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28:别无选择

    百里不染一袭素白干净的月牙白长袍,不知被谁的血溅了一星红色。

    他瞬时脸色骤变,犹如被沾染了最肮脏的东西一样,不能忍受。

    一双妖冶的眸子里,浮现了阴沉如鬼魅的愠怒之色。

    他一扬手,洁白的袖子中,露出一截纤白的藕臂。

    他的十指纤纤中,已多出来数枚淬毒的暗器。

    “快点让我数一数,算一算,都有谁要杀了我。”

    大家见到百里不染唇角邪恶的笑容,不禁都有些怯怕了。

    江湖上都知道,百里不染的暗器百发百中,百步穿杨,一旦出手,绝无虚发。

    大家都怕了,一时间沉寂下来。

    但终究有不怕死,忽然崛地而起,直接向百里不染出招。

    “今日,我来为武林除害!我若活着,大家为我记上一功,我若死了,就帮我收尸。”

    见有人不怕死冲了上去,大家也都跟着纷纷飞起,联手攻击向百里不染。

    上官清越本被护在百里不染的身后,见这么多人扑上来,直接将上官清越推到自己的面前。

    “你们不是要杀她?我把她送给你们。”

    君子珏见状,彻底急了,赶紧飞身而起来解救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看着刺向自己的长剑,脸色煞白无血。

    可那长剑,并未伤及到自己。

    百里不染只是给那群人开了一个玩笑。

    “我看上的美人,岂能拱手让人,让你们残害!”

    百里不染戏谑一笑,带着上官清越一个翻身就已飞向另外一棵大树上。

    这群武林人都杀红了眼。

    “今天你们两个都要死!肃清武林和天下的祸害,正是我们武林正派应尽职责。”

    君祺睿见君子珏这般护着上官清越,终究都是君家子孙,他岂能眼睁睁看着皇上受伤,只好对着大家大喊一声。

    “公主是朝廷的人,还轮不到武林各派铲除!”

    然而已经失控的局面,谁还会听一个王爷的话,只能抱歉地来一句。

    “王爷,多有得罪了。”

    所有人,都开始追着百里不染在树林中飞来飞去。

    百里不染笑着对他们说,“我最讨厌打打杀杀,费力又俗气,你们若都活够了,我这里五毒绝命散,绝对让你们死的痛快又快活,没有任何痛苦。”

    “不过,就是死相丑了点,满身乌黑,七窍流血……”

    上官清越很惊讶,百里不染不是很厉害吗?

    他既然那么不喜欢这群武林人士,为何不直接一把暗器飞出去,将这些人统统解决掉?

    “听说你的暗器非常厉害,百发百中。”上官清越低声说。

    “从不失手!”

    “买一条人命,多少钱?”上官清越直接问。

    “我可不是杀手。”

    “制毒害人,和杀手有何差别!你只管开价!”

    “美人想让我杀谁?”百里不染挑眉问。

    “谁伤我,便杀谁!”

    上官清越目光透出一股狠色。

    她绝对不能允许自己死在这里,也绝对不允许再有任何人伤害到自己!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既然这群武林人士,容不下自己,她也没必要对这群人心慈手软。

    百里不染没想到,方才阻止自己杀了翎儿那一伙人的上官清越,会对这群武林人士这么心狠毒辣。

    “美人儿够狠,我喜欢。”

    “只是……”

    百里不染带着上官清越白影一闪,快速飞到另外一棵大树之上,躲过砍来的刀剑。

    百里不染贴近上官清越,面露一抹难色。

    “这群人可都是武林高高手。他们又联合起来,实在棘手的很。!”

    “你怕我给不起钱?”

    “呵呵……”

    百里不染妖媚一笑,“美人儿,能给多少呢?”

    “他们不是说你很厉害?你不会打不过他们吧!”上官清越眸光一沉,脸色凉冽。

    百里不染笑笑,“之前他们犹如一盘散沙,随便对付一两个,当然没问题。但现在,情况可不一样了。”

    百里不染声音一凛,赶紧纵身飞起。

    那些江湖人士,联手编织十分精密的剑花,再度向他袭击而来,不过幸好,被百里不染再次轻易躲过。

    “原来你还是打不过他们。”上官清越心凉了半截。

    还以为百里不染所向披靡,天下无敌,原来并没有声势那样强大。

    “既然不厉害,就不要装成很厉害的样子!”

    “你居然说我装成很厉害的样子!”百里不染很不服气,脸色都变了。

    “我有说错吗?”

    “……”百里不染邪眸睨着上官清越,不做声。

    “既然你的暗器百步穿杨,何不运用起来!何必我们四处逃窜!”

    “百发百中也是要有把握的时候!飞出去我这么宝贵的暗器,却不能击中目标,那就亏大了!我百里不染,可不做亏本的买卖。”

    “……”

    上官清越无语了。

    “我懂了。”

    感情百里不染的百步穿杨,百发百中,都是在有稳操胜劵的时候,才会运用,所以才有了一击即中的美名。

    感情也不是那么厉害。

    “但最最关键的一点,美人儿只怕不知道。”百里不染又躲过一拨攻击,带着上官清越已经不知不觉飞上了无崖山的方向。

    “什么关键?”

    百里不染贴在上官清越的耳边,很小声地说,“我轻功天下第一,可我的武功,嘿嘿……”

    上官清越绝望了,闭上眼睛。

    “那我们现在,还是想想,如何逃命吧。”

    “哈哈哈……”

    百里不染邪气地笑起来,“美人儿不要灰心,就凭他们,还伤不到我们。”

    “你还是停下吧!前面是断崖。”上官清越好心提醒他。

    “我知道!”

    “知道你还往前飞。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掉入断崖。”

    “美人儿,相信哥哥的轻功,带你飞过断崖,到对面的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