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39:金龙剑!

    “姑娘居然能得到这把剑,真是奇怪。”

    老者眯着一双浑浊不堪的眼睛,深深凝望着上官清越,透着一副要将上官清越里里外外看个通透的样子。

    上官清越被他那一双洞悉万物的目光,吓得心口寸寸结冰。

    “不过小孩子练剑玩的道具,有什么稀奇的。”她心惊地开口,声音的尾音,竟然都忍不住轻颤了。

    上官清越生怕被老者动了对这把短剑的心思,便赶紧将这把短剑紧紧抓在手中。

    这是叶少轩所赠,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却是她第一次收到礼物,很重视。

    老者忽然笑盈盈起来,声音稍微缓和了一些,又问道。

    “如何得来的这把剑?”

    上官清越不做声。

    “不打算告诉我?”

    “老大爷对我们也有所隐瞒,我又为何对老大爷的疑问知无不言?”

    “呵呵,有些锐气在身上。”老者竟然赞赏地点点头。

    接着,他又开始细细端详上官清越的脸,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是个大富大贵的长相。

    “我知道,这是叶家的东西。只是奇怪,怎么在你身上。”老者慢悠悠道。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就不能知道!”老者看着上官清越的目光,变得有些深邃起来,“这把剑,不会是姑娘抢来的吧。”

    “区区一把废剑,我抢它做什么!是叶少庄主所赠。”

    “少庄主?”

    老者的面色忽然颤抖了一下,浑浊的眼底流泻出一抹遮掩不住的悲痛,就连传教都不住颤抖起来,胡须随着一阵浮动。

    “难道叶老庄主已经……”

    老者的声音,变得沙哑哽咽起来,虽不清晰,又有眼底总是带着的笑意遮掩,但上官清越还是听得出来,他很震撼,也很伤心。

    “叶老庄主已经在正月十三的晚上过世了,前两日刚刚下葬。”

    上官清越仔细看着老者的反映,心下狐疑更重。

    这个老头,听说叶老庄主死了,怎么会这么惊讶?看来,这个老头也不是对外面的情况全部都清楚,不然不会不知道已经撼动整个天下的叶老庄之死。

    “过世了……”

    “看来老大爷和叶老庄主之间有些渊源。”上官清越无比肯定到。

    老者赶紧挥散眼角隐现的一抹潮湿,笑起来说,“我一个隐居避世的老头子,能与叶老庄主有什么渊源。姑娘不要乱猜,猜也猜不对。”

    “老头子我不过住在青峰庄下,时不时受到一些从山上祭山丢下来的瓜果糕点,我受了恩惠,所以感念罢了。”

    老者的目光,渐渐落在上官清越手中那一把废剑上,声音很低,也很沉地问了上官清越一句。

    “你和少庄主的关系很好?他竟然将这把剑送给你。”

    “只是认识,他觉得这把剑很适合我,便送给了我。”

    上官清越仔细打量老者一张苍老的脸,眼底忽然掠过一道明华,她低声试探问。

    “老大爷,你不会是青峰庄的前辈吧?”

    老者面色一颤,“怎么可能!”

    上官清越不相信,沉吟了两秒,又道。

    “若我没有猜错,您应该是叶少轩的长辈!”

    老者不禁吃惊,“你……如何猜到?”

    “若仔细对比长相的话,老大爷虽然已经年迈,面容松弛,但还是和叶少轩有几分相似。断定两个人之间,是否有血缘关系,长相便是最好的分辨!尤其关键的一点是……”

    “是什么?”

    “叶少轩用筷子的姿势,和老大爷一模一样。想来在叶少轩小的时候,叶少轩被老大爷带过。”

    她曾经不经意注意过叶少轩用筷子,拇指高高翘起,很奇怪的一种用筷子的手法。

    上官清越当时不禁多看了几眼,也看了在场用餐人所有用筷子的方式,确实围堵叶少轩的手法很奇特。

    那应该是小时候,不经意养成的改不掉习惯。

    老者不禁笑了,“姑娘观察入微,实在让老头子我佩服。年少的时候,我的拇指受过伤,活动不灵敏,便在用筷子的时,高高翘着。轩儿自小就学会了,怎么改都改不过来。”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这个毛病,还没改过来。”老者说着,不禁眼角有一点潮湿了,声音也跟着哽咽了。

    “姑娘这么聪明,且心思细腻,实在难得。”

    “长辈的夸赞,我可不敢当。”

    老者抚摸一下手中乌黑的剑鞘,“既然这把剑和姑娘有缘,想来冥冥之中,也自有安排。”

    “还以为,姑娘只是面相奇特,没想到,果然……”

    他的话没有说下去,忽然抬眸看着上官清越,一副很急于要印证一件事的样子。

    “果然什么?老者又看出来什么?”

    “虽然没看出来什么,但有一件事,需要肯定一下。”

    “肯定什么?”

    上官清越不禁心生惶惑,赶紧退后一下,试图躲开这个奇怪的老头儿。

    但已经来不及了,他一把抓起上官清越的手,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上官清越只觉得手指一阵尖锐的刺痛,她纤白的指尖上瞬时凝出一滴殷红的血珠,映着油灯的光芒,妖红艳丽。

    老者直接将她的血,滴在那把短剑上,一双浑浊的老目,死死盯着那把剑。

    “你做什么?”

    上官清越吃痛抽回自己的手指。

    可等了半天,那滴了上官清越一滴血的短剑上,也没出现任何异样。

    老者似乎还不死心,抓着上官清越的手,便又挤出两滴胭红的血滴,滴在那一把生满锈迹斑驳的短剑上。

    上官清越的手指更加疼痛,她觉得,那短剑似乎很喜欢自己的血,竟然透着一种要将她手指上的血液吸出来更多的错觉。

    上官清越吓得赶紧抽回自己的手指。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