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21:他就那样走了!

    上官清越目光坚定,毫不畏惧地望着君冥烨。

    他以为,他这样说,她就会害怕了吗?

    她从来都不会在他面前屈服。

    当初他几次不救,害得她中毒失声,又给她那么多肉体折磨的时候,她都没有害怕过。

    现在虽然怀孕了,虽然不想伤害到孩子,但就是有一口气憋在心口,让她没办法对他有任何半点的屈服。

    “冥王要做什么,向来都凭着性子!你若想对我做什么,我又哪有资格拒绝!”

    她那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完全就是在激怒君冥烨。

    “好啊!这么有骨气,岂能不成全你。”君冥烨狠毒一笑,抓紧手中的鞭子。

    他用力一抖,鞭子在地上发出刺骨的声音。

    上官清越心口重重一寒。

    司徒建忠赶紧跪着爬到君冥烨的面前,哀求说。

    “王爷,是属下办事不力,与公主无关!公主是个嬴弱女子,怎么能承受得住!”

    君冥烨吃惊地看着司徒建忠,他完全没想到,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属下,竟然帮着这个女人说话!

    “好啊好啊,上官清越,很会收买人心啊!”

    上官清越侧头看向身后跪在地上的司徒建忠,也没想到,司徒建忠会帮自己说话,她一直当司徒建忠是君冥烨的人,也没有完全信任。

    今天出面帮着司徒建忠拦下惩罚,完全是不喜欢君冥烨总是喜欢用暴躁的方式对待身边的人。

    君冥烨的火气,随时都犹如喷发的火山,一旦爆发,便不可收拾。

    他已经准备鞭笞上官清越了,就这样放弃,似乎很不符合自己的个性,他确实向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从来不会这么犹豫又纠结。

    他也厌恶极了,面对这个女人,总是变得左右摇摆,不知自己心中所想。

    就在他扬起鞭子,要抽打向上官清越的时候,看到她脊背笔直,完全不退缩,甚至连一点怯怕,求饶的意思都没有。

    她就像个叛逆的,习惯了顶撞他的小孩子,鞭子即将落下去,忽然又舍不得了。

    他的手,高高地僵硬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君子珏冲入了进来,一把将上官清越护在身后。

    “十二叔,一切都是我的主意,也是我要那样做的!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君冥烨的脸色都纠结起来了。

    “怎么一个,两个,都在护着她?!”

    上官清越看着挡在自己面前,高大的身影,虽然很有安全感,但也知道,君子珏在君冥烨的面前,是没有什么力度的。

    “十二叔要是觉得心里有气,想找人发泄的话,就打我吧!整件事,都是因为我,才将她牵连进来!想要见到金龙剑的人,也是我。”

    君冥烨看着面前也是脊背笔直站在自己面前的君子珏,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简直就成了一个最大的笑柄。

    他一把丢了手中的鞭子,狠狠瞪了君子珏和上官清越一眼。

    大步离开了上官清越的房间。

    君冥烨没有回到他自己的房间,而是带着轻尘,直接离开了青峰庄。

    上官清越站在窗口,借着天边渐渐泛起的鱼肚白,看着君冥烨冷然离去的背影,忽然心中万千思绪纠结,不知道如何言说。

    有高兴,有吃惊,也有一点点说不清楚的诧异和低落。

    君冥烨就这样走了?

    一句话不曾留下,就这样没有任何表示的离开了?

    上官清越简直不敢相信,从君冥烨出现在这里,到他离去,是不是只是一场噩梦。

    实则那个男人,根本不曾出现过,只是因为她对他太抗拒,太害怕,才会做了一个这样的梦而已。

    讷讷回头,看向还跪在地上的司徒建忠,天色渐渐亮了,也能看到司徒建忠身上的道道血痕,居然连身上的衣服都破裂了。

    当时君冥烨是用了多大的力气,看着都触目惊心,不禁心口作痛。

    “莺歌,带司徒将军下去上药。”

    司徒建忠却坚持跪在地上,不肯起身,神色歉疚又惭愧。

    他没能很好完成冥王交下来的任务,还惹恼冥王负气离去。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忠不孝的属下,已经无颜再得到冥王的重用。

    “属下一定会保护好公主,将公主平安送回南云国。”

    司徒建忠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话,便起身出去了。

    他不肯上药,以此作为对自己的惩罚。

    上官清越见司徒建忠也是个执拗的,便也不管他了。

    君子珏也没想到,君冥烨就这样走了,心中迷茫了半天。

    “走了也好,你安全了。”

    上官清越一时间说不清楚,心口里怎么空空的,好像悬在半空一样,没个着落。

    想来是因为,君冥烨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自己,反而觉得不太习惯吧。

    她不禁在心下鄙夷自己,是不是被虐习惯了,竟然有这么糟糕的想法。

    由于叶老庄主忽然过世,武林大会也不能如期举行了。

    三师叔向各位公布,取消这一次的武林大会,庄内实在没有精力再安排武林大会。

    那一群武林人士不服了,“老庄主已经过世,现在整个武林已经没有武林盟主了!群龙无首,当务之急应该选择一位新的武林盟主。”

    “说的对!武林各门各派已经齐聚青峰庄,正是选举武林盟主的最好时机。”

    “若不能尽快选择一位新的武林盟主,武林岂不是要大乱!”

    “各位,听我说!我庄内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寻找杀害庄主的凶手五毒门,武林大会暂时只能搁置!”三师叔道。

    “三师叔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能为难青峰庄!毕竟叶老庄主的大仇更重要。”

    大家纷纷跟着附和了两句,其中也有人说。

    “三师叔这么急于将武林各门各派从青峰庄内撵走,不会是担心我们强夺金龙剑吧。”

    这个说话的男人,正是那个面容毫不出奇,却有一双邪气微微含笑眸子的男人。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