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03:定然另有蹊跷

    上官清越心口狠狠一颤,阿哑果然是南云国人!

    而那陵水派,上官清越虽然不太清楚,但也在青楼时也听人说过,陵水派是南云国一个很大的江湖帮派。但陵水派十分隐秘,几乎没人知道,陵水派的掌门人到底是谁,而在南云国关于陵水派的传说,也非常多。

    虽然是江湖名门正派,经常救济百姓,也为朝廷捐献赈灾物资,但听人说,陵水派实则是个杀手组织。

    难道阿哑是陵水派的杀手?

    似乎这样也解释了阿哑身有剧毒,又带着铁链的原因。

    “原来是陵水派门下,可有请帖?”门人当即多了两分客气。

    阿哑沉默稍许,“没有。”

    “实在抱歉,没有请帖,不能进去。少庄主有特意吩咐过,老庄主丧期,没有请帖,一律不得入青峰庄。”

    “不过我有一封青峰镇杨老爷的引荐信。”阿哑从怀里拿出那封信。

    门人哪里认识杨老爷的笔迹。

    “青峰镇杨老爷确实与老庄主是挚友。但老庄主已经病故,实在抱歉,仅凭这封信,还是不能放行。”

    上官清越见不能入庄,也很苦闷。

    举目看向青峰庄牌匾上挂着的白布,现在正赶上老庄主的丧期,只怕青峰庄一时半会都不会让人随便进入了。

    蓝曼舞忽然眼珠一亮,一把拽着王小乔到身边,对那门人高声说。

    “这是我们杨府的杨小姐,杨彩怡!”

    王小乔一愣,不知道蓝曼舞拉着自己,说自己是杨彩怡做什么。

    “听说老庄主过世,我家老爷实在悲痛,本来打算上山亲自前来吊唁,但我家夫人身体实在不好,也在重病当中,命在旦夕。”

    说着,蓝曼舞的声音就哽咽了。

    “我家老爷实在为难,只好让我家小姐先上山来,为老庄主上一炷香。等到我家夫人的身体稍有好转,再亲自上山祭奠老庄主。”

    说着,蓝曼舞就伤心地哭了起来。

    “老庄主和我们老爷是至交好友,老爷听闻老庄主病故,伤心的差点昏厥过去。”

    门人互相看了一眼,“我们确实听说杨夫人病重的事,日前杨老爷还派人上山,问庄主有没有认识的名医为杨夫人医治。”

    蓝曼舞擦了擦眼角,“就是说,老夫人现在病得实在严重!老爷是实在脱不开身,且老爷又年岁大了,不能连夜上山。只好让我们小姐先上山来拜祭。”

    门人狐疑地看了王小乔一眼,他们也没见过杨小姐,但见王小乔穿的实在寒酸,如何相信面前这位是首富千金。

    “现在难民四起,我们老爷担心我们小姐被歹徒盯上,特意吩咐小姐乔装一番再上山。”

    门人点了点头,还是伸手要请帖。

    “我们少庄主给杨府发了请帖的。”

    “……”蓝曼舞真想踹这两个固执的门人一脚。

    上官清越便道,“从青峰镇到青峰庄,要半天的路程。我们听说庄主病故,就赶来了,请帖可能还在路上。也正因为没有请帖,杨老爷担心我们不能入庄,才写了一封引荐信。”

    “这个……”门人依旧迟疑。

    “现在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山上又冷,山路又滑,我们小姐要是夜里下山,有一个好歹,你们担当得起吗?”蓝曼舞厉声斥道。

    两个小小门人,还真担当不起。

    上官清越又道,“你们若不相信,大可找人看着我们,等到杨府的请帖到了,我们派个人回去拿。毕竟现在夜黑,总不能让杨小姐一个千金小姐,有个闪失。”

    “杨小姐多有得罪,里面请。”门人恭敬让路,还派了门人亲自引路。

    上官清越和君子珏都对蓝曼舞投去赞赏的目光,蓝曼舞嘻嘻一笑,故意在阿哑面前扬了扬头。

    总算让她扬眉吐气一次,免得总被阿哑说自己笨。

    阿哑冷冽的脸色,也有些绷不住,总算缓和不少。

    这个小丫头,还是有点派得上用场的鬼点子。

    “这次多亏了小舞。”上官清越长长吐了一口气。

    君子珏知道上官清越的担心,低声附在上官清越耳边说,“若有人追踪我们,大多是冲着你的身份而来。”

    “看来我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不过青峰庄内,武林门派众多,一些歹人是不敢随意混进来的!若到时引起一些麻烦的话,他们也不好全身而退。”

    “我也觉得,暂时在青峰庄内,我们会比较安全。”上官清越心下轻叹,有些麻烦,也是时候找上门了。

    蓝曼舞笑嘻嘻地凑到君子珏的身边,低声说。

    “皇上,将功折罪好不好?”

    马上就要解开铁链了,她真的很担心,就在铁链打开的那一刻,直接被君子珏派人将她抓回皇陵。

    现在君子珏不动手,也是因为她的身上还连着一个男人,总不能将阿哑也抓回皇陵。

    君子珏挑挑浓黑的眉宇,“容我想想。”

    蓝曼舞撅起小嘴,“那好吧。”

    阿哑扫了一眼蓝曼舞,低声说,“没想到,你说谎这么在行。”

    “不说谎能上来么!笨!”蓝曼舞翻个白眼。

    “一个是首富,一个是大帮派,又是挚友,肯定杨彩怡进得来!再说,杨彩怡又是千金小姐,肯定很少出门,青峰庄上只怕没人认识杨彩怡。”

    “原来你还有点智商。”阿哑闷哼一声。

    蓝曼舞对阿哑撅撅嘴,“我从小就被人夸很聪明,只有你嫌我笨,好不好。”

    青峰庄乃武林的大帮派,庄内也修建的霸气恢宏,有很大很大一片空场地。

    穿过那片场地,便是放置老庄主棺柩的灵堂。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聚集的在这里的武林人士,已经被安排休息,庄内除了一些守灵和守卫,再没旁人,显得格外冷清。

    庄上管家,一听是杨府小姐杨彩怡来了,赶忙安排了上好的厢房。

    也给大家安排了舒适的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