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11:自不量力的鲁莽

    上官清越就看不惯这些人,长得丑,说人自不量力,长得美说人是祸水。

    “今日在场各位,都是英雄豪杰,小女子觉得各位,都不是以貌取人,欺凌弱小女子道貌岸然之辈,是吧?”

    上官清越轻轻一笑,言辞淡淡,四两拨千斤。

    场内当即安静下来,没了一点风声。

    这女子哪里是帮着那个脸上有丑胎记的丫头说话,完全就是在帮叶少轩。

    都是名门正派,谁也不想被扣上道貌岸然伪君子的屎盆子,大家只好都不说话了。

    “说的好!”

    人群中,忽然爆出一声赞叹。

    上官清越抬头,看向那人,只见是一位相貌平平的年轻男子。

    虽然相貌平凡,却有一双神采奕奕,光彩耀目,似邪非邪的漂亮眼睛。

    那是一双与他长相十分不附的眼睛。

    上官清越当即便知道,那人也是如自己一样,做了易容。

    齐聚在大厅的众人,见没机会见到金龙剑,便都兴致缺缺起来。

    君祺睿见也没人能给阿哑打开铁锁,便对众人挥挥手,“辛苦各位了。”

    各位犹如大赦,纷纷行礼告退,却在临走前,都不禁看了一眼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也很礼貌,对各位都客气地浅笑怡然。

    “你惹麻烦了。”君子珏低声道。

    “自不量力!”君冥烨冷嗤一声。

    上官清越依旧淡淡笑着,“我自然知道,我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在库房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众人注意到了。”

    她不怕自己再成为众人心头的一根针,她也早就成为一个不能存在的人。

    “我就是看不惯那些以貌取人的人。”

    上官清越轻轻扫了一眼脸色不悦的三师叔。

    那个三师叔也正好向着上官清越看来,要不是这个女人,今天一定能逼叶少轩将金龙剑拿出来。

    上官清越却对三师叔盈盈一笑,清朗又无害。

    三师叔顿时气得脸色都颤抖了,却只能勉强挤出点笑容回礼。

    “只怕库房的门人之死,和这位三师叔脱不了干系!老庄主忽然病故,也没道出金龙剑所在,大家又都不服少庄主,让人生了夺权的野心,也很正常。”君子珏道。

    “正所谓,弱主生刁臣,就是这个意思了。”上官清越扫了身侧的君冥烨一眼。

    君子珏不禁低笑出声。

    他当然知道,上官清越在暗讽君冥烨,回击君冥烨方才说她“自不量力”。

    上官清越看着君冥烨的目光里,总是有一抹遮掩不住的寒芒闪过。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是鲁莽。”君冥烨冷哼一声,起身大步走出青峰庄的大堂。

    上官清越也起身,君子珏走到她的身侧,笑着说,“你很厉害,又让十二叔生气了。让我这个柔弱的君主,总算能顺畅呼吸了。不然十二叔在,总是担心有什么做的不对,让十二叔挑出毛病。”

    “呵呵,皇上可不弱,只是装的很柔弱罢了。”上官清越道。

    这个皇帝,心思可深着呢!哪里是叶少轩那只小白兔比得了的。

    “没能打开铁锁,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君子珏问。

    “这里都是江湖人士,肯定有懂得解毒的高手。”不能打开铁锁,总要先给阿哑解毒。

    两样有一样能完成,也不枉此行。

    “解毒的高手?”君祺睿走了过来。

    “在武林当中,最善制毒解毒的,只有五毒门的人了。”

    “五毒门?”

    怎么又是五毒门!

    当叶少轩听见了“五毒门”三个字,当即一脸的憎恨。

    “三师叔说,我爹根本不是病死的!是被五毒门的人害死的。”叶少轩恨得咬牙,一张清俊的脸,都变得愤恨起来。

    上官清越和君子珏对视一眼。

    那三师叔还在场,大家不方便说什么,便都出了青峰庄的大堂,回房了。

    三师叔客气地和君祺睿行礼,很是恭敬得体。

    “这位三师叔,在青峰庄声望很高,手下的门人也多。”君祺睿一边走,一边对君子珏说。

    “看着很好的人,但未必很好,十四皇叔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君子珏道。

    “是。”接着君祺睿看向君子珏身侧的上官清越,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一直称病的皇上。”

    上官清越看出来君祺睿的目光,别有深意,便低头避开君祺睿的视线。

    “若我没有猜错,这位便是十二皇兄刚刚休了的南云国和亲公主,永安公主了。”

    上官清越眼角微微收紧了一下,听得出来君祺睿口气中的不屑和讽刺,还有一些异样的情绪掺杂在其中。

    身为大君国的皇家子孙,君祺睿想来也恨透了她这个祸国妖女,然而见到君子珏居然和她在一起,只怕更多生了一些别样的念头,加深了君祺睿对她的看法。

    上官清越从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这个君祺睿,她也不认识,就更不需要在乎了。

    君祺睿见上官清越不理自己,说出口的话,也更难听了。

    “没想到,皇上会和传言中大君国的灾星在一起,实在吃惊。”

    上官清越脸色微凉。

    君子珏笑道,“何为灾星?我倒是觉得,和公主在一起,朕的身体忽然大好,乃朕的福星。”

    君祺睿见君子珏有意袒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倒是本王失言了,公主不会见怪吧。”

    “怎么会。”

    “我想十四皇叔,不会随便泄漏出去!毕竟不是什么能让外人得知的好事。”君子珏笑笑,口气里带着点命令的味道。

    “皇上都发话了,身为臣子,岂能不从。”

    君祺睿的口气,却不是很和悦,也不算恭敬。

    君子珏在这群佼佼者的皇叔当中,一直都是弱势,不被信服,君子珏早就习惯了,也不以为意。

    真正的王者,只要站在高处,睥睨天下,即便他们不服,却也只能低头。

    上官清越有听说,继君冥烨之后,君祺睿是最有希望成为太子的人物,但可惜与皇位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