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16:我可再有资格拥有你?

    上官清越推门出去,就见莺歌和司徒建忠都在门外。

    他们见她出来,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她和君冥烨之前吵得很凶,之后便安静无声了,或许他们多想了吧。

    上官清越瞬时红了双颊。

    “司徒将军,让你去调查五毒门的人,情况如何了!”

    司徒建忠赶紧恭敬抱拳回禀。

    “人是找到了。”

    “人呢?”

    “只是五个人……都死了。”

    “都死了!”上官清越惊骇不已,“怎么会这样?青峰庄的人,不是说逃了吗?”

    “青峰庄的人,也很困惑,那几个五毒门的门人,居然都死在郊外野岭了!”

    “本来还希望,找到五毒门的门人,让他们给五毒门的门主带个信儿。现在竟然全死了!如何还能联系上五毒门的门主买解药?”

    上官清越心焦起来。

    “江湖上说,五毒门的门主,是一个十分不好招惹的人物,但凡得罪他的,或者他看不顺眼的,对方死的都很惨。”莺歌低声说。

    “难道我们花钱买解药,他还能看我们不顺眼不成。不是说认钱的主儿吗?想要多少,尽管让那五毒门的门主开价!”

    上官清越心情差到了极点。

    最近是怎么了,想要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都这么不顺遂。

    “公主,奴婢的意思是,现在我们住在青峰庄,五毒门又和青峰庄闹的这么不愉快,现在五毒门的门人都死在青峰庄附近,只怕到时候我们给钱,那五毒门的门主也不会帮忙解毒。”

    “这倒是一个问题。”

    上官清越徘徊一阵,赶紧去找君子珏。刚到君子珏的门口,就看到君祺睿站在君子珏的房门之外,一副守着君子珏不让君子珏出门的样子。

    君祺睿看到上官清越,神色不恭不敬。

    上官清越也对他没有什么可以表现善意的脸色。

    “睿王,辛苦了!寒冷的夜里,还要充当守卫的工作。”

    “哪里!身为臣子,份内之责。”

    君祺睿是绝对不会让上官清越这个女人,毁了君子珏和君冥烨勉强表面平和的局面。

    “似乎睿王爷现在可以下班了!毕竟已经临近午夜,寒风又冷,太过操劳睿王爷,皇上的心里也会惭愧。”

    君祺睿笑了笑,“身强体壮,岂会操劳!倒是公主弱不禁风,夜里还是少些走动的好。”

    上官清越有话找君子珏说,岂能见不到人,就折返回去。

    君子珏就在房间里,听见上官清越的声音,赶紧推开窗子。

    上官清越直接挥开君祺睿的阻拦,走到窗口。

    君子珏看到上官清越沉重的脸色,就知道她在为什么忧心。

    “我也没想到,五毒门的门人,竟然都死了。之前听见外面江湖上的人都在议论,说是五毒门的门人,是畏罪自杀。”

    “如果是畏罪自杀,那么这件事就更蹊跷了!若五毒门的门人杀害了青峰庄的庄主,为凶之后,应该尽快逃离,就不会发生在山脚下和青峰庄门人对峙对打的事,也更不会自杀在郊外。”上官清越道。

    “你是说,有人杀害了五毒门的人,来个死无对证?”君子珏吸了一口凉气,愈加觉得整件事,更加诡异。

    君子珏沉吟片刻,点点头,说道。

    “青峰庄的门人,一直都在寻找逃走的五毒门人下落。既然五毒门善用毒,应该很轻易就能逃出追击,不会五个人全部都死了。”

    “现在只有一个可能,那五个五毒门的人,都是被高手所杀,却制造成自杀的假象。”

    “看来叶老庄主的死,确实没那么简单了。”

    “皇上的意思是说,有人害了庄主,却嫁祸他人?虽然之前觉得,三师叔的行为很可疑,但也只是对金龙剑的贪心。现在看来,叶老庄主的死,会不会与三师叔有关?”上官清越低声问。

    “不无这个可能!”君子珏的眉心,深深皱了起来。

    ……

    蓝曼舞没想到,阿哑竟然还只有不到一个月的生命。

    而且还有可能,随时随地都会毒发身亡。

    她看着阿哑,不禁眼眶就红了。

    “可怜我?”

    阿哑扫了蓝曼舞一眼,依旧神情冷漠。

    “我才没有!”蓝曼舞将脸别向一边,死死咬住嘴唇,忍住眼中的酸涩。

    王小乔哭了起来,“阿哑大哥,你放心,小乔一定帮你找到解药!我曾经听我爹说,千年灵芝可解百毒,小乔帮你去找千年灵芝。”

    蓝曼舞忍着心痛,喝向王小乔。

    “这个世间,哪有千年灵芝!那些喊着千年灵芝的,最多才不过百年!就连宫里,皇上御用的灵芝,最多也才三百年的样子。”

    “我不管!我不要阿哑大哥死,我一定要找到办法救阿哑大哥。”

    王小乔哭着转身跑了出去。

    蓝曼舞想追出去,怎奈阿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蓝曼舞只能眼睁睁看着王小乔跑远。

    杨彩怡忍着眼底的一层水色,推门进来。

    “阿哑公子,我爹说了,定不惜千金,为阿哑公子寻解药。”

    蓝曼舞在杨彩怡面前,顿觉自己变得好渺小起来。她无权无势,也无钱,什么忙都帮不上,难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哑身中剧毒,而袖手旁观?

    蓝曼舞抬头看着阿哑,目光深深。

    “你怎么不早说?你身中剧毒,随时都会死掉?”她大声质问他。

    “为什么要告诉你。”他从来不觉得,有那个必要。

    “我是你的主人啊!你不告诉我的身世也就算了,你身体健康与否,也不告诉我?你要我亏本吗?!”

    蓝曼舞大声喊着,目光通红,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了。

    阿哑不说话。

    “你有什么打算?难道一直就没想过解毒?居然只字不提!你就那么不怕死?”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