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10:貌恶而德充

    杨彩怡一大早就来看望蓝曼舞。

    没想到刚进门,就看到阿哑和君祺睿像两个守门神一样,站那里,用眼神对峙。

    蓝曼舞像个霜打的茄子一样,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一脸苦涩。

    当看到杨彩怡进门,赶紧喊了一声,“杨小姐来了!我们真是有缘,没想到会在这里,也能见到!”

    杨彩怡盈盈弱弱地走过去,她和阿哑认识,便先对君祺睿屈膝行礼。

    “民女见过睿王爷。”

    君祺睿看了杨彩怡一眼,继续瞪着阿哑的一双眼睛。

    杨彩怡看得出来,这里的气愤不太对,也知道蓝曼舞想打破僵局,便和蓝曼舞闲聊两句。

    “小曼姑娘,你们走后不久,青峰庄发来丧帖,我随着父亲上山来参加葬礼。”

    “上次小曼姑娘的药方,真的很好用,我母亲已经好了很多。再修养几日,就能下床了。”

    杨彩怡悄悄看了阿哑一眼,娇容微红。

    怎奈阿哑都不曾多看她一眼,依旧冷着一张脸。

    杨彩怡有些难为情,但还是笑得潋滟如花。

    “我来青峰庄,便听说了你们在庄内发生的事,我爹也和三师叔说了,小曼姑娘不会是杀人凶手。三师叔说,有王爷和杨家做保,也就相信小曼姑娘不会杀人了。”

    “那实在谢谢杨小姐了。”蓝曼舞感激不已。

    青峰庄大堂。

    有君祺睿为蓝曼舞和阿哑撑腰,整个青峰庄对蓝曼舞和阿哑也都客气起来。

    上官清越和君子珏也被奉为上宾。

    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来,君祺睿对君子珏是十分恭敬的。

    连君祺睿都相待恭敬的人物,肯定身份不一般。

    尤其君子珏身上的优雅贵气,还有从容不迫的气势,虽然一直沉默不做声,刻意收敛身上气场,不在众人中显露,大家也看出来君子珏绝非凡人。

    而在君子珏身边的上官清越,虽然面容清秀毫不出彩,但一双眼睛,十分夺目。

    而且君子珏对这女人十分礼遇,可见也不是普通人。

    更让众人不能忽视的就是,安静坐在椅子上,浑身霸气尽显,脸色冷得好像万年不会融化的冰川一样,高冷的需要别人仰望的君冥烨。

    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绝对不能用绝非一般来形容。

    大家在心底下,纷纷猜测,这几个人物,到底都是什么来头。

    即便君祺睿说是睿王府中人,大家也知道,君祺睿只是这么一说。

    君祺睿是皇亲贵胄,可见那两个人物,和皇族也脱不了干系。

    有人在私底下低声说了一句,“在睿王爷顶头的人,大君国还能有几人。”

    “自然是皇上和冥王了。”

    “皇上重病卧床,连朝政都无法处理。冥王现在正是监国,大君国又闹雪灾,难民四起,皇上和冥王哪有闲工夫参加江湖门派的掌门人葬礼。”

    “就是!太抬举我们这些,不被朝廷放在眼里的江湖人了。”

    “但我觉得,若那两个人物,真的是高位上的人物,只怕来青峰庄,也是为了金龙剑而来。”

    “快别乱说话了!传出去,会惹麻烦的。”

    这个时候,君祺睿高声对各位武林人士道。

    “今日召集各位在此,就是为了斩断这条铁锁,谁能斩断此锁,本王必有重谢。”

    众位英雄好汉,为了讨好睿王爷,纷纷献计献策,拿出自己的宝刀宝剑,大展身手之下,最后却都是无劳而归。

    那铁链,根本斩不断。

    众人纷纷议论,那到底是什么铁链,居然这般坚硬。

    蓝曼舞和阿哑不做声,总不能告诉他们这是宫廷御用的手铐吧。

    突然有人提议,“青峰庄的镇庄之宝金龙剑,一定能斩断此铁链!”

    有人跟着附和,“不如少庄主拿出金龙剑,让我们大家伙开开眼界。”

    “是啊,只闻金龙剑其名,还从未见过金龙剑。”

    “我也想知道,金龙剑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叶少轩犯了难,金龙剑早就被他爹收藏起来,他根本不知所在。况且,他从小真的没见过金龙剑。

    但当下的情况,只怕他实话实说,也会被人认定是在搪塞。而现在庄内庄外因金龙剑而受镇压的不轨之徒,只怕也要蠢蠢欲动了。

    上官清越扫看一眼叶少轩,见他强作镇定的样子,“看来这位少庄主,确实不知金龙剑所在。”

    她低声对身边的君子珏说。

    “但看今天的场面,少庄主不拿出金龙剑,大家就会觉得这个刚刚担任庄主的叶少轩有意藏奸了。”

    “人心险恶,不仅皇宫如此,只要涉及到利益权势,勃勃野心之人,便会不择手段地往上爬。而在江湖人眼中,能拥有金龙剑的人,就是拥有了犹如皇权一样的东西。”

    “他们只要有一点机会,就不会放过。”上官清越正襟危坐,等待叶少轩如何解决这个难题。

    大家见叶少轩迟迟不肯说话,场面变得沸腾起来。

    “叶老庄主临终之前,准备召开武林大会,就是为了甄选下一任武林盟主。”

    “我们大家都知道,只要拥有金龙剑,就会拥有强大的力量,一统江湖。”

    “少庄主迟迟不肯将金龙剑拿出来,就是有意违背老庄主的意思,将武林盟主之位,占为己有了?”

    叶少轩急了,“你们怎么能这样说!我爹生前,确实要将武林盟主之位让给更能胜任的人来担当。我爹从来没想过,让我接任武林盟主之位。”

    “况且我叶少轩,自知武功不济,年纪尚浅,不能胜任如此重任,从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