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13:定帮你扶正名声

    上官清越抬着一双蒙着淡淡水雾的眸子,看着君子珏。

    她不禁苦笑起来。

    “被人不待见,也是一种很痛苦的事。”

    君子珏一把握住上官清越冰冷的手,“不用管别人说什么!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

    错?

    不是她的错的话,为何所有人,都在怨怪她?

    上官清越将自己的手,从君子珏的手掌心中抽了回去。

    “皇上是想唤醒龙珠,但别人不知道,皇上的深意。”

    “所以让你受了委屈。但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上官清越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但见到君子珏眼底的坚定,也不禁渐渐心安下来。

    与别的无关,只因为君子珏现在是唯一能保护自己的人。

    江湖人士的耳朵,向来都比较好使。

    虽然一知半解听见上官清越和君冥烨在房间里的争吵,当下也就断定了自己的猜测。

    “看来那个女人,正是大君国的不详妖女,是我们的灾星!”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这个灾星!青峰庄内现在这么不太平,多半都是这个灾星引起的!”

    上官清越听着院子外,众人低低的议论,心口一阵一阵抽筋的难受。

    君子珏握住上官清越的手,紧紧抓在掌心中,给她力量。

    君子珏正要出门驳斥那群人,让他们闭嘴。

    上官清越赶紧拽住君子珏。

    “嘴是他们的嘴,要说什么话,都是他们的自由,我可以做到什么都没听见。”

    君子珏看着上官清越,已经带了淡淡笑容的容颜,不禁心中更加愧疚。

    “等一切尘埃落定,我一定帮你扶正名声。”

    “不重要了,我就要离开你们的国家了。”这是上官清越希冀的美好了。

    门外议论的人,忽然传来一声吃痛的闷哼声。

    “是谁丢的枣核!是谁!”

    “哎呦,好痛!”

    几个人都被枣核打得抱住了头,但四下看看,却不知道是谁出的手。

    大家悻悻地散了,还向着上官清越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

    深度觉得,只要和那个灾星车上关系,似乎都没什么好事。

    上官清越觉得自己是真的习惯被众人厌弃,所以也可以笑着告诉自己,不用在意。

    “皇上现在唤醒龙珠,只怕阻力重重!且不说冥王,只怕睿王爷也不会让皇上继续南下。还有小舞,冥王可能不会说出去小舞现在的下落,但这个睿王爷,不知道会不会泄漏出去。”

    因为君祺睿和君冥烨显然还不知道,太后已经动了要杀掉蓝曼舞的念头,万一只当蓝曼舞是逃走的太妃,押回京城的话……

    阿哑会不会被牵连?

    “应该不会。”

    “为何?”

    君子珏一笑,“小舞好不容易从皇陵逃了出来,他不会希望小舞再回去的。”

    “他和小舞,有缘无份。多年前,身为先皇最宠爱的小儿子,他不能在先皇刚刚驾崩的时候,夺了先皇的妃子,即便小舞入宫不曾被先皇宠幸,年纪那么小就去皇陵守灵数年。”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先皇已驾崩多年,小舞又从皇陵逃了出来。现在回到皇陵,誓必要接受惩罚,十四叔舍不得的。”

    “皇上这样一说,我倒是放心了。”

    但上官清越还是有些担心,看样子蓝曼舞和阿哑感情正在升温,忽然多出来一个睿王爷,也不知会不会有麻烦。

    “朕这位十四皇叔,从小和朕的关系就不好,大概是我们年纪相同的原因吧!我们可是同一天出生的,出生当日,就争宠。一位是皇爷爷的宠妃之子,一位是皇爷爷的唯一长孙。”

    “我们两个之间,注定争宠。从小,皇爷爷要抱着我,十四皇叔就站在一边生气。”说起这个,君子珏不禁笑起来。

    “我们两个同岁,虽然十四皇叔辈份比我大,经常我们两个因为皇爷爷的赏赐,争的面红耳赤。”

    “我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而亡故,皇爷爷体恤我从小无母,又是长孙,对我的宠爱就多一些。元妃因为这件事,没少和皇爷爷闹,她当时是皇爷爷身边很得宠的妃子。经常怂恿十四叔欺负我,幸好当时有十二叔……”

    “十二叔从小很疼我,惠妃也很疼我。”

    惠妃正是君冥烨的生母。

    “后来惠妃薨逝,十二叔不再是太子,被人骂是灾星,十二叔落难,我也少了人庇护,经常在皇子皇孙中,被人欺负。”

    “我和十四叔的关系,本就疏远,十二叔离开京城被发配元洲那几年,我也很少进宫了。”

    上官清越没想到,身为皇上的君子珏,童年竟然是在欺凌中长大。更没想到,现在叱咤风云的君冥烨,在被废黜太子位之后,被人骂为灾星。

    居然和自己有一样的骂名。

    怪不得,在所有人说她是不祥之人的时候,君冥烨当时的反应很抗拒。

    “你应该不知道,他们都说,和十二皇叔扯上关系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皇爷爷当时,也正是忌惮这样的流言蜚语,才将冥王发配到距离京城最远的元洲。”

    上官清越不知道为何,心口忽然狠狠地沉了一下。

    许是想到了自己,正是因为流言,才被父皇送去了青楼。没想到,君冥烨也曾因为流言,被人嫌弃过。

    “十几年前,公主应该还很小,应该不知道,当时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