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34:居然有人家!

    “这个地方,简直太奇怪了!”

    百里不染眯着眼睛,忍受猛然接触阳光眼睛的不适,他抬头看向遥远的天空。

    蔚蓝的天色,碧蓝如洗,没有一丝云。

    但在深深的断崖之下,看到的天空也是有限的。

    上官清越眼睛很疼,忽然面前多出来一只大手,不远不近地罩在她的眼前,挡住了眼前刺眼的阳光。

    鼻端处,缓缓漫开一股子清晰的薄荷香味,便知道挡在眼前的那一只手是谁的。

    “先闭上眼睛,适应一下。”君冥烨道。

    上官清越抬头,见君冥烨闭着眼睛,便也跟着闭上眼睛。随即,她又猛地睁开眼睛,看向君冥烨苍白无血的俊脸。

    他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苍白的在阳光下几乎透明,愈加显得他的眉睫漆黑如画。

    想到可能是冻的,他有将他御寒的狐裘大衣,披在她的身上,应该是冷的脸色不好了。

    这样想着,她便也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没有任何遮挡物,就是那么神奇的出现一片黑暗,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这么奇怪,实在让人想不通。”百里不染闭上眼睛,眉心深深拧着。

    “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地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是什么事都应被你知道。”君冥烨冷声说。

    但他也是一脸沉重,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奇怪,即便他阅览过无数的书籍,也从没见过有这种地方的任何记载。

    百里不染挑开眼角,冷瞥了君冥烨一眼。

    “你看不惯我,不会是担心我魅力太大,将美人儿从你身边抢走吧。”

    百里不染娇媚一笑,邪气非常。

    君冥烨唇角抽搐了一下,狠狠瞪着百里不染。

    “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这个地方,总是让人觉得不详。”上官清越说。

    三个人脚步匆匆地向前走。

    现在四处一片通明,赶路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两边依旧是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的悬崖峭壁,仰头看去,感觉那峭壁几乎高耸入云。

    “这么高的高度,我们是飞不上去的。”百里不染对此也没有信心。

    “我想,应该会有出口,这里不会是绝境。我们有必要给自己一个希望,这样就不会觉得这里是绝境了。”上官清越道。

    前面的路,越走越深,也变得越来越狭窄。

    百里不染失落落地说了一声,“无底崖,从来没有活人来过!也没有人知道崖底是什么情况!我们想要出去,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君冥烨目光警惕地打量四周。

    现在是冬季,山崖上,除了几棵枯树,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藤蔓。

    翻越刀削般的高耸峭壁从这里上去,完全不可能。

    道路已经狭窄的只剩下一条只有半个人才能通过的一线缝隙了。

    大家都停下脚步,不知道要不要穿越过去。

    上官清越向着缝隙的对面看了一眼,“对面有阳光,想来不是死路。”

    她决定走过去。

    百里不染沉吟了一下,“也只能过去了,或许绝路逢春。”

    君冥烨却对百里不染使个眼神,一副要指使百里不染走在前面探路的样子。

    他百里不染向来也是呼风唤雨惯了,岂能听从君冥烨的使唤。

    “我可不想脏了我的一袭白衣!”百里不染翻个白眼。

    那姿态妖媚的简直让女人都要跳脚了,怎么能这样千娇百态的男人。

    上官清越将身上的狐裘大衣,还给君冥烨。

    “我走在前面!”

    君冥烨一把拽住上官清越,他走在了前面。

    百里不染紧紧跟在上官清越的身后。

    他可不会给君冥烨将出口堵死,完全将他断绝在后的机会,紧随着上官清越,也赶紧从缝隙中挤出来。

    “小人之心!”君冥烨冷哼一声。

    “没办法,面对狡猾的人,就应该多加提防。”

    大家走了一段路,视线渐渐开阔,路也变得宽敞。

    虽然脚下还是一条河,但这里的河面上,有积雪,踩在上面,也不是很光滑难行。

    不过这里,一点脚印都没有,雪白一片,让人心生茫然。

    毫无人迹之境,总是让人觉得惶恐,甚至绝望。

    百里不染勾唇一笑,声音阴柔,“大冰块,现在是不是觉得胸口隐隐作痛?就连呼吸,也变得压抑难纾,气滞无力?”

    君冥烨射向百里不染的目光,瞬间变得犀利。

    百里不染大笑起来,摇摇摆摆地走在前面。

    上官清越打量了君冥烨的脸色一眼,看上去确实很苍白,而且目光里也隐隐透着一种无力。

    “你给他下毒了?”

    百里不染回头,对上官清越回眸一笑,百媚顿生。

    “美人儿,你猜。”

    “……”

    上官清越的目光流转了一下,心下忽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她加快脚步,走向百里不染,低声对百里不染说。

    “若我想买你给三师叔下的毒,需要多少银两?”

    “美人儿要那百蛊穿心做什么?”

    “你猜!”

    “……”

    百里不染笑起来,看向上官清越身后的君冥烨。

    “美人儿,不会想……”

    百里不染拖着长音,眼角上挑,话没有说下去,透着一点意味深长地诡异。

    君冥烨听见他们两个的对话,目光里席卷起即将爆发的狂风暴雨。

    这个女人,不会是想毒死他吧?

    她居然已经恨他到了这种地步!

    要知道,这一路上,没有他,她岂能活着出来。

    “我只是想留着防身,不知你卖多少钱。”

    “美人儿想要,不要钱,白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