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15:你若能让本王开心……

    上官清越看着君冥烨正在宽衣解带,吓得一步步后退。

    这个男人要做什么?

    他们已经什么关系都不是了,怎么可以当着她的面脱衣服?

    而且还要与她深夜共处一室,睡在一个房间。

    “我该说你什么?你就没有一点男女有别的观念吗?!”

    “男女有别的观念?”

    君冥烨投来不能理解的目光,那眼神好像在说,那是什么东西?他君冥烨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

    “你可以选择闭上眼睛,也可以选择羞涩尖叫。”君冥烨说着,已经将外袍解开,露出一片麦色紧致的肌肤。

    他的肌肉十分坚硬,犹如砌砖一样,紧密排列。

    那是任何一个女人见了,都忍不住砰然心动的完美身材。

    上官清越瞬时红了双颊,赶紧低下头,不敢多看一眼。

    “冥王,不懂得男女有别,难道也不懂得自重吗?”她恼道。

    “自重?”

    君冥烨闷哼一声。

    “那又是什么东西?”他一边说着,索性直接将外袍全部脱了,直接赤裸上身在上官清越面前。

    她吓得低呼一声,赶紧遮住眼睛,不敢去看他性感倒三角的完美身材。

    君冥烨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双手从她的眼睛上挪开,迫使她看向他的身体。

    “又不是没见过,羞什么!”

    上官清越哪里敢睁开眼睛,脸颊羞恼的通红,“你还不赶紧将衣服穿上,从我的房间出去!”

    “睡都睡过那么多次了,装什么清高!”

    君冥烨一把捏住她的脸颊,迫使她看向他,再不能逃避。

    他的话,犹如利刺一样,深深刺穿上官清越的心房。她不再闭上眼睛,而是睁开来,目光直直迎视向君冥烨的一双狭长黑眸。

    “是啊!睡都睡过了,我有什么好怕的!”

    上官清越用力挥开君冥烨捏着自己脸颊的大手。

    “冥王,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我已经不是冥王妃了,已经不是你的女人了!我现在只是南云国的永安公主,南云国的长公主,身为大君国的冥王,居然在本公主面前宽衣解带,不觉耻辱!”

    “大君国的第一王爷,还希望你端正自己的品行!”

    上官清越言辞犀利,目光尖锐,眸子中寒意湛湛。

    君冥烨冷脸看了上官清越几秒,忽地笑了起来。

    “你在跟本王谈端正品行?秽乱宫闱的一个贱人,也敢和本王谈羞耻!”

    上官清越感觉自己被重重撞击了一下,受到君冥烨这样的讽刺,她无言以对。

    是她在还是冥王妃的时候,失身给了裕哥哥,失了清白的身子,怀了身孕。

    受到君冥烨这样的辱骂,她确实说不出名正言顺的理由反击他。

    但……

    “那一切不都是你安排的吗?你想见到我变成那样,我顺应你的想法,变成了那个样子,你又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是觉得,你的计划,没有进行的如你预料的那样完美,所以接受不了了?”

    “我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君冥烨嗤笑起来。

    上官清越仰着头,逼近君冥烨一步,可以清楚感觉君冥烨呼出的气息,同样她的气息也可以被他清楚感觉道。

    “因为……”

    上官清越勾唇一笑,风情潋滟,那么迷人,却冷的让人觉得霜雪扑面而来。

    “你动心了!冷血绝情的冥王爷,对我动了心,所以不能接受,自己亲手安排,让自己王妃秽乱王府的事,更不能接受自己的王妃,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在你计划将我与别的男子私通的罪名处决时,你自己不小心遗落了一颗心,所以你觉得你的计划不够完美了,想要我沦陷其中,却连你自己也牵扯其内。”

    “所以你现在,在休了我之后,又大老远地追上来,纠缠我,不肯放了我。”

    “我说对了吧,冥王!”

    她目光直直地看着他深邃犹如黑洞的眼眸,那里面暗淡没有丝毫光彩,就犹如这个男人冷硬的心房,即便有任何思绪,也都深深隐藏在坚冷的外壳之下。

    他不知道上官清越说的对不对。

    只是,一时间竟然有些难以应对,只想从上官清越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弃械投降。

    但他是谁!

    大君国的第一次战神王爷,岂会就这样投降!

    他凉凉地勾起唇角,邪魅又妖冶,犹如一只会摄人心魂的鬼魅,狭长的眸子危险地眯起来,带着一种极度不屑上官清越的蔑视。

    “对你动心?你当你是谁?你以为你有魅力让本王对你动心?”

    他从不承认,自己会对这个女人动心。

    “本王对你高抬贵手,只是因为多年前的救命之恩!但你若因此没有自知,一再惹恼本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敢保证了。”

    他只是有一点愧悔,自己当年食言,没有完成对这个女人的承诺。再见面,却又在不知实情的情况下,差一点亲手害死这个女人。

    他对此确实很惭愧。

    他君冥烨向来都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有恩必报。

    从来不做恩将仇报的事。

    故而才会一再容忍上官清越,在她怀了书裕的孩子后,没有将她和那个孽种处死。

    “上官清越,本王可以饶了你一命,也同样可以将你这条命重新掌控在股掌之间。只要本王不高兴,轻轻动一动手指,就能让你去地狱和你的裕哥哥团圆。”

    “在威胁我吗?”

    “你懂得,这绝对不是威胁。”

    他忽然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冰冷的怀抱,即便双手抵在他胸口的肌肤上,依旧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