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05:我们又见面了

    大家都没想到,来人竟然是一身孝服的叶少轩。

    “我是来救你们的,快跟我走吧。”

    大家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叶少轩。

    在人前,叶少轩没有伸出援手,为何趁夜里的时候,偷偷跑来牢房放他们走?

    上官清越和君子珏对视一眼,他们两个不得不觉得,叶少轩会不会有别的目的。

    刚来青峰庄,就惹上这样的麻烦,他们不得不小心一点。

    蓝曼舞红着眼眶瞪着叶少轩,“你明明知道,昨晚我说的碎尸万段是赌气的话,你却没有站出来为我辩白一句!我根本就没有杀人!”

    叶少轩也很惭愧,轻叹一声。

    “个中内情,我不好向你们多加解释!现在的青峰庄情况危机,我可以选择相信你们,但众门人不信,我也无奈。”叶少轩深深低下头。

    “你是少庄主,这个家都当不起?”

    “还是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叶少轩赶紧打开牢门,在前面引路。

    “我选择相信这位少庄主一次。”君子珏道。

    “我也是。”上官清越跟上君子珏。

    蓝曼舞见他们都跟着叶少轩走了,也只好跟出去。

    她忽然回头,看一眼身边的阿哑,一双眸子闪闪发光,还带着未曾干透的潮湿泪色。

    阿哑冷硬的心房,这一刻被蓝曼舞的目光看得酸软了。

    “好了,都过去了。跟紧一些。”阿哑忽然握住蓝曼舞冰凉的小手,牵着蓝曼舞的手,走在前头。

    这一次,蓝曼舞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乖乖地跟着阿哑。

    出了地牢,外面已是深夜。

    守地牢的门人,被叶少轩点了穴道,都昏死过去了。

    趁着四下无人,叶少轩带着大家走过蜿蜒的小路,直奔青峰庄的后门。

    蓝曼舞忽然停下脚步,“我们好不容易上来,不能就这样走了。”

    蓝曼舞轻声对前面的叶少轩说。

    “少庄主,既然你有意放了我们,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

    “小公子请说。”

    “可不可以用你家的金龙剑……”蓝曼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少轩打断。

    “什么?金龙剑?”当下这三个字,在青峰庄已成禁忌。

    “原来你也是为了金龙剑!”叶少轩的口气变得冰冷起来。

    “不是,你误会了!我是想用它把我们的手铐砍断!”蓝曼舞举起自己的手臂。

    那一条牵连了她和阿哑,两个多月的铁链,是时候斩断了。

    “原来是这样。”叶少轩面露难色,“不瞒小公子,我现在也不知道金龙剑的所在。”

    “你是庄主,居然也不知道自己家的镇庄之宝所在?”

    “我爹早已有退隐江湖之意,他已厌倦江湖上的打打杀杀。但碍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武林盟主人选,才一直担当武林盟主之位。”

    “这次召开武林大会,就是为了将武林盟主之位让给更适合的人选。不想我爹还来不及……”

    叶少轩的声音哽咽了一下。

    “家父说,金龙剑乃不祥之物,早就收起来了。他不想金龙剑再现人世,为祸江湖。”

    “我是真的不知道,金龙剑的所在。况且,我也没有见过金龙剑。”

    “连少庄主都没见过金龙剑?”君子珏蹙起眉心。

    叶少轩摇了摇头。

    “我爹不让我沾染关于金龙剑的任何东西。他也从来不让我见金龙剑,他说,那是不祥之物,会带来灾难。”

    上官清越忽然想到了龙珠,也想到了南云国的九凤紫檀灵烟炉,那金龙剑对于青峰庄来说,也和镇国之宝有差不多的意义吧。

    蓝曼舞满心失望,甚至有点绝望。

    “这样吧,库房里有很多上好的刀剑,也都是江湖上的宝剑,不如去试一试。”

    叶少轩实在不想见到蓝曼舞失望的目光,打算帮她一次。

    “我们这么多人,不适合一起过去。”君子珏低声说,便让大部分的人,都从青峰庄的后门出去,找个隐蔽的地方等待,之后大家再会和。

    君子珏只留下司徒建忠和莺歌,让李宏带着人先走。

    大家一起跟着叶少轩去了库房。

    那里果然有很多上好的宝剑兵器。

    堪称一个小型的兵器库。

    怪不得朝廷一直不敢镇压江湖上的门派,只是青峰庄一个小小库房,就已经有这么多宝剑,只怕连战场上将军的宝剑,都比不上这里一把普通的剑。

    “库房里的兵器,被人翻过,这里有些乱。”叶少轩找了几把最好的宝剑过来。

    “看来凶手是来寻找金龙剑,才会杀了看守库房的门人。”君子珏低声说。

    “堂堂金龙剑,怎么会放在库房,对方也太心急了。”上官清越道。

    司徒建忠看着提在叶少轩手里的宝剑,不禁目露惊异之色。

    “都是难得的好剑。”那几把剑,可比他身上的佩剑好很多倍。

    哐哐哐,几刀下去,火星四溅。

    蓝曼舞兴奋起来,“有裂缝了!有戏!”

    “好,你们小心,这刀下去,差不多就能砍断了!”叶少轩说着,更加用力的挥起长剑。

    下一秒,叶少轩的刀顿在半空。

    外面传来喧嚷的人声,一瞬间,窗外围满通亮的火光。

    “有人潜入库房蓄意行窃!”

    “里面的人听着!赶紧束手就擒,我们早就等着你落网了!”

    “三番四次潜入我青峰庄库房,到底是何居心!”

    外面一阵喧哗,可见围了很多人在外面。

    “怎么办?”蓝曼舞焦急起来。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