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37:打鸟?

    什么?

    他竟然动了收回休书的念头?

    上官清越猛地退后一步,脸色寸寸变白。

    “永安公主?”君冥烨嗤笑一声,“你也不过是一个挂名的公主!在南云国,根本不受尊重和待见。”

    君冥烨将上官清越从小到大的事,几乎了解的清清楚楚。

    这个女人,五岁的时候,就被遗弃到了青楼。

    身为高贵的,又是南云国最尊贵的嫡长公主,简直是奇耻大辱,这个女人却在青楼那种污秽不堪的环境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硬是很好地生存了下来。

    他不得不在心下暗赞,这个女人的生命力十分的顽强。

    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在那种地方,也能生的满身贵气,丝毫不被那种环境玷污半分。

    他也惭愧,自己当年竟然食言,没有帮她赎身,才让她吃了那么多的苦头。

    他君冥烨,向来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都是涌泉相报。

    君冥烨看着上官清越变得凌冽的眼神,唇角的笑意渐渐放大。

    “我没有说错,你在南云国,有皇后压着,只是空有威名。”

    他的讽刺,如针芒一样,从上官清越的心口上,狠狠掠过,蜿蜒出道道血痕。

    “我母后说过,身为女子的骄傲,是自己给的,与旁人无关!即便别人怎么对我,我都不会失了我身份该有的高贵和骄傲!”

    “冥王,你这么多年,也是吃了不少被人踩在脚下的苦楚,也不过这几年才风生水起,霸上鳌头,何必嗤笑别人的刚刚开始。”

    她上官清越绝对不会这样一辈子,一定会将自己失去的,全部亲手夺回来!

    “几日不见,真是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君冥烨唇角的弧度,渐渐拉平。

    这个女人,不再如之前那样,一直隐藏哑忍了,已经开始锋芒毕露。

    他喜欢见到她坚强起来,这样才更有趣。

    “呵!”

    上官清越冷笑。

    向着君冥烨,逼近一步,仰着臻首,流转的目光,风情潋滟,绝世无双。

    “冥王,我们的账还没有清算,我会让你更加刮目相看的。”

    “……”

    君冥烨觉得被这个女人威胁了。

    “胆子真是大了!”他冷喝。

    他的一双寒眸,射出锐利的光芒,似要将上官清越当场绞成血淋淋的肉酱,但那眼底也渐渐升起一抹兴味盎然的光泽。

    “本王拭目以待。”

    老者抱着木柴进门,就看到上官清越和君冥烨不融洽的气氛,笑起来说。

    “以后大家都要住在这里了,还是要保持和睦的关系,才能好好生存下去。这里的天气太冷了,吵架是最浪费体力的事!”

    “来,年轻人,我看你的手法不错,将这些柴火都添入灶里。”

    老者对百里不染招招手。

    百里不染拧起修长的长眉,“你要我烧火?”

    “对!就是你!”

    老者一笑,“我们不烧火,想冻死在这里啊?老头子我眼神儿不好,经常烧的满屋子都是浓烟,可别呛着了姑娘,还怀着身孕呢。”

    百里不染唇角抽了抽,“不烧!”

    他做讨厌弄脏自己一双纤纤玉手,也厌恶极了弄脏自己的一袭白衣。

    烧火那种脏兮兮的活,他才不干!

    这个老头子,真是胆肥,居然敢使唤他。

    谁都看得出来,老者就是在故意刁难百里不染,报那两枚暗器之仇。

    “你不烧,我们便冻着吧。”

    老者生气了,将怀里的木柴丢在地上。

    百里不染看向上官清越,他们刚刚商量过,要讨好老者。

    百里不染用力吞咽一口涂抹,伸长脖子细声说。

    “好,我烧!”

    他对老者挤出非常灿烂潋滟的笑容,带着一分咬牙说。

    “老头儿,你歇着,我来干活!”

    君冥烨丢下一句话,便举步往外走。

    “我去勘察一下路线。”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作风。

    他的视线,盯着外面,一直延伸向远方的路,或许一直走下去,能有出口也说不定。

    总要自己弄清楚这里的地形,才不会一再被老者欺瞒。

    “年轻人,不用去了。”

    老头坐下来喝一口热水,笑呵呵地摇摇头。

    “这里真的没有出口的,我不会骗你们。”

    “年轻人,你既然身体不舒服,也就不要出去吹寒风浪费力气了!这个无底崖啊,没有真正的路,你一路走下去,只是兜圈子,还会回到这里的。”

    “但凭你现在的情况,只怕回到那个无光之地,会直接冻死在那里,再也回不来了。”

    老者依旧笑呵呵的,一双浑浊的眸子,看着好像视力不好,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什么都知道。

    “能活着,就是福,别太贪心了。”

    老者叹息一声,笑着又是一阵摇头。

    大家谁都不能接受,自此就不能离开这里是事实。

    上官清越还要救阿哑,还要回到南云国救母后,还要找到失踪的哥哥……

    那么多的事,她都没有完成,绝对不能留在这里。

    君冥烨也是一身重任,绝对不能将自己的余生浪费在这里。

    老者站在门口,指着一侧高耸入云的山峰,“看见没有,这是无崖山,这边是青峰山,虽然两座山连着,但这下面的无底崖,却是环绕无崖山的一个环状断崖。”

    无崖山……

    正是青峰庄叶氏历代族人下葬的山峰。

    上官清越去过那里,四壁陡峭如镜面,只有山顶才有一些树木。

    “原来,我们一直以为向前走,其实就是绕着无崖山转。”上官清越低声说。

    “所以说,你们离开了无光之地,实则那无光之地现在已经在你们的前面了!继续向前走,就又回到你们掉下来的地方了。”

    老者拂着雪白的胡须,依旧一脸和蔼笑容。

    百里不染一边添着柴火,忽然回手,又给了老头一枚暗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