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07:我看谁还敢出手!

    三师叔凝视着君冥烨,一副若君冥烨不说出个所以然,定将君冥烨也和君子珏等人,当成贼人,一并处决在这里。

    君冥烨绷紧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浅笑。

    那笑容极冷极冷,犹如冰寒之地,瞬间能将一切冰封。

    君子珏不禁挑了挑眉,向后退了一步,俊美的脸上也浮现了一些心虚。但他忧心的神色,很快又换上淡淡的笑容。

    上官清越狐疑地看了君子珏一眼,想来君子珏已经有很好的对策了,不然不会这副表情。

    “你又打算用什么办法对付君冥烨?”上官清越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问君子珏。

    君子珏浅笑一下,“也没有。”

    虽然君子珏不肯承认,上官清越也知道,君子珏从小就跟在君冥烨身边,将君冥烨的个性摸的那么清晰,必定有一招制胜的好办法。

    之前君子珏装病,成功没有让君冥烨在震怒下,将他一把捏死,就是最好的例子。

    上官清越也渐渐心安下来,有君子珏在,想来君冥烨也不会将她怎么样!

    他已经休了她,绝对不会再将她抓回去。

    现在的君冥烨,已经没有任何理由。

    三师叔迟迟没有等到君冥烨开口说话,便冷声喝道。

    “既然不肯报上姓名,想来是与他们一伙的了!今日我青峰庄,便联合武林各大门派,将你们这些不知身份来历的不轨之人,统统铲除!”

    三师叔挥剑一震,当即各大武林门派统统响应。

    这个时候,只有和青峰庄打好同盟的关系,才不会被人认为在这个关键时刻有抢夺金龙剑的私心。

    这些道貌岸然之徒,最会阴奉阳违,趋炎附和。

    所有的门派,都开始强烈响应三师叔的号召,一副要蜂拥上来,将他们几个人,直接处死在今夜。

    君冥烨依旧傲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连风拂过他身侧的时候,都变得格外安静。

    蠢蠢欲动的武林人士,互相看了一眼,低声言语几句。

    “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感觉,好像不是什么好得罪的人物?”

    “你们谁认识?”

    “……有点眼熟。但肯定,不是江湖上的人物,从来没见过。”

    “我也没在江湖门派上见过他!”

    一群人商量了一下,既然不是江湖上的人物,也不怕得罪了什么大门派上的人物。

    三师叔一声令下,所有人便都跟着蜂拥而上。

    君冥烨岂会害怕这种阵仗。

    他不是君子珏,只会做幕后指挥的事,他是在战场上多少场生死大战中,踩着尸体走出来的人物。

    君冥烨最不怕的就是打仗。

    而越无胜算的征战,越让他兴奋,产生狂热的征服欲。

    君子珏赶紧阻挠,但已为时已晚。

    君冥烨已经抓紧手中长剑,用力一甩,直接率先扑上来的门人斩杀。

    血光喷溅丈余,妖红如火。

    三师叔见自己的门人,已沦为剑下亡魂,瞬时恼怒,飞身而起,直奔君冥烨而来。

    那些个武林人士,也一起协助三师叔,率先攻击君冥烨。

    他们都看得出来,只有将君冥烨制服,才能控制住这些不明身份的人物。

    君冥烨身经百战,即便以一敌这么多高手,有些力不从心,但在战术招式应变上,却是无人能及。

    轻尘和司徒建忠掠起,保护君冥烨。

    莺歌赶紧保护上官清越和君子珏,抵挡那些砍来的刀剑。

    君冥烨的一双黑眸,忽然瞪向司徒建忠,恼喝一声,“你忘了你的任务!”

    司徒建忠正在抵挡几只刀剑,以免君冥烨无法应对。但最后,他还是抽身而去,飞身扑向上官清越的方向,帮着莺歌保护上官清越。

    叶少轩急得不住大喊,“大家不要打了!有话好好说!不要总是刀剑相拼!”

    “统统住手!都不要打了!”

    “我是庄主,青峰庄的门人,统统听我的号令!”

    叶少轩的声音,很轻易就被刀剑的乒乒乓乓声掩盖,那些青峰庄的门人,没有一个听从叶少轩的命令。

    “我到底还是不是青峰庄的庄主!!!”

    叶少轩恼喝一声,青峰庄的门人虽有稍许犹豫,但还是随着三师叔一起卖力攻击君冥烨。

    蓝曼舞躲在阿哑身边,虽然他们暂时被挡在后方,还算安全,但蓝曼舞实在不忍心看到更多的血光乍现眼前。

    她大喊一声。

    “我承认我是凶手!人是我杀的!和他们没有关系!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们要杀,就杀我一个人好了!”

    “你们都不要再打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蓝曼舞的话,仍旧没有让场面受到任何控制,大家已经杀红了眼。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将他们斩杀,而是要将君冥烨这个难以对付的敌手制服。

    君子珏始终没有出手,一直安静站在上官清越身侧。

    上官清越知道,君子珏的武功不低。

    “你不打算出手帮忙?”

    “我觉得十二叔完全应付得来!”君子珏道。

    “但他若受伤呢?”

    “你在担心十二叔!”

    “怎么会!只是觉得,他在前面冲锋陷阵,万一被攻陷,我们的处境会更危险!不如团结起来,全力抵挡,还有一线生机。”

    “十二叔不会希望我出手的!他向来喜欢一人征战惯了,别人帮忙,他会觉得那是在侮辱他。”

    “……”

    上官清越总觉得,君子珏的算计太重。

    “那到底是你的十二叔。”

    “我是皇上,十二叔本就应该冲在前头,保护我。”君子珏的口气,不悦加重。

    他不喜欢听到,上官清越带着关心君冥烨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