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18: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叶少轩抬起一双泪眸,望着上官清越。

    “死了的人,真的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吗?不是说,可以变成天上的星星,看着亲人吗?”

    上官清越轻轻一笑,“那你就更应该坚强,不能让你父亲看到你在这里掉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怎么能像个女孩子一样,哭哭啼啼。”

    “在我年幼的时候,以为母亲死了,后来又被父亲抛弃。我也以为,我的人生糟糕极了。但后来,我师父告诉我,没有人会可怜你的柔弱,只有你学会坚强,不要随便掉眼泪,强大自己,才是对自己最好的安慰。”

    上官清越的脸上,保持着美丽的笑容,抬头看着广袤的星空,顿觉自己的将来还是充满希望的。

    她这段时间,还是很开心的。离开了大君国的皇城,离开了君冥烨,感觉自己就像得到了重生一样,也更加珍惜未来。

    但没想到那个魔鬼,竟然又再度纠缠上来。

    但她不会放弃,她一定会再次从魔掌中逃脱。

    “希望无处不在,只要找到自己坚定的目标,一切艰难都会很轻易地熬过去。”她现在唯一的支撑,就是腹中的孩子。

    叶少轩还深深低下头,不说话。

    “我知道,亲人离世,任何华丽的言语,也无法对你起到任何安慰。”

    上官清越刻意将声音压得更低,“既然觉得,自己的亲人死于非命,何不坚强起来,揪出真凶?”

    叶少轩用力点头,声音里还带着点哽咽,“这上面……”

    他抬起手,抚摸树干上的字迹。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爹抱着我,用刀剑在树上刻下的剑痕。”

    上官清越看向树干,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

    “我爹希望我将来长大能有出息,能成为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只可惜我太没用了,什么都做不好!”

    叶少轩紧紧抓着自己的拳头,骨节处一片泛白。

    “我一直在爹的庇护下,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子,我以为我爹会一直像一棵高大的大树,陪在我身边,我没想到……”

    “他会这么匆忙离开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庄内又人心不古,我完全做不到我爹期许的那样。”

    “是我没用!我太没用了!我当不好庄主,也不被庄内的人信服!甚至连杀害我爹的凶手都抓不住!我还帮不了你们……”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叶老庄主当年在这棵大树上刻下这句话,便是告诉你,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你一直生长在庇护之下,没有经历过任何风雨,忽然将所有的重任压在你一个人的肩上,肯定觉得压力很大,无法承受。”

    “但你已经长大了,不是处处需要人保护的小孩子,为何还不懂得身为男人,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

    叶少轩缓缓抬起头,看向上官清越。

    “人总要经历,才能成长。但你一味沉浸在你的痛苦中,不肯自拔,那么你的经历和遭遇,不会成为你的助力,而是会成为将你彻底打压到堕落深渊的重锤。”

    “你的膝盖一旦跪下,你也将再没有任何力气重新站起来!磨难,不是让你退缩,而是让你勇敢面对。”

    “你要相信你自己,你现在做不到你爹期许的样子,并不代表将来做不好。”

    上官清越的话,深深触动了叶少轩的心,他看着她的目光里,也多了一些光芒,不再那么黑暗颓败。

    叶少轩半晌无声,忽然转身大步离去。

    上官清越以为他想通了,正要转身回房,就见叶少轩抱着一个箱子,又折回来了。

    “这是做什么?”

    上官清越见叶少轩开始在树干下,用铁锹不住挖着,奇怪起来。

    “我要将这些东西,都埋了!”

    “都是一些什么?”

    上官清越很好奇,见叶少轩打开箱子,便多看了一眼。

    只见里面放着很多笔墨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些很旧的玩偶。

    “我从小不喜习武,只喜欢写诗作画。但生在武林世家,岂能不习武!一直被爹逼着,才学了一些功夫在身上,心底却深深抗拒,经常偷偷在夜里练字作画。”

    上官清越随便拿了两张诗句和画卷,没想到叶少轩写了一手的好字,也画了一手的好画。

    “这些东西,我自此不会再碰了!好好习武,好好管理好青峰庄!我爹在天之灵,也能欣慰。”

    上官清越看到那些的字卷之间,有一把小短剑,看上去像小孩子习剑用的那一种。

    她拿起那把短剑,只见上面乌黑一片没有任何花纹纹路,拔开剑鞘,剑身也生满了浊锈,看上去是一把还没开封的短剑。

    “这是我小时候,学剑时的剑。已经生锈了,也没开封,但是爹送给我的,就一直收着了。”

    “我小的时候,喜欢习剑,但父亲觉得我是女孩子,不该舞刀弄剑。”上官清越拿着那把短剑,在手中随便耍完了两下。

    倍觉很喜欢,也很适合自己用。

    “很轻,很适手。”她喜欢短小又轻巧的东西。

    这样耍在手里,灵活又不累手腕。

    “夫人若喜欢,便送给夫人吧!只是还没开刃,也没什么用处。”

    “这是你父亲送给你的东西。”上官清越可不想要这么有纪念价值的东西。

    “这把剑在夫人手里,看着十分的适合!何况我非常感激夫人方才对我说的那一番话,从来都没人对我说过这些。真是醍醐灌顶,一下子就清醒了!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