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14:开始宽衣解带

    “对!主要是十四叔,我和他太过疏远,也不知道他这些年,心里在想些什么。龙珠的实情不能告知他,也不能让他参与到其中。”

    “所以清越,十四叔对你有所成见,我不能过多解释,委屈你了。”

    上官清越很吃惊,没想到君子珏会对自己用这么诚恳的抱歉态度。

    上官清越也不是真正冷血冷情的人,声音缓和下来。

    “我没事!我早就习惯了。”

    “殊不知,你一句习惯了,让我心里好生难受。”

    君子珏抬起手,想要心疼抚摸一下上官清越的脸颊,却被她冷冷避开了。

    这样的一幕,被君冥烨看见了。

    他大步走了进来,直接站在上官清越的面前,横在和君子珏之间。

    君子珏没想到,君冥烨会忽然出现,站在这里又那么的突兀,将他和上官清越单独相处的气氛都给打破了。

    但君子珏对君冥烨,也只能笑着喊一声,“十二叔,睡醒了。”

    “这么吵,哪里睡得着!”

    看来君子珏和上官清越说的话,他都听见了。

    也不知道那句话又踩了君冥烨这尊大神的雷区,脸色差到了极点。

    “她本来是皇上不要的女人,竟然推给了我,给她扶正名声的事,就不劳皇上劳心劳力了。”

    “……”

    君子珏和上官清越同时无语。

    难道他忘记了,他已经将上官清越休了吗?他们已经不是夫妻了,为什么还总是用“我的女人”,称呼上官清越。

    君子珏和上官清越都知道,和君冥烨硬碰硬,不是那么明智。

    上官清越也学乖了,任由君冥烨喜欢怎么说,到时候她跑了,看他去哪里找她!

    难道君冥烨现在可以不管大君国,还能一直袖手旁观下去。

    君子珏笑着说,“十二叔对王妃情深意重,让人艳慕。”

    “你也只有艳慕的份了。”君子珏不屑的口气,那么狂妄。

    就连他狭长的眼神里,都带着一种藐视一切的自大。

    君子珏笑了笑,“是。”

    君祺睿给阿哑找了几个懂得医术的高手。

    就连满头白发,在江湖上人称医神的白道长,也不住捻着胡子摇头。

    “这种毒,老夫行医五十年,竟然从来没有见过。”

    阿哑低声说了一句。

    “毁灵草。”

    “什么?!毁灵草?”

    大家惊呼起来。

    上官清越并不知道,毁灵草是什么东西,君子珏显然也不太懂,这时候就有资深的江湖人士为大家解惑起来。

    “毁灵草乃是已经失传很久的一种慢性剧毒。此毒无色无味无形,完全让人防不胜防。中毒后,又不会当即发作,会慢慢卸空一个人的力气,还有全部的武功。”

    白道长长吁短叹一声。

    “老夫在江湖上行医,也算半个医神了,生平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遇见中了毁灵草的人。”

    “敢问这位公子,你现在的症状已经到了什么程度?或许老夫施针,还能帮你控制一下毒性。”

    阿哑摇了摇头,“已经晚了,除非解药。”

    “难道你中毒,已经超过四月之久?”

    “已经五个多月了。”阿哑的神色依旧淡定,但目光却变得异常空洞。

    白道长大惊,“只要到了第六个月,便会受尽折磨,最后内脏腐烂而死!”

    阿哑不做声,显然也知道中这种毒的后果。

    他当初中毒,发现浑身无力,武功也使不出来,是趁着武功还没有完全丧失的时候,从挟持他的人手里挣逃出来。之后混入奴隶队伍中,一路北上,辗转到了大君国的皇城。

    这期间,他的武功全部丧失,力气也变得逐渐减小。

    他便猜到,自己中了早就失传的毁灵草。

    对方为了要他的命在无形之中,也是费尽了心力,失传的毒药也能弄到手。

    白道长连连摇头,“王爷,恕老夫无能!这种毒,只怕也只有五毒门的门主,或许能知道一些解救的办法了!但五毒门能不能解这种早就失传的剧毒,老夫也不得而知。”

    现在整个青峰庄,都怀疑叶老庄主的死和五毒门有关。而五毒门的门人虽然在青峰庄现过身,却因为双方发生冲突,五毒门的人,已经全部离开了青峰庄。

    “五毒门位处在大君国和南云国的边境元洲一带,从这里去五毒门,可远着了!到时候,只怕这位公子已经在半路丧命了。”白道长说道。

    司徒建忠低声对上官清越说,“夫人,我们现在的位置在大君国的西南,而元洲在大君国的东南,若一路赶过去,最起码要两个月。就是日夜兼程,快马加鞭,也要一个多月。毕竟现在是冬天,很多地方还在下雪。”

    上官清越知道司徒建忠说的很正确。

    现在赶路去五毒门,寻找五毒门的门主解毒,已不现实。

    君子珏轻声开口,“既然五毒门的人,来过青峰庄, 难道五毒门的门主,没有来参加武林大会?”

    叶少轩摇摇头,“五毒门的门主,没有露面过。而这次武林大会,也没有请五毒门的门主。”

    三师叔一脸愤然的样子道,“五毒门的人,不请自来!便是因为嫉恨没有请五毒门参加武林大会,毒杀了我庄的庄主!”

    “青峰庄和五毒门,不共戴天!”

    接着,三师叔又恭敬地对君祺睿道。

    “睿王,我青峰庄的门人,正在四处搜寻五毒门的门人,等有消息,定来禀告睿王爷。”

    那个三师叔在那愤愤不平,说的条条是道,一副要将五毒门从江湖上铲除,为武林除害的样子。

    就连青峰庄的门人,也被怂恿的一脸愤恨,誓必要为老庄主报仇。

    叶少轩也是一脸的恨意,一双拳头紧紧抓着,“我爹的死,一定要让五毒门血债血偿。”

    上官清越轻叹一声。

    “没想到,这次青峰庄一行,会这般不顺,想要解决的两件事,一点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