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33:别碰我!

    百里不染挥起一掌击向君冥烨。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

    君冥烨感觉到掌风正在靠近,赶紧一个侧身,试图旋身而起躲过百里不染的一掌,而强大的吸力却让他没能成功实施这个动作。

    他勉强躲了过去,双手却从上官清越的身上离开了。

    百里不染就趁着这个机会,一把将上官清越扯入怀中,一把稳稳抱住。

    百里不染笑起来,“我的美人儿,终于回到哥哥身边了。”

    君冥烨一伸手,没想到,百里不染已经带着上官清越快速离开了方才的位置。

    他的手抓了一空,若不是凭借敏锐的耳力,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完全不知道对方在什么方向。

    “放开她!!!”君冥烨冷声喝令。

    “冥王!不要这样,我美人儿是我的!已经不是你的了,你们已经不是夫妻了。”

    百里不染可不想放手,直接将上官清越娇小的身体,整个搂入怀中,一副非常疼惜的样子。

    上官清越一把将百里不染推开。

    “前路不明,不要闹了。”

    上官清越勉强站稳,因为方才身体的急速下降,现在还飘飘忽忽的难受,双脚无力,感觉脚下的冰面似一团软绵绵的棉花。

    胃里也是一阵恶心,十分难受。

    可没想到,百里不染和君冥烨依旧针锋相对。

    “好了!我们还是想想办法,先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吧!”

    这里,漆黑的让人恐惧,空气也十分的稀薄,尤其那种强大的吸力,让人心中十分不安,总觉得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最让人觉得奇怪的时候,一路掉下来,这里都没有任何遮挡,为何会没有一丁点的阳光渗透进来?

    君冥烨忽然走了过来。

    上官清越看不见他,却能感觉到他厚重哑忍的呼吸就在面前的位置,一下一下喷洒在她的脸颊上。

    他似乎有话要对她说,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君冥烨本来是想问上官清越“可还好”,他感觉到她很不舒服,但最后这句话,没能问出口。

    这个女人好坏,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又何必动了问上一问的心思?

    上官清越忍不住退后一步,她不清楚君冥烨的意思,真的很担心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对自己做什么不利的事。

    之前他是负气离开青峰庄,之前还要用鞭子抽打她。

    不知怎么的,他对自己做过的一切,总是能那么轻易地一桩桩一件件浮现在眼前,之后提醒她,他对她做的一切,是那么的让人憎恨。

    “这里可真冷啊!美人儿,你是不是也很冷?哥哥抱一抱你吧,这样你就不会冷了。”

    百里不染张开双臂,就要向着上官清越的方向抱过来。

    君冥烨一侧身,便直接站在百里不染的面前。

    百里不染没想到,自己一下子抱住了君冥烨这个大冰块,恶心了好一阵。

    “你不会见我长得太帅,对我动了不伦念头了吧!”百里不染赶紧双手环胸,不住后退。

    君冥烨真恨不得,现在一掌将百里不染拍死。

    上官清越紧了紧身上的狐裘大衣,向着四处看了看,“这里这么冷,应该是没有阳光的原因吧。”

    这里居然冷的,连呼出的空气,都能瞬间冰凝,浑身也在瞬间冷透,骨头也跟着变得僵硬。

    “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不然没摔死,反而冻死在这里了。”

    上官清越试探地向前走,不知道脚下绊到了什么,用脚探了探,好像障碍物很大。

    她伸出手,想去摸一摸,手忽然被君冥烨一把握住。

    上官清越凭借君冥烨身上那一股子薄荷香味,就能分辨出来是他。

    因为百里不染许是常年与毒为伍的原因,身上有一股子淡淡的药草味。

    上官清越赶紧抽回自己的手,一副很抗拒君冥烨碰触的样子。

    “不知好歹!”

    君冥烨冷喝一声。

    上官清越本就一直忍着君冥烨,现在觉得也没什么必要继续忍下去。

    “不用你虚情假意。”

    他君冥烨本就不是什么善类,会忽然关心担忧自己,她宁可相信明早的太阳会从西边升起。

    百里不染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看来你们的关系,真的不如外界传言的那么恩爱如蜜呀。”

    “闭嘴!!!”君冥烨恼喝。

    百里不染悻悻闭嘴,踢了踢脚下的障碍物。

    “怎么这么多的尸体!看样子,这里从来没有温暖过,这里的尸体都没有腐烂的痕迹。”

    “尸体?!”

    上官清越倒抽一口冷气,步步后退,直接撞入君冥烨的怀抱,吓得低呼一声,君冥烨赶紧一把将她抱住。

    这一次,上官清越非但没有推开君冥烨的怀抱,反而一把抱住君冥烨。

    她还从来没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过尸体。

    真的很害怕。

    “美人儿,你应该抱我!我才更安全。”

    上官清越小心翼翼地从君冥烨的怀里探出头,看着脚下,虽然什么都看不见,还是能感觉到脚下横亘了很多的尸身。

    “之前铁索桥断裂,有一些人摔了下来。想来也有之前不慎掉落下来摔死的!”

    百里不染聚头看向遥远的天空,就连上面也是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片漆黑。

    “这里真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

    百里不染仰着脸,“虽然看不见雪花,但有雪花落在脸颊上的冰冷,可脚下却没有任何积雪的痕迹。”

    谁都不知道,这个地方是怎么做到这么奇怪的。

    按理说,雪花落地,便会有积雪,那么落在冰面上积雪,都去了哪里?

    上官清越身上的狐裘大衣,已经不能很好御寒了。

    被君冥烨握在掌心中的小手,一片冰冷,还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