能否再温暖过来。

    上官清越躺在床上,双手习惯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眼前浮现了书裕笑容温雅的样子,还有他轻轻呼唤她“越儿”的声音。

    上官清越不禁红了眼眶,赶紧闭上眼。

    眼前竟然又毫无预警地,浮现了君冥烨那一张刀削斧凿般的脸孔……

    她惊了一身冷汗,赶紧猛地睁眼眼睛。

    怎么会忽然想起君冥烨?

    也不知道,在那个男人知道君子珏不在皇宫后,会有什么反应。

    不知道为什么,心口总是突突的乱跳,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

    十四王爷君祺睿,忽然拦住刚刚出宫门的太后凤驾。

    太后此次出宫,正是去冥王府的翠竹园静养。

    最近虽然大雪时有发生,雪势也小了不少,但天气依旧寒冷,太后以风寒久治不愈,再去翠竹园静养。

    实则是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已经遮掩不住了。

    对于君冥烨离开皇宫,将整个朝政交给君文翰打理这件事,太后动了真怒,也伤及了腹中胎儿,时常腰腹疼痛。

    但君冥烨连个知会都没有,就离开皇宫,她再派人去追君冥烨,已经为时已晚。

    她根本不知道君冥烨的去向!

    太后气得浑身哆嗦,却也只能想办法先君冥烨一步,将上官清越处决掉。

    君祺睿的忽然出现,太后并不意外。自从她将舞太妃被人挟持的公告发出去,就知道十四王爷肯定会找上门来。

    但太后还是很惊讶地望着君祺睿。

    “十四王爷,什么时候回到京城的?哀家竟然不知!”

    “太后娘娘,蓝儿失踪了?”君祺睿英俊的剑眉高高耸着。

    太后轻叹一声,“已经好多日子了,一直在找,还是没找到!现在又是雪灾严重时期,也没那么多的人手去找舞太妃,哀家只能发悬赏公告了。”

    君祺睿紧张起来,“现在雪灾这么凶,我也是因为这件事,才回到京城,看看能不能帮皇上和王兄一些忙。没想到,刚入京城,就看到蓝儿被人劫持的公告。”

    “雪灾冻死不少人,蓝儿现在还没找到,会不会很危险?”

    君祺睿越加担忧。

    太后扫了君祺睿一眼,这个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