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08:别逼我

    “今日只是一个误会,也怪本王没有事先知会一声,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君祺睿缓和了口气,向着各位武林人士抱拳。

    各位武林人士,岂敢承受,赶紧抱拳回礼。

    “没有伤到睿王的人,也是万幸!”

    “还不跟本王走!”君祺睿道了一句,便带着众人,直接大摇大摆从包围中离开了。

    蓝曼舞深深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拽着阿哑跟在君祺睿的身后。

    众人知道,这位睿王爷有意偏袒。

    但能让睿王爷偏袒的人物,定然有着不一般的身份。

    尤其那个一身黑色狐裘的男人,气场直接盖过这里所有的人,远远看去就觉得非同一般。

    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在大君国的亲王面前,各位武林人士,谁敢出声阻拦。

    现在是夜里,又下起了雪,不方便下山。

    而君祺睿明日也要祭拜叶老庄主。

    他上山,确实是为拜祭而来,没想到要找的人,竟然都在这里。

    三师叔赶紧亲自安排了住处,让睿王爷落脚,与此同时,上官清越等人也享受了优厚的待遇。

    在老庄主活着的时候,君祺睿来青峰庄做客过两次,他和老庄主成了忘年之交,经常一起切磋棋艺。

    整个青峰庄的人,几乎都认识这位在江湖上,很被人敬重的睿王爷。

    只要江湖上谁有难处,只要是正义之举,这位睿王爷不但出手相助,还会慷慨解囊。

    江湖上很多人都受过这位睿王爷的恩惠,也让睿王爷在江湖上,声望很高。

    这些年,君祺睿不入朝政,却在江湖上很有名气,不少江湖人士都和这位睿王爷交往过厚。这也让睿王爷在江湖上,虽不是江湖人,却有大半数的江湖人都臣服敬重他。

    这也是君祺睿在江湖上,人脉很广的原因。

    君祺睿也正是听说老庄主忽然病故,快马加鞭赶来青峰庄吊唁,没想到竟然无巧不成书,遇见了他一直要找的蓝曼舞。

    君祺睿来了蓝曼舞的房间,“你怎么能和男人同住一个房间。”

    蓝曼舞举起连着阿哑,虽然有裂痕,但还没斩断的铁链。

    “不然咧?”

    君祺睿真想敲蓝曼舞的脑袋一记,但碍于俩人之间现在的身份,他忍住了这个冲动。

    “蓝儿,你真是胡闹。”君祺睿真是无奈,好气又好笑。

    君祺睿看着蓝曼舞的目光里,热切又哀凉,他们终究身份有别,不能太僭越,尤其君子珏还在这里。

    蓝曼舞摸了一下脸上大大的胎记,忽然说。

    “我不认识你!也别叫我蓝儿!”

    “蓝儿,你在说什么?”

    蓝曼舞步步后退,“我真的不认识你。”

    君祺睿忽然逼近蓝曼舞两步,“你是因为几年前……才不肯认我?”

    蓝曼舞当年要被送去皇陵,她有求君祺睿,只要他大胆向皇上提出来,娶了她,她爹蓝候王也会暗中使力,定然成全他们。

    但君祺睿却碍于礼数,又是父皇刚刚驾崩热孝阶段,怎么能夺了父皇的妃子,非要等过几年再提此事。

    当时蓝曼舞伤透了心。

    “蓝儿,别闹了。你们怎么会锁在一起,你又怎么来了青峰庄?”

    君祺睿深深的目光里,带着难掩的深深思念,近乎哀求地口气,是任何女人听了都会心软的声音。

    “是王爷真的认错人了。”蓝曼舞依旧态度凉漠。

    虽然他刚才救了自己,但当年的伤痛,她也一辈子不会忘。

    “我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认错了你。”

    君祺睿痛苦地拧紧眉心,眼神那么悲伤,那么无奈。

    不管蓝曼舞乔装成什么样子,他都能一眼将她认出来。

    突然,阿哑站在蓝曼舞面前。

    “她说不认识你。”

    “你是何人!让开!”君祺睿目光敌对。

    阿哑毫不示弱,也不卑不亢,丝毫不畏惧这位王爷身上的霸气。

    “蓝儿!跟我走!”君祺睿显然忘记连着蓝曼舞和阿哑手臂上的铁链,拽着蓝曼舞就走。

    “我们两个连着,怎么跟你走。”蓝曼舞用力甩开君祺睿的手。

    君祺睿的目光,狠狠瞪向阿哑。

    阿哑亦用冷冽至极的目光,盯着君祺睿。

    王小乔忽然推门闯进来,“曼舞姐,听说你被救了,真是太好了!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们会被他们杀了!”

    “你们……”

    当王小乔看到君祺睿和阿哑剑拔弩张的气氛,害了一跳。

    “蓝儿……”

    君祺睿低声呼唤一声,墨黑的眸子里,都是挥不散的悲痛。

    “我说了,别叫我蓝儿!”他不配了。

    君祺睿不说话了,依旧目光深深地看着蓝曼舞。

    蓝曼舞却低着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王小乔开口,打破僵持,“杨小姐随着杨老爷前来拜祭,我的身份也被揭穿了。幸好杨小姐为我开脱,我才没事。”

    “原来杨小姐来了。”

    蓝曼舞看了阿哑一眼,接着又道,“既然王爷有意帮我,就帮我将这条铁链打开吧。”

    “明日一早,我自会找人想办法!”君祺睿认识那么多的江湖人士,一定有办法。

    君祺睿直接坐在椅子上,一副不打算走的样子。

    “我困了,要睡觉了。”

    “你睡你的。”

    “你不走,我怎么睡?”

    “你这里有个男人,我怎么放心!”

    “……”

    阿哑坐在长凳上,一言不发,目光沉冷。

    君祺睿也不说话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忽然,君祺睿站起来,一把将床幔落了下来,而蓝曼舞在床上,被挡个严严实实。

    阿哑和君祺睿便站在床幔外面,你看着我,我盯着你,气氛再度变得僵硬到了极点。

    蓝曼舞被挡在床幔之后。

    外面有两个门神,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会躺下,一会坐起来。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