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06:真是好侄儿!

    三师叔盯着上官清越,一双浑浊的老目中,正在酝酿着一股危险的东西。

    但上官清越的一番话,说的言辞凿凿,就是三师叔再生气,一时间也不敢当众做什么了。

    “这位姑娘,是要为自己的朋友开脱了?”三师叔瞪向上官清越。

    一个江湖人士,自然外形健壮魁梧,尤其瞪人的时候,自带一种能伤人的刀光剑影。

    上官清越却不卑不亢,不畏不惧,依旧浅笑嫣然。

    “不是开脱,而是说事实。”

    “你说的事实,就是砌词狡辩!”三师叔呵斥一声。

    “只凭庄内门人,夜里听见一声抱怨,次日一早就发现一具被大卸八块的尸体,就断定人是这位小公子杀的,未免有些武断。”

    “要我看,有两个可能。”上官清越轻轻抬起两根素白的手指。

    “哪两种?”叶少轩好奇接下话。

    所有人也都仔细听这个女子,到底有什么高见。

    “第一,完全属于巧合。而第二就是……”

    上官清越流转的目光,从面前这些陌生的脸孔上一一走过,最后目光落在三师叔那张严厉又严肃的脸上。

    上官清越朱唇轻启,慢慢开口继续说下去。

    “第二种可能就是,有人听见了小公子的一声抱怨,故意借机有意诬陷。而那位早上十分笃定指认小公子杀人的人,很可能就是真正的凶手。”

    在场不少人都惊骇了。

    “你!你……你个妇人,不要危言耸听!”三师叔顿时恼了,眉毛都倒竖起来。

    “凭借你三言两语,就想挑拨我庄内太平?!青峰庄的门人,怎么会自相残杀!”

    出来看热闹的各门各派,都议论了起来。

    “很有这样的可能啊,那天晚上,那个小公子确实只是抱怨一声,我也开窗子听见了。”

    “而当时,少庄主确实在场的。”

    “谁要杀人,会在少庄主的面前说一遍。看来这件事,很可能是诬陷了。”

    “各位英雄!”三师叔高声喊了一声,场面安静了下来。

    “这几个贼人,杀了我的门人,之后又哄骗年幼的轩儿潜入库房,意图不轨!现在老庄主刚刚过世,不少人觊觎我庄的镇庄之宝金龙剑,我庄绝不能姑息这样的贼人!”

    “否则日后,都能跑来我庄杀人偷窃!所以今日,我庄有权当众将这几位贼人处决,还望各派掌门,替我庄作证!我庄绝对不是滥杀无辜!”

    三师叔话音一落,已经满脸的杀气腾腾。

    底下的人也都跟着附和起来。

    “三师叔所言有理。”

    “若不严惩,都当青峰庄是无人之境,随便前来行凶了。日后江湖上,谁还看重青峰庄!”

    “我也看他们处处可疑,若是江湖上的人物,我们从来都没听说过他们。”

    “还谎称自己是陵水派的人,定是居心不良。”

    上官清越的脸色凌厉起来,高声喝道,“朗朗乾坤,你们也敢自立刑场!还自称武林大派,就是这样处事的!”

    “身为武林大派,如此处事,太过武断,难以让人信服!”君子珏也喝了一声。

    “指认我杀人,你们有什么证据!只要你们拿出证据,你们杀了我,我毫无怨言!”蓝曼舞大喊一声。

    那三师叔显然不想再给他们再辩解一句的机会,直接大喝一声。

    “准备———”

    所有的弓箭手里的箭,统统瞄准蓝曼舞和上官清越等人。

    蓝曼舞吓得一头钻入阿哑的怀里,没想到与此同时,阿哑也一把将她护入怀中。

    君子珏一个箭步向前,直接挡在上官清越面前。而莺歌和司徒建忠,也赶紧向前一步,挡在君子珏的面前。

    司徒建忠已经拔剑,随时准备从这里厮杀出去。

    但大家都知道,这样的胜算并不多。

    这里可是汇聚了江湖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和高手,各个武功高强,即便司徒建忠和莺歌武功再好,也终究寡不敌众。

    “放箭!!!”

    “住手!!!!”

    与此同时,叶少轩也大喝一声,张开上臂,直接挡在那些即将放出来的弓箭之前。

    “今日,谁都不能伤害他们!我相信他们,没有杀人!三师叔,为何要一意孤行!非要将他们处死!”

    “轩儿,你还小,你被他们蛊惑了!他们根本不是善类!故意用你的同情心,诓骗你!几次三番闯入我青峰庄库房,定然是为了我庄的金龙剑!”

    接着,三师叔又道。

    “我青峰庄现在绝对不允许有任何觊觎金龙剑的贼人!否则日后,都要强夺我庄的金龙剑!”

    上官清越和君子珏都明白了,三师叔执意要杀了他们,是要杀一儆百,做给那些武林人看。

    而他们的身份,无门无派,又在江湖上毫无名气,正是适合开刀的最软柿子。

    但他们的真正身份,若暴露出来,绝对也能吓破这些武林人的胆。

    纵然武林不受朝廷管束,也是大君国的子民,见到皇上也要跪地俯首,自称一声草民。

    “师叔!你说的都对!但轩儿就是相信,他们不是坏人!是三师叔处理这件事太武断了!”

    “三师叔也是为了青峰庄考虑!”三师叔又大喝一声。

    “将少庄主拉开!”

    赶紧有门人上前,强行将叶少轩拽走。

    “放箭!!!”

    一声令下,纷飞的羽箭刷刷射来。

    蓝曼舞吓得抓紧阿哑的衣襟,紧紧躲在阿哑的胸口内。

    当听见阿哑强健有力的心跳的那一刻,她忽然不那么害怕了。

    司徒建忠手里的长剑,将纷飞而来的羽箭统统挡下。

    莺歌赶紧保护上官清越和君子珏不住后退。

    后门距离库房不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