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38:百毒不侵?

    上官清越皱起眉,不禁想,君冥烨到底什么时候受的伤。

    难道君冥烨的伤,是因为百里不染在断崖上连击的两拳,而造成的内伤?

    之后他们坠入山崖,他又用内力护着她,才加重了内伤吧。

    老者和百里不染都接连提起,想来君冥烨现在确实伤得不轻。

    上官清越的心里,忽然有点不是滋味。

    但那一点不是滋味,很快便被对君冥烨的恨意轻易掩盖了。

    她曾经承受的,远远比君冥烨现在受的伤,更严重百倍。

    他最好生不如死,她才能解恨,痛快!

    老者将两条鱼丢给百里不染,竟然指使百里不染下厨炖鱼。

    百里不染的唇角哆嗦一下,接着魅然一笑,妩媚横生地软声说。

    “老头儿,我做的鱼,你也敢吃?”

    “哈哈,年轻人敢做,老头子我有什么不敢吃的。”

    “好嘞!老头儿到时候可要多吃点。”

    “好好好,老头子我最喜欢吃鱼了。”

    上官清越无语,想来百里不染射暗器不成,要在饭菜里动手脚了。

    百里不染将黑乎乎的一锅鱼端上来的时候,谁都没有动筷,只有老者吃的津津有味,一副毫不嫌弃百里不染糟糕手艺的样子。

    “快吃啊!这里的鱼非常肥美,外面可吃不到这么好的口味。尤其小公子做的鱼,真是……”

    老者闭着眼睛品味了一下,“简直绝味啊!”

    “我不舒服。”

    上官清越起身,离开餐桌。

    她不想看到老者毒发的可怖样子,但也真的很想知道出去的办法,索性眼不见为净。

    君冥烨也一口没吃。

    且不说百里不染手艺的品相极差,他的东西,只怕毒的能要人命,谁敢吃。

    最后大家都只能忍着饥肠辘辘,看着老者将两条鱼全部大快朵颐到腹中。

    最后老者还拍拍肚子,“很久没有吃得这么饱了,哈哈,几天都不用吃饭了。”

    百里不染用力盯着老者,发现他的脸色上,居然一点变化没有,差异万份。

    他下的百蛊穿心,那是沾染上,会就浑身剧痛,随即腐烂,满身流血的剧毒。

    三师叔之前就是被这种剧毒苦苦折磨,要一直到所有皮肉腐烂成血水,活活折磨致死。

    老者一顿饭下来,不但毫无感觉,竟然还是那么的面色红润。

    百里不染心惊的脸色都白了,“老头儿!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百里不染用力一拍桌子,瞬时简单的小木桌四分五裂。

    君冥烨可不想被碎掉的残骸殃及自己,便冷冷的远避开。

    由着百里不染闹下去,倒是也可以看看老者的实力。

    老者看着自己唯一的桌子碎掉,这个心疼,差一点老泪纵横。

    “这是我用了很多年很多年的小木木,你居然给我杀了!!!你还我小木木!”

    老者痛心地扑向百里不染,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全部都擦在百里不染洁白的白衣上。

    百里不染这个恶心,“滚开!!!”

    他用力挥手去推搡老者,却没能推开,反而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力量束缚了一样,完全使不上力气了。

    百里不染顿时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老者的对手。何况他本身武功就不怎么好,毒药和暗器都没伤到老者,他也是无计可施了。

    但最让他不能引以为傲的是,他的毒,竟然不是天下无敌,竟然有人如他一样百毒不侵。

    他一直觉得,自己这样的体质,那是天下绝无仅有的唯一一个,忽然出现老者这样的人物,多少都有点头遭雷劈之感。

    “好,我还给你小木木。”

    他决定,改变方法,他要想办法从老者的身上,将老者的秘密都套出来。

    “老头,你看着我的眼睛。”

    老者便看向百里不染的眼睛,老者看了半天,还是一脸诧异。

    “老头儿,你到底什么来历?”百里不染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低声柔软地问起来。

    老者忽然抬手,指了指百里不染的眼角,“有眼屎。”

    “……”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要被憋出内伤来了。

    百里不染唇角一阵剧烈抽筋,更是满身挫败,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他输了,彻底输给这个老头儿了。

    百里不染开始叮叮当当修桌子。

    带着满身颓败地,深深低着头,无比安静地干活。

    他从来没做过这样的活,一直到深夜,才将桌子修好。

    缠着老者追问了很多的问题,但老者都只字不回。

    “你是怎么修炼到百毒不侵的?告诉我,我非常非常想知道。”

    他小的时候,也只是一些毒不能伤害到自己,慢慢的与毒接触时间久了,也受了很多被毒药的残忍折磨,这才慢慢百毒不侵。

    修炼到这个程度,没人能想象得到,他吃了多少比死还难受的苦头。

    “什么是百毒不侵?”老者一脸懵懂。

    接着,老者“哦”了一声,“忘了告诉你,无底崖下的水,可解百毒。”

    “……”

    “我困了,我要睡觉。”

    老者打个哈欠,便倒在地铺上,沉沉睡去了。

    百里不染盯着老者,悻悻地扯了扯唇角。

    “你不是要杀他?”君冥烨斜睨百里不染,“怎么不趁着这个机会下手?”

    “你懂什么!”百里不染狠狠剜了一眼君冥烨,翻身躺在地铺上。

    “真是累死了,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现在自然归上官清越所有。

    中间隔着一道帘子,三个男人在外面打地铺。

    上官清越已经很累了,手抚摸在自己的肚子上,里面的小家伙又开始不安生了,动来动去,扰的她不能好眠。

    上官清越幸福地弯起唇角,心里默默念着。

    “小东西,快点睡吧,娘亲真的很累了!明日休息好,我们好想办法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