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19:残忍的真相

    “叶老庄主就要下葬了,到时候就没有机会了。难道你不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叶老庄主?”上官清越道。

    “正是五毒门的人,害死了我爹!”

    “那只是你三师叔的一面之词!你既然不喜欢处处受到你三师叔的限制,为何还要处处听信他的话?”上官清越低声一喝。

    叶少轩无话可说了。

    君子珏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现在我们不抓紧,想来很快会有人来。只怕你的那位三师叔,早就在提防我们了。”

    “你们怀疑三师叔?”叶少轩吃惊问。

    “一切答案,还是开棺之后再做定夺。”

    叶少轩想了想,还是同意了君子珏开棺。

    撬开棺木的时候,君子珏愣住了。

    上官清越不敢看里面,便一直背对。

    “通体乌黑,正是五毒门五灵绝命散的症状!”叶少轩心痛又憎恨地说道。

    君子珏看了一眼里面叶老庄主的尸身,确实通体乌黑。

    君子珏仔细看了看,大概是冬天天冷的原因,叶老庄主的尸身,保存的非常好,若不是近距离,见已没了呼吸,真的会误以为,叶老庄主只是睡着了。

    “可有什么发现?”

    上官清越低声问君子珏。

    “暂时还没有。”

    “我爹当时喝了一碗治疗风寒的药,便开始浑身不舒服,说话也没了力气,眼神也变得呆滞涣散。没过多久,我爹就断了气,我伤心过度,承受不住,昏厥了过去……”

    提起这个,叶少轩就不禁伤心得声音再度哽咽。

    “当时五毒门的人,正在庄内!本来没有邀请他们参加武林大会,但我爹觉得,既然来了,都是客,便让入庄了。”

    “我记得,青峰庄是正月十四才开山,而老庄主是十三的晚上过世,当时还没开山,五毒门的人,怎么率先进庄了?”上官清越问。

    “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他们先一步入了山庄。”

    忽然,君子珏低呼了一声。

    “你们看!”

    君子珏抬起自己的手,低呼了一声。

    上官清越看向君子珏的手,只见他的手指竟然乌黑一片。

    “难道你也中毒了?”

    上官清越赶紧走过去,查看君子珏的手指,他却笑了。

    “这种触摸就会中的毒,只怕会顷刻毙命,你现在可要为我收尸了。”

    “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上官清越很紧张。“怎么办?立刻去洗手,趁着毒素未曾过深的时候。”

    叶少轩也很担忧,“五灵绝命散的毒性,太强了!竟然触碰也会中毒。”

    “你们都误会了,我的手指,不是中毒。”

    “那是什么?”

    “若没猜错,是经过去味的墨粉。”

    “墨粉?!”

    叶少轩瞪大了一双眸子,赶紧扑到叶老庄主的棺木上,也轻轻摸了一下,果然自己的手指也乌黑了。

    “公子是说,我爹身上是被人涂抹了墨粉?而不是中了五毒绝命散而亡?”

    “叶老庄主确实是中毒而亡!但看样子,不是五毒绝命散,只是被人做了中了五毒绝命散的假象而已。”君子珏又仔细查看了一下叶老庄主的遗体,继续道。

    “棺木内没有温度,开棺后,房间里的温度传送进去,便在叶老庄主的身上,凝上了一层湿湿的水珠,便也让肌肤上的墨粉可以触摸到手指上。”

    叶少轩深深皱着眉心,“我不懂了,既然我爹是死于中毒,又为何有人在我爹的身上做这种伪装?”

    “意思很明确,便是要大家认定,叶老庄主的死,是五毒门的人下的手。”上官清越道。

    “更确切的说,就是真正杀害了叶老庄主的凶手,要将大家的视线转移,免得怀疑到自己身上!”

    “再说的更清楚一点就是,杀害叶老庄主的人,另有其人,而那个人绝对不是五毒门的人!否则,不用将叶老庄主的尸体伪装成中了五毒绝命散的样子。”

    叶少轩听了上官清越的话,一双清润的眸子,渐渐张大,俊气的脸上也渐渐褪白,声音也变得低弱。

    “意思……意思就是说……那个杀害我爹的人,很可能是庄内自己人?”

    “少庄主竟然有此怀疑,想来也猜到,谁的嫌疑最大了。”上官清越轻叹一声,“真相往往都是残忍的,但你必须正视面对。”

    叶少轩不住摇头,“不会!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是他!”

    “三师叔和我爹,几十年的交情,虽然不是亲兄弟,更胜亲兄弟,他怎么会……三师叔不会对我爹……”

    叶少轩的眼底,渐渐浮上一层氤氲的水雾,这个一直都在父亲庇护长大的少年,还不能接受亲人的离世和背叛双重打击。

    “你也说了,当时你伤心过度,已经昏厥过去!而守在你父亲身边的人,只怕只有三师叔吧!”

    叶少轩靠着棺木,缓缓滑坐在地上,目光空洞又呆滞,神情也极度痛苦。

    他不说话,便是已经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

    “当时……我伤心过度……昏厥过去,爹的床前确实只有三师叔,等我……等我恢复知觉,苏醒过来的时候,也只是匆匆看了我爹一眼,就被匆匆入棺了。”

    “如此说来,你的那位三师叔完全有机会伪装叶老庄主的尸身。”君子珏低声说,“不过,我们也不能确定这件事就是三师叔做的。”

    “三师叔在庄内一直都是受人尊敬的长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叶少轩苦痛地捶打自己的头。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