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02:有人跟踪

    “我就说,叶老庄主举行的武林大会,甄选武林盟主,不够公平!他们青峰庄叶家有金龙剑,将来新任庄主叶少轩,得到金龙剑的力量,直接就能称霸武林。”

    “可金龙剑,一直都是传说,这么多年,都未曾见过叶老庄主使用过金龙剑。除了十几年前,听说叶老庄主用金龙剑,抵御了一次武林邪派的进攻,但那也是传说。”

    大家的话题,便都围绕着金龙剑展开了。

    “我听人说,那金龙剑发起威力的时候,金龙盘绕,震天动地,连天空都出现异象。”

    “我也听人说,那次大战,叶老庄主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所向披靡,一人抵下千百人的进攻,无人再能靠近青峰庄。”

    “最后邪派落败,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残兵败将,也从江湖上隐匿,再不现身了。”

    “要我看,这次武林大会,直接会变成金龙剑的争夺大战!”

    “不过叶老庄主,怎么会忽然病故?实在有点蹊跷,你们说会不会和这次的武林盟主大选,有关系?”

    “不好说!江湖这么乱,人心叵测,谁能料到,谁就成了自己的敌人。不过这次青峰庄,看来难以避开争夺金龙剑的灾难了。”

    蓝曼舞一听金龙剑要被抢,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

    “他们太坏了!人家的东西,也要抢!”蓝曼舞愤愤不平。

    上官清越和君子珏对视一眼,俩人都没说话。

    君子珏垂下眼帘,心里想着,十几年前的江湖传闻,确实有听说,江湖上出现了一场恶战,而青峰庄的庄主,以一敌千,武功极高。

    君子珏还听说,当年先皇有意拉拢叶庄主入宫做御前侍卫的统领,保护皇上安危,但被叶庄主拒绝了。

    江湖向来和朝廷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虽然身处大君国,却不被朝廷政策管束,自然也是因为没人管得了,只要没有大乱子,朝廷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江湖没有国界,若国家得罪了江湖的人物,他们的帮派弟子遍布天下,会对国家造成很大的危害。

    上官清越却想着,区区一把剑,怎么会有如此威力?

    “皇上不会也对金龙剑好奇已久了吧。不然不会这么赞同我们上青峰山,耽误去南云国的路程。”

    上官清越早就奇怪,君子珏怎么赞同她的选择,他还说,只要是她想做的,他都支持。

    其实也不过随口一说。

    君子珏轻勾唇角,“公主要做的事,我都支持。但金龙剑,确实想亲眼一观。”

    上官清越轻笑一下,不做言语。

    大家到青峰山山脚下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沉。

    金灿灿的阳光斜照在青峰山上,巍峨陡峭的青峰山就好像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煞是迷人。

    不远处有两伙人,穿着青衣和白衣的人,剑拔弩张,气氛很是紧张。

    蓝曼舞很好奇,想过去看热闹,被阿哑一把拽住。

    “你就不能安分一点!”

    “我们搞清楚各帮各派的关系,也方便行事呀!”

    上官清越对莺歌使个眼神,莺歌便悄悄凑过去,躲在一个大石后面听风声。

    原来,那伙穿着青色衣服的人,是青峰庄的门人,腰间都系着白色的布条,为老庄主戴孝。

    而那伙穿着白衣的人,则是江湖上五毒门的门人。

    正是日前在客栈见到总是引起打斗纷争的五个五毒门的门人。

    青峰庄的门人说,五毒门毒死了他们的老庄主,五毒门的人却说青峰庄门人诬陷他们。

    两伙人争执不下,终于打了起来。

    乒乒乓乓,刀剑拼激,火花四射,场面极为壮观。

    蓝曼舞从没见过,只有说书里面才有的江湖拼杀,居然活生生地呈现在眼前,十分的亢奋。

    而当见到,有血光溅了出来,蓝曼舞还是吓得赶紧捂住眼睛,小脸煞白。

    王小乔也吓坏了,低叫一声,直接钻入阿哑的怀里。

    司徒建忠赶紧挡在上官清越和君子珏的身前,低声说。

    “公子和小姐退后一些,免被牵连。”

    李宏也护在面前。

    李宏这个人,虽然恨不得上官清越死,但自从被上官清越上次教训了一顿之后,决定将功折罪,以国家安危为先。等将上官清越安全送回南云国,再回大君国向君冥烨请罪。

    “这种江湖纷争,时有发生,我们还是上山吧。切莫参与,也不要让人误会,与帮派间有任何瓜葛。”君子珏低声说。

    阿哑已经将躲在怀里的王小乔推开,他不喜欢被人随便触碰。

    王小乔咬住嘴唇,紧紧跟着大家上山。

    冬天的山路,很难走。

    石砖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雪,十分滑。

    君子珏一直伴在上官清越的身侧偏下一个台阶,只要上官清越稍有不慎,他这个位置,完全可以第一时间接住她。

    上官清越自是没有发现君子珏那个位置的好处,被莺歌搀扶着,一步一步上山。

    蓝曼舞因为王小乔钻入阿哑的怀里,心情很不爽,又见王小乔紧紧跟着阿哑,而阿哑似乎也不是很讨厌王小乔的样子,就火大。

    阿哑走在前面,手腕上一紧,发现蓝曼舞站定脚步,不悦回头。

    “还不快点走!”

    蓝曼舞仰头看着阿哑,如血的残阳似在他脸上蒙上了一层血一样的光晕,迷人又冷情。

    “知道啦!”她走上台阶,心不在焉,连脚下踩空都没发现。

    她的身体向后仰去,不禁低叫出声。

    阿哑赶紧一把搂住她的纤腰。

    忽然横在腰际间的有力长臂,随即又跌入一个坚硬又很安全的怀抱。

    寒风带起,墨黑的长发,在眼前浮动,模糊了眼前那一张俊逸犹如仙祗的一张脸。

    淡淡的,好闻的男人气息,扑鼻而来,萦绕在鼻端……

    蓝曼舞有一瞬醉了,痴痴地看着阿哑俊美的脸庞。

    似乎有那么一瞬,她的小心脏一阵狂跳,浑身也跟着滚烫了起来。

    然而阿哑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