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35:两次失手

    老者看上去真的很高兴,许是很多年没有说过话了,说话时舌头很笨拙。如今终于见到活着的人,竟然有说不完的话。

    “老头子我方才还在想,煮了这么大一锅汤,一个人怎么吃的完,又要吃到扔。”

    老者一边盛汤,一边说。

    “老大爷,你可以少煮一点。”上官清越说。

    不然这么巧合,进门就有热汤喝,都要觉得是特意为他们准备的了。

    老者笑起来,雪白的胡须都跟着飞扬起来。

    “姑娘有所不知!这一个人吃饭啊,就是懒,一次都要做上很多,下顿吃的时候,再热热,省事。 每次都吃的我老头子反胃了,不得不丢掉,可惜了了。”

    老者总是笑呵呵,看着性格很好。

    不像一个多年独居的孤僻老人,那便说明是个常年修身养性,有极高修行的世外高人了。

    上官清越心里这么想着,君冥烨也同样有了这样的认知。

    老者家里的东西,很简单,一张木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碗。

    老者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用泥土烧制的坛子,和一个已经缺口的陶盆。

    “家里就有这些,大家将就用吧。”老者将盛好的热汤,分给一人一碗,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快喝吧,正热乎,正好驱驱寒。”

    上官清越捧着滚热的碗,又扫一眼这间简陋的小木屋,虽然破败,却十分暖和。

    也不知道,手里的一碗汤,到底能不能喝。

    他们真的又冷又饿,很需要取暖,驱散在无光之地侵入体内的寒风冷气。

    “老大爷,你在这里住了多少年了?”上官清越问。

    “多少年?”老者用力想了想,笑着摇摇头,“只记得很长很长时间了,已经忘记多少年!十年?二十年?也或许三十年。不对不对,好像才几年而已。哈哈……实在老了,已经急不得了。”

    “……”

    “岁数大了,记性也不好了,姑娘不要见怪。”

    “快点吃啊!平时我一个人吃饭,都没胃口。终于见到活人了,实在高兴,一下子胃口大开,老头子我今天能喝两碗汤,哈哈……”

    “呃……”

    怎么觉得这个老头子的话,听着这么不舒服?脊背都蹿起一阵阵寒意。

    百里不染和君冥烨谁都没动,手中清汤清水的野菜汤,一副深表怀疑的样子。

    那一碗汤,没有一点油星儿,只有抽巴巴的叶子,充其量也就是当茶水喝,怎么能吃饱。

    但老者却将这个当成美味,“这种野菜,好的不得了!最适合冬天的时候吃,可以驱寒驱风,还是药材,好的很呐!”

    “取取暖也好。”

    百里不染捧着碗,便喝了两口,没想到味道还不错,很清香,犹如上好的茗茶。

    上官清越见百里不染喝了,便也跟着喝了。

    百里不染可是天天玩毒的高手,他都敢喝,想来这汤很安全。

    百里不染忽然附在上官清越的耳边,声音软软,口吻戏谑,低声对她说了一句,害得上官清越差一点将喝进去的汤都给吐出来。

    “忘记告诉美人儿一件事,哥哥我百毒不侵。”

    “噗!”

    “哈哈……”

    百里不染见君冥烨的脸色都抽搐了,笑得十分开心,眼角都眯成了一条缝。

    “放心吧,没毒。”百里不染忍着笑道。

    上官清越瞪着这个妖孽,不禁咬牙。

    喝了汤,冷透了的身体,顿时温暖不少,肢体也不再那么僵硬寒冷,浑身都像有一股热流在缓缓流窜,很舒服。

    “敢问这位老者,如何出山?”君冥烨问。

    “出山?”

    老者噗哧笑起来,“老头子我来这山里住了这么多年了,从来不知道如何出去!若早知道,我早走了,何必留在这里,一个人孤零零独居。”

    老者摇摇头,收拾碗筷。

    百里不染眯起一双迷魅的眸子,樱唇轻勾,邪魅浅笑,眼底透出一抹晶亮的光彩。

    “老头儿,你叫什么名字?既然没有路,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名字?”老者努力想了想,“我叫什么来着?我怎么忘记了。”

    “……”

    “对啊!我是怎么来到这里?居然也不记得了。好像从有记忆开始,我就住在这里了,竟然从来没想过,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位小公子问的好,老头子我得好好想想,我是怎么来的。”

    老者抓着雪白的头发,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接着,老者一笑,看着他们三个,一双浑浊的眼睛都笑得和蔼地眯了起来。

    “你们都能到这里,为什么老头子我就不能到?问的什么问题!居然为难我老人家。”

    “……”

    大家都看得出来,老者不肯说实话。

    百里不染睨着老者的目光,变得妖气横生,满是狐疑的诡异。

    君冥烨的黑眸,也变得深沉异常。

    上官清越低垂眼眸,轻轻流转,他们是从山崖上掉下来,若不是功夫极好,死里逃生,只怕已经摔死在山崖下,也成为那些山崖下从来不腐的冷冻尸体一具。

    既然老者能活着出现在这里,想来也有一身极好的功夫在身上。

    尤其他看上去,虽然慈眉善目,动作又慢吞吞,依旧遮掩不住他身上的清濯之风。

    “既然活着来了,我们就是有缘。日后就在这里住下吧,别嫌弃老头子的家里小就好。”

    老者笑呵呵地又说。

    “你们可是老头子我在这里住这么多年,唯一见到的活人。晚上我去冰面下打两条鱼,我们吃顿好的,庆祝庆祝!”

    “……”

    对他们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好事。

    “终于不用我老头子一个人孤零零了,总算有个伴儿了,哈哈……”

    老者慢吞吞地去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