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00:看得痴了

    蓝曼舞在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红色胎记,遮住自己本来的容貌。

    这个样子,也敢干干净净在人前示人了。

    阿哑神色冷冽,跟着蓝曼舞。

    杨彩怡看到蓝曼舞的脸,诧异了下,赶紧道歉说,“姑娘抱歉,我只是惊讶,如姑娘有一双这么漂亮眼睛的人,没想到脸上会有这么大一片胎记。”

    “彩怡绝无取笑姑娘之意。”

    “没事没事。”蓝曼舞赶紧摆手。

    “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蓝曼舞刚要说自己的名字,阿哑赶紧咳嗽了一声。

    蓝曼舞赶紧笑嘻嘻说,“叫我小曼就好。”

    “小曼姑娘。”

    杨彩怡和杨老爷,准备了一桌十分丰盛的晚宴。

    “我还没有见过这么丰盛的饭菜。”王小乔惊奇不已。

    蓝曼舞赶紧拽了王小乔一下,不让她显得太小家子气。

    蓝曼舞是见过世面的,从小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不过见了杨老爷堪称御宴的丰盛晚宴,心下连连暗叹。

    果然是首富,不一般呐。

    杨老爷一阵感谢蓝曼舞和阿哑,救了夫人。杨彩怡也以茶代酒,对蓝曼舞和阿哑举杯。

    “多谢这位阿哑公子的出手相助,才让我娘转危为安。小曼姑娘,也功不可没。”

    王小乔见自己被冷落了,本来还想邀功,却被蓝曼舞抢了头功,心下有点不太舒服,对美味也不那么热衷了。

    “哪里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蓝曼舞笑弯一双大眼睛。

    杨彩怡略带羞涩地看了阿哑一眼。

    洗去污垢的阿哑,俊美无双的容颜,简直惊为天人,杨府不少女眷见了阿哑,都不禁目现惊艳,之后红了腮颊。

    蓝曼舞早就知道,阿哑的男人魅力,向来男女通杀,也习惯了那些有意无意落在阿哑身上的目光。

    “阿哑公子,彩怡再敬你一杯。”

    丫鬟赶紧为杨彩怡的杯子,又倒了一杯茶。

    阿哑一向都是耍酷到极点,连理都不理杨彩怡。

    杨彩怡有点尴尬,只好自己喝了一杯茶。

    “抱歉哈,阿哑就是这样,不喜欢说话。”蓝曼舞赶紧圆场。

    “你们是我娘的救命恩人,千万不要客气。”杨彩怡又悄悄看了阿哑一眼,不禁俏脸微红。

    杨老爷看出来杨彩怡的心思,笑着问阿哑。

    “公子气宇轩昂,气度非凡,不知是哪家的公子,我好登门道谢。”

    杨老爷向来目光独到,又见阿哑浑身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举止又十分优雅得体,即便一身粗鄙布衣,也不难辨出是身出名门的贵公子。

    “出身贫寒,没有门第,登门道谢就更受不起了!”阿哑态度冷漠。

    杨老爷见他不肯说,只好笑笑不多言了。

    晚宴后,阿哑便起身告辞。

    “公子要走?”杨彩怡见失言,赶紧说,“已经天黑了,公子和小曼姑娘,不如留宿一晚,明日天亮再走。”

    “不了!我们还有朋友在镇上等我们。”蓝曼舞也赶紧推辞。

    杨彩怡见挽留不住,只好让人快去库房准备一些酬金过来。

    “彩怡真的很想好好感谢公子和小曼姑娘,若能留下多住几日,让我们好好款待三位,就更好了。”

    杨彩怡望着阿哑的目光里,隐现了一些异样的光彩。

    蓝曼舞十分承认,阿哑就是有那种让女人一见钟情的魅力,不着痕迹的站在阿哑面前。

    “抱歉哈,我们还有急事,不然还真想留下来多住几日。”

    “什么急事?不妨说出来,或许彩怡能帮到两位。就算彩怡做不到,我爹人脉很广,定能帮得上忙。”

    杨老爷也是这个意思,很想感激阿哑和蓝曼舞,便说,“不妨说出来我听听。”

    蓝曼舞赶紧举起和阿哑牵连在一起的铁链,阿哑正要阻拦,但已经来不及。

    “我们要去青峰山,找庄主帮我们打开这条锁。不过最近封山,还没上去。”

    杨老爷当即大声笑了起来,“这是一桩小事。”

    “小事?”

    “我和青峰庄的庄主,正是挚交。”

    杨老爷赶紧让人准备了笔墨,匆匆写了一封信,交给阿哑。

    “上了青峰山,将这封信给青峰庄的庄主,他自然会奉你们为上宾,帮你们将铁锁打开。”

    蓝曼舞高兴不已,“有了杨老爷的信,就太好了。”

    ……

    君子珏的房间在上官清越房间的隔壁,忽然听见上官清越的房间传来一声闷响。

    他赶紧起身,一把推开上官清越的房门,冲了进来。

    上官清越正在沐浴。

    水冷了,让莺歌去打热水,她不小心将一侧放着皂角的推盘打翻。

    君子珏看见上官清越在浴桶中露出美丽的香肩,还有她湿漉漉的长发随意披在身后,袅袅热气中,她白皙通透得好似上等白瓷的肌肤,透着红润的光泽。

    鲜红欲滴的樱桃小口,洁白如贝的皓齿,小巧微翘的鼻头,未加任何修饰就像已细细描画过的黛眉……

    尤其那双水盈盈的眸子,,微一流转就好象聚集了天空最璀璨的繁星。长而翘的浓密睫毛,微微扇动,犹如展翅欲飞的蝶翼,让一双眸子更是美得犹如最好的宝石。

    君子珏一时间看得痴了,竟然忘了逃避。

    “你……看什么?!”

    上官清越大惊,赶紧将自己藏在浴桶后面。

    君子珏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低下头,一时间竟然局促的,说话结巴起来。

    “我以为……听见你这边有动静,很担心你……不知道你在沐浴。”

    君子珏刚要出去,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打斗声。

    店家和店小二哭丧着大喊,“各位客人可千万别出门啊,若被伤及,可不关本小店的事!”

    原来是五毒门的人,和另外的江湖门派,语言不合,终于兵刃相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