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20:你想代替他受罚?

    三师叔抬起脚,一步一步走向棺木。

    君子珏和上官清越的心口,都不禁提了起来。

    三师叔现在在青峰庄的身份地位这么高,江湖上也是一呼百应,到时候若发现他们知道了三师叔的秘密,即便有君祺睿这个王爷镇压,只怕也会对他们不利。

    但现在阻挠三师叔走过去,显然也不明智,只会显得他们心虚。

    就在大家的心七上八下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君冥烨的一声低吼。

    “你这个女人!”

    君冥烨大步闯进来。

    三师叔回头看向君冥烨,他在心底对君冥烨有些发怵。这个男人,武功极高,浑身阴冷,处事又是那么的果决阴辣。

    三师叔见君冥烨怒气冲冲地大步走向上官清越,一副准没好事的样子,便开始打算看一场好戏。

    私底下大家可都说,这个男人就是冥王,而那个怀孕的女人,正是南云国的永安公主。

    大君国的不详妖女,引发大君国雪灾的灾星一个。

    君冥烨冲向上官清越,脸色犹如漆黑的锅底。

    “跟我回去!”

    上官清越猛地退后一步,“我不回去!”

    “怀着身孕,晚上还到处乱跑!”他口气带着愠怒。

    上官清越见君冥烨这么说,就知道他来解围来了。

    “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我今晚只想为叶老庄主守灵!之前就听说过叶老庄主的威名,一直敬仰不已。叶老庄主就要下葬了,只想在他的灵前守上一晚。”

    “你一不是青峰庄的人,二不是叶家人,你守什么灵!赶紧回去!伤了腹中孩子,唯你是问!”

    三师叔一时间有些懵了。

    虽然大家私底下猜测那是冥王和冥王妃,但大家都看得出来,那个女人,和君子珏更像夫妻,且关系一直都非常的融洽。

    但见君冥烨现在这个样子,倒是让人觉得,君冥烨才是这个女人的夫君,腹中孩子的亲爹。

    转念又觉得也很对,冥王妃嫁给冥王那么久,也该怀了身孕了。但另外的那个君子珏又是谁?

    两个男人,守着一个女人,且关系还很平和,不太正常吧。

    就在三师叔看着君冥烨分神的时候,君子珏已经悄悄将棺木的盖子处理好了。

    君冥烨阴冷的眸子,渐渐缩紧了一下。

    “赶紧跟我回去!免得这里发生点什么事,又被人诬陷是你做的!小舞之前的教训,还不受教!”

    君冥烨冰冷的声音,意有所指,一双亮如鹰隼的眸子,也看向三师叔,透着要将三师叔给上一刀的狠历。

    三师叔对君冥烨勉强地勾了勾唇角。若他真的是冥王,那可是普天之下,谁都招惹不起的人物。

    民间早有传言,宁可给皇上冷馒头,也要给冥王热肉汤。

    便是说明,冥王比皇上更不好惹。

    惹了皇上,或许还能有活路,但惹了冥王,只有死路一条。

    三师叔脸上的态度,当即柔和了下来。

    “这位公子说的极是,现在江湖人士汇聚,人多混杂,很容易发生一些误会!夫人有孕在身,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这份心意,我青峰庄领了。”

    “看来三师叔确实不太喜欢我们在这里,我们还是回去吧。”君子珏笑笑道。

    三师叔亲自抱拳,送到门口,这才折返回去。

    三师叔又仔细看了一眼方才觉得可疑的棺木,发现棺木根本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这才放下心来。

    三师叔看向安静跪在棺木前的叶少轩,脸色严厉下来,口吻训斥。

    “轩儿!那几个人,来历不明,恐要耍诈!而且各个十分狡猾,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轩儿你太单纯,必须和他们保持距离,不许接近他们!”

    叶少轩深深低着头,一身素白的孝服,被身前火光缭绕的火盆,照的忽明忽暗。

    “是,轩儿自会谨记。”

    “他们来这里,没有到处翻看吧?”三师叔似乎还不放心,又到处扫了一眼。

    “没有,只是陪着我守灵。”

    “这便好!”三师叔缓和了一些口气,语重心长地道,“轩儿,你还小,不知道人心诡诈,师叔也是为了你好,我看他们很可能就是奔着金龙剑来的!”

    “你年纪尚浅,还不懂得如何自保,更不知道如何治理这么大的青峰庄!我庄可是江湖第一大派,不能毁在你的手上。”

    “是,三师叔说的极是!轩儿日后处处都要依靠三师叔了。”叶少轩十分乖顺地低着头,掩住了眼底的寒光。

    “唉,师兄走的太匆忙了!什么都没交代下来!轩儿,你要是知道金龙剑的下落,告诉三师叔,至少三师叔可以帮你守住金龙剑,免得被那么多觊觎金龙剑的人,将金龙剑夺走!”

    “没了金龙剑镇庄,我们青峰庄在江湖上,也就风雨飘摇,不能立足了。”

    叶少轩更深地低下头,素白孝服中的一双手,轻轻抓成拳头。

    “是,轩儿会好好想想,爹生前对我说的每一句话,将金龙剑找到,交给三师叔。”

    “轩儿,你这么做是对的。”

    三师叔十分满意叶少轩的回答,抚摸着花白的胡须,一双眼睛变得愈加深沉。

    君子珏告诉莺歌一句话,让她找机会转达给叶少轩。

    上官清越虽然不知道君子珏交代了莺歌什么话,也不想打听。但也知道,君子珏开始设圈套了,等着三师叔自己钻进来,被抓个现形。

    “看来等叶老庄主下葬的时候,有好戏看了。”

    上官清越轻轻一笑。

    上官清越本以为守灵一夜,就能避开和君冥烨共处一室。

    刚刚出了灵堂,君冥烨就已经快步离去了,也完全当她的房间,成了他的房间,就那样堂而皇之地走了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