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25:美人儿,果然聪明

    三师叔赶紧飞身而起,躲过一支支的羽箭。

    然而羽箭实在密集,已经让人避无可避。何况三师叔还带着上官清越,已经显得有些吃力。

    就在三师叔用掌风挡下,再度射来的羽箭时,不小心被箭尖划破了掌心。

    虽然只是一个浅浅的口子,还是让三师叔大惊。

    “箭上有毒!”

    上官清越看向三师叔的掌心,只见已经蜿蜒出来一道黑色的血痕。

    三师叔赶紧抓紧手腕,堵住血管,以免毒素快去侵入。他带着上官清越,翻身躲在一棵大树后,屏蔽住那些羽箭。

    三师叔赶紧点住手臂穴道。

    上官清越心中暗道一声不妙,看来这个埋伏,是冲着她来的。

    这个时候,漆黑的树林中,便传来一道高亢的笑声。

    “公主,找你可真费力啊。”

    “这大冷寒天的,我秦如海可是在这里守了足足数日了。”

    上官清越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飘着碎雪的黑暗之中,视线不是很清晰,只能隐约看到一道男子颀长的身影。

    那个人,上官清越不认识。

    秦如海?什么鬼?

    那秦如海,正是秦嬷嬷的侄子,上官清越根本不识。

    “继续放箭,不要停!他们已经没有力气了!”秦如海一声令下,刚刚有些停止的羽箭,再度纷纷而来。

    “原来是来杀公主的!”三师叔低喝一声。

    “这个时候,三师叔想来也不能全身而退了,不会丢下我吧。”

    上官清越紧紧躲在大树后,呼吸都高高提起。

    箭尖上有毒,只要擦破肌肤,就会丧命。为了杀她,对方也真是下了一番苦功夫。

    大树的后面也不安全了,三师叔赶紧挥剑抵挡。

    上官清越赶紧躲在三师叔的身后,生怕那羽箭伤到自己。

    “原来公主也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废话,谁不怕死!”

    她上官清越可不想就这样死了,还是死在一个无名小辈的手里。

    上官清越赶紧拿出叶少轩赠给自己的小短剑,抵挡飞来的羽箭。没想到,这个小东西,还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树林里,又传来了秦如海的声音。

    “公主这一路,不断变换路线,可够难追的!不过还不是被我找到了!”他很得意,一副今日誓必杀了上官清越,回去交差的样子。

    上官清越不住打量四周,寻找可以独自逃命的契机。

    “公主,今日就乖乖受死吧!我早就将这一带勘察清楚了,就在等待这个好几回!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秦如海大笑一声,继续道。

    “公主早点死了,我也能交个美差。为了寻公主的下落,我可没少花费银两找关系。公主可要可怜我空瘪的钱袋,让我也扬眉吐气一次!”

    “走狗!”

    上官清越大骂一声。

    “狗就狗吧!给人办事,哪个不是当狗的!当得了一条好狗,才能有好的前途。”秦如海今天实在太开心了,一边说着,一边笑。

    三师叔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想来手掌上的毒,已经不能很好控制。

    “这是五毒门的毒!”三师叔低呼一声。

    秦如海说道,“好眼力!这毒我可花了不少钱的。”

    就在这时,一支羽箭在三师叔的抵挡下遗落,直奔着上官清越射来……

    上官清越不禁退后一步,那羽箭速度极快,气势凶猛。

    就在这时,不知横空飞来了一个什么东西,直接将那一支羽箭击开。

    上官清越低头一看,虽然是黑夜,但下了雪,显得有点亮,隐约见到,将羽箭射穿的东西,好像是一颗枣核。

    她的唇角隐约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悬着的一颗心,渐渐放下来稍许。

    虽然不知道,那个其貌不扬的邪气男子要做什么,似乎还能帮上点忙。

    这么想着的时候,夜里出现了一道碧绿色的身影,带着一群黑衣人忽然杀了出来。

    上官清越蹙眉看向已经混战成一片的两伙人,还有那个一袭绿衣的女子。

    那女子,一边拼杀,一边回头,一张姣好的面容,对上官清越甜甜一笑,带着两个浅浅的梨涡。

    “姑娘抱歉,我来晚了!”

    “翎儿!”

    上官清越惊呼一声。

    翎儿又是一笑,忽然一脚踢起地上的一支毒箭,直接飞向不远处的秦如海。

    秦如海吓得赶紧遁逃,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这才逃过了自己的毒箭。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搅我的好事!!!”秦如海怒喝一声。

    翎儿自然不会回答秦如海,飞身而起,再度袭向秦如海。

    “没想到,公主还有救兵!”

    三师叔横扫一眼四周,不得不在心下谋算一下,再挟持上官清越离开这里,能有几分胜算。

    上官清越低垂眼眸,不说话。

    “公主既然会武功,却刻意隐藏起来做什么!”三师叔又是一声低喝,狐疑打量上官清越。

    “我怀有身孕,体力又弱,不想伤到孩子。”她最近经常腹部不适,许是操劳过多。

    肚子也越来越大,行动也已不方便。

    上官清越看向与秦如海一群人厮杀成一片的翎儿,心中喜忧参半。

    翎儿是什么身份,她根本没有一点了解。还有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到底又是什么来头?

    为何几次三番地救自己?

    那个黑衣人,若只是好心帮她,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若说有所目的,从她身上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还有那个其貌不扬的男子,既然一直隐藏在暗处,为何不及时出手?静坐壁上观,又是什么意思?

    秦如海已经渐渐败下阵来。

    上官清越开始步步后退,躲在一棵一棵的大树后面。

    三师叔步步紧跟,轻易就识破了上官清越的心思。

    “看来公主想要逃了。”

    “难道三师叔想落入黑衣人手中?”

    “公主在怕什么?他们不是来救公主的?”三师叔狐疑地盯着上官清越,也很想搞清楚现在的混战,到底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