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24:再遇埋伏

    君子珏带人找遍了整个青峰庄,都没发现三师叔的踪迹。

    也没有找到关于上官清越的任何线索。

    君子珏努力平稳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太过焦急,但还是不能恢复他平时清晰的理智,完全失了冷静。

    一时间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继续让人将青峰庄的每一个角落,必须搜查仔细。

    他觉得,三师叔没有得到金龙剑,应该暂时还没有离开青峰庄才对。

    阿哑也很担心上官清越。他和蓝曼舞没有去无崖山,只是呆在房间中,没想到,平静的夜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如果我没有猜错,三师叔应该挟持人质,下山了。”阿哑道。

    君子珏迷乱的眸色,瞬时一亮,“如何说?”

    “他现在已经成为整个武林的公敌,所有人都在找他,他不应该为了区区一把剑,还藏在青峰庄坐以待毙。”

    阿哑继续分析道,“三师叔这么多年,在青峰庄隐藏至深,即便对金龙剑欲望很大,也是一个耐得住性子的人。当下情况,他应该选择暂时保存自身。”

    君子珏吃惊地看着阿哑,这个男子,有着冷静的分析能力,这份头脑,若成为自己的敌人的话,会很危险。

    君子珏来不及多想,赶紧让人沿着青峰庄下山的路,去找三师叔的下落。

    所有人都分路下山。

    阿哑也要跟上去,但他这两天的体力明显下降,走几步路都无力气喘。

    蓝曼舞赶紧拽住阿哑,“你还是不要去了!”

    “她现在有危险!”

    妹妹生死不明,他岂能留在山庄坐等消息。

    “你现在这个样子,去了也是添乱。”蓝曼舞不放手,死死拽着阿哑。

    他恼了,用力去甩蓝曼舞的手,但他现在的力气就像个弱不禁风的小孩子,根本没有任何力度。

    “你看看你现在,都已经没有我的力气大了!冷静一点,有皇上和睿王爷在,大姐不会有事的。”

    阿哑望着蓝曼舞,目光无力地颓败下去,瘫坐在椅子上,神情空洞。

    蓝曼舞缓缓抬起手,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不要害怕。”

    “我没有怕。”

    即便他强力掩饰,也有强大的意念告诉自己,不会死在那种毒下,但他终究在心底深处慢慢绝望了。

    死亡的日子,正在慢慢靠近,无时无刻不在掏空他的坚强,逐渐屈服……

    三师叔果然挟持上官清越一路下山。

    三师叔没想到,挟持在手里的女子,会这么安静,不但不惊慌挣扎,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十分的乖顺。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三师叔忍不住奇怪问。

    “我真的很惊讶,你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子,居然能有临危不乱的魄力!”

    三师叔在山庄的时候,就已经注意上官清越了。这个女人,持稳冷静,虽然刻意收敛身上锋芒,不会随便外漏,但那淡静如水的气息下,依旧透着一股迫人气势。

    上官清越浅然一笑,声音温和。

    “你若杀了我,如何逃得出去。”

    “我现在已经逃了!”

    “但你需要一个盾牌。而我现在,正是你最好的盾牌。因为你不保证,会不会从那么多人的追击下,逃脱出去。”

    所以,她不怕。

    三师叔挑眉看着上官清越,浑浊的眸子里,有一抹上官清越看不懂的深邃,好似有一些上官清越猜不透的算计在里面。

    看来,这个三师叔,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更大的利益,才会特意飞扑而来挟持她。

    一个江湖人士,能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利益?

    上官清越秀眉深锁,一时间想不明白。

    三师叔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等我安全了,也就是你的死期了!我一定会杀了你泄愤!你的夫君,竟然设伏陷害我。”

    “你本就不是什么善类,谈何陷害。”

    “好个伶牙俐齿的!”三师叔冷哼一声。

    上官清越的目光低低流转一下,看向漆黑的远方……

    今天晚上的天空,没有一颗星子。四下又开始飘起雪花了,洋洋洒洒地飘散在山林之中。

    “或许,我能给三师叔指一条明路。”

    “什么明路?”三师叔挑眉睨着上官清越,怀疑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打量。

    上官清越轻缓一勾唇角,“带我去南云国!那里天暖如春,又距离青峰庄很遥远,三师叔去了那里,我能给三师叔一条活路。”

    “就你?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能给我一条活路?!”

    三师叔嘲讽地笑了起来。

    “就算我不能给三师叔活路,单单凭借三师叔的智谋和武功,也能在新的天地里,混的风生水起。”

    “我还没得到金龙剑。”那才是他毕生所求。

    师妹死后,他早已生无可恋。支撑他这么多年屈尊人下,哑忍所有仇恨,就是为了金龙剑。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何必急于一时,到时候将自己这条老命搭进去,也不见得能得到金龙剑。”

    “你想我送你去南云国,准是算计我!你这个女人,太狡猾!”三师叔盯着上官清越的一张脸。

    忽然,三师叔一扬手,直接从上官清越的脸上,撕下一张人皮面具。

    皮肤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上官清越不适蹙起眉心,眸色愠怒。

    当三师叔看到上官清越倾城绝世的容颜时,不禁惊艳地倒抽一口寒气。

    就连脚下急速奔走的脚步,都在这一刻停顿了下来。

    “原来,长得这么美!怪不得能让大君国的翘楚人物,各个对你魂牵梦萦。”

    “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