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22:一人独霸

    但结果,让三师叔失望了。

    因为墓穴里面,什么都没有。

    即便三师叔仔细看了又看,还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碍于在场的人实在太多,三师叔便赶紧让人下葬。

    葬礼结束后,大家便沿着一条铁索桥,离开了这座山,回到青峰庄。

    次日一早,便是各位武林人士,离开青峰庄的日子。

    三师叔刻意款待了所有的武林人士,虽然热孝期间不能吃荤喝酒,但各式各样的素菜,做的十分精致美味。

    而且青峰山山清水秀,生长在这里的果蔬野菜也别有一番口味。

    大家吃完饭,就都有些倦了,各自回房。

    整个青峰庄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连寒风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不过上官清越知道,这样的夜里,注定不会安宁。

    晚饭的时候,君子珏刻意提醒了她一下,还悄悄在她手里塞了一颗药丸。

    那一刻,她便知道,饭菜有毒,还是那种无色无味,不会让人察觉的毒。

    三师叔这般煞费苦心,今晚誓必要有所动向了。

    三师叔本来也可以等到武林人士离开之后,再这样做。但天寒地冻,时间久了,只怕墓穴不便挖开。但更主要的是,三师叔不仅仅是为了得到金龙剑,更想称霸整个武林。

    只要得到金龙剑,那么趁着各位江湖人士还都在青峰庄,只要他发一下神威,便能顺理成章成为新一任的武林盟主了。

    上官清越怀有身孕,不会随便吃药,佯装孕吐,没有胃口,晚饭一口没动。

    君子珏安排莺歌保护好上官清越,并交代上官清越一句。

    “不管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出门!你只管好好休息。”

    上官清越望着君子珏在夜幕下,一双亮着星光般璀璨的眸子,他那俊逸的容颜,她看不清楚,但还是能感觉到他暖暖的关怀发自真心。

    她轻轻点下头。

    君子珏似乎还不放心,给上官清越盖好被子,放下床幔,又叮嘱莺歌一句“必须保护好公主”,这才带着司徒建忠和几个御前侍卫悄悄出门了。

    没想到,君子珏走后不久,上官清越敏锐的耳力就听见,周围有很多轻轻的脚步声,向着出庄的方向走去。

    “看来,今日的晚饭,大家都没有认真吃。”

    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人,还保持清醒。

    “公主,不用担心,莺歌会保护好公主。”莺歌低声说。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即便想睡,此刻也睡不着了。

    注定不会安静的晚上,她怎么能安然睡去,就连衣服都没有脱。

    忽然,耳边传来极其轻微的响动,上官清越猛地睁开眼睛。

    “莺歌!”

    她急忙唤了莺歌一声,但已经为时已晚。

    只听见床幔外,莺歌闷哼了一声,随后便是“砰”的一声闷响。

    上官清越一把拉开床幔,就看到莺歌已经昏倒在地上,随后眼前掠过一道极快的人影,直接将上官清越挟持在手。

    “你是谁?”

    上官清越浑身警惕,问着在后面挟持住自己的人。

    “这么好的一场戏,怎么能少了白夫人。”

    那男子的声音,清清润润,十分的好听。

    “是你!”

    上官清越已经认出来,这个人正是几次与自己目光对视,有着一张平凡无奇,却极其突兀生了一双妖冶眸子的男人。

    “你挟持我做什么?”

    “夫人这么聪明,难道猜不到?”

    那男子邪气地说着,就已带着上官清越出了房间,跃上屋顶,一路快速飞行。

    他所去的方向,正是叶老庄主下葬的那座山。

    据说叫无崖山。

    “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的人,感怀叶老庄主,趁夜临走之前,都要来拜祭叶老庄主。”

    男子带着上官清越站在树上,似笑非笑地低喃了一声,看向不远处人影攒动,一个个神秘兮兮的黑影。

    “你就不怕我大喊一声,暴露你的行踪?”上官清越冷声道。

    男子却笑了,“我想夫人更想知道,那墓穴当中,到底有没有金龙剑。”

    “你怎么知道,我对金龙剑感兴趣?”

    “即便夫人不感兴趣,难道不想知道,我要做什么?”男子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暧昧,在上官清越的耳边,还轻轻吐了一口气。

    上官清越真心觉得恶心,想要避开,却被他紧紧搂着。

    “你要做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放我下去!”

    “不放。”

    “区区一把金龙剑,我要来何用,我对那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

    上官清越冷哼一声,“是你狼子野心,居然觊觎别人家的神器!”

    男子不怒反笑,似乎很喜欢上官清越的伶牙俐齿。

    “现在正大君国,都因为妖女降世大闹雪灾。唯独青峰庄一带没有守在,实在奇怪。江湖上都说,定是金龙剑保护了青峰山,也都对那一把神器,更加好奇!”

    “那么好的东西,谁不想纳入囊中,你说呢?夫人。”

    上官清越心口一紧,这个男子明显话里有话,难道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她确实很想知道,为何青峰山一代没有受灾,而在青峰山之外,灾情都很严重。

    “原来在你们这些自称江湖豪杰的人眼中,也相信以讹传讹子虚乌有的传闻!”

    “大家都这么说,自然也都人云亦云。”

    “你到底是谁?不以真面目示人,又在隐藏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