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36:只要收回休书

    而在那老者的身上,避开暗器的瞬间,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气息浮动,真不知道老头是怎么做到的。

    君冥烨的脸色更加沉重。

    上官清越也暗暗心惊不已。

    看来这个老者,真的不是普通的山野老头。也远远没有猜测到的那么简单,一身武功定然在他们三人之上,而且还超越很多。

    上官清越悄悄看向君冥烨,只见他的一双寒眸,一直紧紧盯着老者,犀利无比,一副要将老者一眼看穿的样子。

    但不管怎么看,他们终究看不透这个慈眉善目,动作又慢吞吞的老头。

    他们跟本不知道,这个老者的来历。

    老头收拾好灶台,对他们一笑。

    “你们都是有福气之人!掉入无底崖而没有摔死,还能活着从无底崖崖底活着出来,实在命大!又能到我家,喝上一口我做的热汤取暖,真是有福啊。”

    “无底崖崖底那种地方,可是连鸟都飞不过去的寒冷极地。从那里经过的,绝不留下任何生物。”

    老者虽然笑呵呵地说着,一双浑浊的眼底,却闪过一抹极快的异样,最后很快地隐没在他含笑的眼底。

    那一抹异样稍纵即逝,让人误以为是错觉。

    “老大爷。”

    上官清越上前一步,站在百里不染的面前,免得那厮又发暗器。若真的惹恼了这个老头,只怕福气也要变成劫难了。

    “那个地方,为什么会那么冷?我们也是死里逃生才出来。而那里,就好像是一个阳光不能到及的地方,实在奇怪。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地方?老大爷若是知道的话,还希望能为我们解答。”

    老者笑眯眯地看着上官清越,一副仔细打量她的长相的样子。

    上官清越一向不喜欢被人仔细打量自己的长相,因为每次被人看到,除了说她美丽之外,便是妖颜惑主,红颜祸水之类的评价。

    尤其她自己的一双眼睛,被很多人评价太过妖异,看久了会给人一种惧怕,甚至迷魅了心魂的错觉。

    上官清越避开老者的打量,见老者还不说话,依旧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便又道。

    “老大爷,你住在这里这么多年,想来应该知道原因吧。真的很希望,老大爷能给我们指一条明路。”

    “姑娘倒是懂得礼貌之人,但是老头子我,确实不知道原因。”

    “老头子我只知道,在十几年前,这个无底崖啊,忽然就出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而且啊,还在不住扩散,黑暗的面积也在越来越大。”

    “那个地方,居然还会扩大!”这就更奇怪了。

    “而且,就是夏季,那里也冰寒异常,没有任何温度。你们没发现吗?那个地方,吸力极大,但凡在附近的生物,都会被吸附进去,再也出不来!你们能活着出来,真是奇迹。”

    “老头子我好几次都差点被吸进去,丧命咧!自此,再也不敢靠近那里。”

    “又是十几年前……”

    上官清越低喃一声,不禁怀疑,这个奇怪的地方出现,会不会与十几年前的天降异象有关?

    那一场异象,可是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包括她,包括……

    上官清越缓缓抬头看向君冥烨,他脸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双眸子总是在一层冰封之下掩藏,没人能看懂他的情绪。

    这个因为那一场异象,也被扣上不详灾星罪名的男人,对十几年前的异象,会不会也同样好奇?

    “很多事,巧合出现的太多,就不能用巧合来搪塞了。”上官清越低叹一声。

    她已经开始越来越相信君子珏说的话,而那龙珠只怕也真的拥有改变这一切的力量。

    老者穿上厚重的野兽皮毛大衣,便慢吞吞的往外走。

    他去外面劈木材了。

    “这个老头儿很奇怪!”百里不染说。

    他的脸色差到极点,一双妖媚的眸子,恶狠狠地盯着院子里的老者,一副要将老者当成猎物猎杀一般。

    君冥烨冷沉的一双黑眸,光彩阴鸷,“这个老头,比你还要危险。”

    百里不染嗤哼一声,“我倒是觉得,大冰块比老头更危险。”

    君冥烨一双冷眸,忽然射向百里不染,一副要将百里不染在他的眼神里千刀万剐的样子。

    房间中,隐隐都有浮动的气息正在翻滚,气势骇人。

    上官清越见他们又要敌对起来,赶紧及时开口阻止。

    “现在正是需要我们齐心协力的时候!我们同心合作,才能从这里出去!”

    接着,上官清越又道。

    “既然老者不肯和我们说实话,我们就想办法从他的嘴里套出实情。”

    上官清越回头看向院子里,笨拙劈柴的老者,“我有一种预感,他一定知道出去的办法,只是不肯告诉我们。”

    “我听我美人儿的,美人儿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百里不染妖媚一笑,靠在上官清越的身边,还一副柔若无骨的样子,将头轻轻枕在上官清越的肩膀上。

    上官清越直接躲开,百里不染便又纠缠上来。

    “美人儿,不要抛弃哥哥嘛。”

    恶寒。

    君冥烨一双如冷刀子射着百里不染,恨不得将百里不染这只妖孽当场拍死。

    “我想,老者现在也是在试探我们,还没有完全相信我们。”

    “哥哥好喜欢美人儿,美人儿太聪明了,哥哥也这样觉得。”

    “既然你也这样觉得,最好安分一些,不要让老者觉得我们要伤害他,对我们更加敌意。”

    “好好好,我听美人儿的!”百里不染一双妖眸,深深凝着上官清越,那一双被浓密睫毛包裹的清澈眸子里,倒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