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30:别逼我用毒

    那道黑影,速度极快,犹如电光扫过眼前,直接冲向断崖边上的上官清越。

    百里不染不禁吃惊,这样的速度,竟然让他一时间猝不及防。

    那一道黑影,一把抱住了上官清越,长发飞扬,犹如一团化开在水中的墨汁。

    上官清越不禁心下惊呼,差一点因为这样的冲力,直接将自己卷入山崖之下。

    她不敢懈怠,本能地紧紧抓住对方的衣襟。

    对方也是因为冲力太大,只能动用全部的力气,稳住身体,而脚下的大地摇晃的那么厉害,一时间不能快速地将释放的力气收回来,再有动向。

    百里不染岂会轻易放手,一手紧紧拽住上官清越,抡起一拳袭向那道黑影。

    “你又赶来英雄救美了,真是烦人。”百里不染怒道。

    那一拳,对方不能轻易躲开,除非放开上官清越。

    “竟然有人来救那妖女!”

    各位武林人士,将自身的内力全部汇聚,更加凶猛地震撼大地。

    周遭已经有很多石块开始松动,簌簌从断崖边上坠落。

    上官清越本就站在悬崖的边缘,身体已经失去了平衡。

    拥抱住自己的双手,忽然猛地加大力气,让她更紧地贴入一个坚实有力的胸膛之内。

    一股子熟悉至极的薄荷香,扑鼻而来。

    依稀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上官清越顿时浑身冰冷,如置冰窟,猛地抬头……

    当撞见一双黝黑深邃的双眸时,她感觉浑身的毛孔都在一根一根地倒立起来。

    果然是……

    君冥烨!

    他居然真的没有走!

    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觉竟然又一次变成了事实,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这个男人居然又冒险救了自己一次。

    君冥烨看到她瞬间褪白的脸色,还有眼底的惊惧,不禁火大。

    这个女人,面对生杀危险的时候,都不曾有这么恐惧的目光。

    见到他,竟让她比死还可怕!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放开她,依旧紧紧地抱住她。

    她就站在悬崖边缘,脚下的碎石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坠落。

    他不敢有稍微的松懈,生怕这个女人,坠落到深不见底的断崖之下。

    以至于,他明知道百里不染袭来一拳的时候,也没有躲开,后心的位置一阵剧烈的疼痛。

    百里不染见他不躲,也不放手,便又袭来狠劲的一拳。

    剧烈的疼痛,让他的喉口泛起一口腥甜的味道,最后还是硬生生地吞咽了下去。

    上官清越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错觉了,不然他反射能力那么警觉,竟然没有本能抵挡,反而更紧地抱住她,眼底还浮现了一抹遮掩不住的担忧。

    那担忧,竟然是对她的?因为她脚下的大石已经开始剧烈摇晃了。

    她肯定,这不是真实的,绝对是幻觉,君冥烨怎么会担心她的安危。

    “放开我的美人儿!”

    百里不染恶狠狠道。

    他最不喜欢,自己看上的东西,被旁人觊觎。

    他们现在的位置和处境,已经没有更多的机会飞身而起了。

    就在他们在须臾之间争抢之际,那些武林人士,再次将全部的内力汇聚,犹如排山倒海地压制着他们,让他们不能从断崖边上飞身而逃,直接将他们狠狠撞击……

    山风呼啸,狂风皱起,飞沙走石,不住盘旋。

    山林中的鸟儿受到惊吓,哀鸣道道,掠过长空。

    有的大树,已经被折断。

    “你们快点住手!!!”君子珏对着那群武林人士大声嘶吼。

    电光火石之际,就在君子珏一掌击开拦住自己的君祺睿,飞起的时候……

    上官清越和百里不染脚下的大石轰然坍塌,发出一声巨响,直接坠下山崖。

    地动山摇的一幕,恍如末日降临一般,让人惊悚可怖。

    “王爷!!!”

    轻尘惊呼一声,赶紧扑上来,但已为时已晚。

    上官清越完全没想到,君冥烨宁可掉下来也没有放手。

    方才的情况,只要君冥烨放手,他完全有机会逃生。

    即便那么的内力,将他们紧紧困束,凭借君冥烨的力量,真的完全可以挣逃出去。

    而不是,最后与她一起坠入山崖。

    百里不染竟然也没有放手,还在坚持抓着上官清越,也跟着一起坠了下来。

    一袭白衣翻飞,随着一片碎石,匆匆坠落,犹如盛开在一片昏暗黎明中的幽幽白莲。

    “你为什么不逃!”

    迅速下坠的狂风中,响起上官清越惊愕的声音。

    “不要觉得不可思议。”君冥烨的声音,依旧那么清冽,没有任何的温度。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上官清越大声喊。

    他不是一直想她死吗?

    跌入坠崖,她就可以死了,为何他也要跟着一起下来。

    君冥烨不说话,抽出随身长剑,用力刺入山石之中。

    一片电光火石,火星四溅,犹如劈开昏暗天色一道明光,刺眼非常。

    但这样做,也只是稍微缓解了一下他们下坠的速度。

    山崖之上,传来君子珏痛心欲绝的嘶吼声,最后随着寒风渐渐消散。

    “清越————”

    山上还在不断掉落碎石。

    上官清越本能抓紧君冥烨的衣襟,担心会被他嫌恶推开,她抓的非常紧。

    没想到,君冥烨反而收紧怀抱,扬起身上黑色的狐裘大氅,直接将她暖暖地包裹在他的怀抱之中,不让那些坠落的碎石伤到她。

    上官清越说不清楚,现在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

    只能安静匍匐在君冥烨的胸口上,双手触及到他有力的心跳,就好像触及到了这个人最鲜活的地方。

    忽然觉得这个冷冰冰又狂躁暴虐的人,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冷血绝情,或许……

    上官清越赶紧摇头,摒弃掉脑子里的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