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17:我会弥补你

    阿哑却笑了,“睿王爷消息灵通,连南云国的宫廷事,都了解的这么清楚!倒是让我对睿王爷,更加刮目相看了。”

    南云国太子失踪这件事,在南云国都瞒的密不透风,为了避免引起恐慌,连南云国朝廷的人都知之甚少。

    没想到,一个别国不理朝政的亲王,竟然听说了风声。

    这让阿哑对君祺睿更多了一些狐疑。这个人,只怕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逍遥洒脱!既然不打算参与朝政,为何将别国的事,都打探的这么清晰?

    就连大君国的皇帝君子珏,都不知道南云国太子失踪一事。

    “看来本王猜对了。”

    君祺睿勾起唇角,笑容在一张俊逸的脸上,慢慢放大。

    阿哑岂能承认,“我是不是应该说,睿王爷的想象力实在太丰富?居然能将太子的事,联系到我一个奴隶身上。”

    蓝曼舞也深表不相信。

    “他要是太子,怎么会出现在奴隶市场!睿王,你不要无风起浪,胡乱猜测了!还嫌我们的处境不够乱吗?”

    蓝曼舞更近距离地站在君祺睿面前,扬声道,“还有,不要每次见面,你都敌对他!他是我的人,我不允许你这样对他!他只有不到一个月的……”

    蓝曼舞的声音,猛地哽住了。赶紧深吸一口气,继续说。

    “睿王爷,我的奴隶是什么底细,我很清楚!他根本不是什么太子!他只是一个混过江湖的奴隶!之前混的不太好,被仇家盯上,要杀了他,就是这么简单。”

    君祺睿岂会看不出来,蓝曼舞是执意要袒护阿哑,索性也不多说什么了。

    “蓝儿,若不是因为你,我绝对不会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

    君祺睿的目光,看向阿哑,“因为很可能,他会成为一个最大的危险!”

    阿哑听出来君祺睿话里的敌意。

    “能有什么危险!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他是好人!若不是他帮我,我早就不知道死几次了!”

    “蓝儿……”

    “不要叫我蓝儿了,再也不要叫我蓝儿!”这个称呼,她发自内心不想再听见。

    他已经不配这样独一无二地称呼她。

    “蓝儿,你还在怨我?”

    “我有什么理由怨你!只怪自己当年年纪太小,太冲动,还不知廉耻,居然提出来那样羞耻的事!求着一个人娶我!”

    “蓝儿,你别这样说。当年父皇刚刚驾崩,又是热孝,我是真的不能夺了父皇的妃子……”君祺睿声音沉痛,却被蓝曼舞直接打断。

    “不要说了,现在你若还念着我们从小相识的份上,就帮我救阿哑吧。”

    她怎么会忘记,这么多年,在皇陵过的凄苦被受欺凌的日子。她是太妃当中,年纪最小的,还是候王家郡主出身,竟然被丢在皇陵无人问津,反而成了那些老太妃欺凌发泄的对象。

    就连那些个宫女嬷嬷,也都是各个趾高气扬,本就不将这一群被遗弃的太妃放在眼里,见所有太妃都欺负她,一个个的也都跟着欺凌她。

    每每那时,她都恨透了君祺睿。

    “睿王爷,你也不用感觉抱歉。当年是我年纪太小了,不知道礼仪廉耻。十三岁的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懂,天真又懵懂。”

    更不懂得男女之情,只是小时候就认识君祺睿。他在她很小的时候,他就对她说,等她长大后,娶她为王妃。

    她一直以为,自己将来会成为睿王妃,就连父王也以为,跟了睿王爷,将来可能就是一国之母了。

    有个算命的说过,蓝曼舞拥有国母相,一生大富大贵。

    没想到,先皇却选她入宫为妃。当时君祺睿很伤心,还说不会忘记她,不会就这样放手。

    “蓝儿,我当年也是无奈。”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在大雨中等了你一天一夜,好不容易等到你入宫,求你向新皇上表,娶了我。我将你当成脱离苦守皇陵的唯一希望,你却对我说了那样的话。”

    “父皇刚刚驾崩,我岂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你不知羞耻,闹的满宫人看笑话,我还要廉耻!”

    蓝曼舞笑着,将君祺睿当年说的话,一字不差地说了出来。

    “这么多年,我忘记很多事,唯独这句话,可以一字不差地深深记住。”

    她当时心碎如齑,望着君祺睿那一张熟悉的脸孔,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从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

    “蓝儿……”

    君祺睿看着蓝曼舞,带着深深的愧疚。

    “当年,父皇刚刚驾崩,又将皇位传给了子珏,我确实有些接受不了。心情很乱!所以……”

    他一直都是皇位最佳人选,先皇一直都很疼爱他,可没想到最后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当时他的母妃元妃对他分析,就是因为先皇怀疑他和蓝曼舞之间不干净,对他生了芥蒂,才没有将皇位传给他。

    而当时,宫里也有很多人,传出他与父皇妃子有染的传闻。他真的不能在父皇刚刚驾崩的时候,迎娶蓝曼舞。

    那样岂不是坐实了传闻。

    即便后来,君祺睿跟她道歉,说是因为父皇忽然驾崩,实在心情不好,没能登上皇位,落差太大,难免浮躁说话太重,但蓝曼舞已经不能原谅他了。

    君祺睿沉痛地闭上眼睛,心口一阵涩痛。

    “蓝儿,我会弥补你。”

    “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弥补!我只要阿哑能活下去!”

    君祺睿走了许久,蓝曼舞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阿哑看着蓝曼舞低落的情绪,眼底慢慢衍生出一些柔软,很想安慰蓝曼舞两句,却不只为什么要安慰她。

    “原来,你和别的男人,还有这样一段伤心的过去。”

    “我才没有伤心!”蓝曼舞仰起头,脸上又恢复灿烂的笑容。

    “我没心没肺惯了,才不知道什么叫伤心!”

    蓝曼舞只顾着掩饰回忆在心里泛起的酸涩,竟然没注意到,阿哑已经低头下来,俯身在她的耳边。

    他一开口,吓了她一蹦。

    “你们的关系,看上去很不一般,郎情妾意的,像极了被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