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40:放你们走

    上官清越惊惧不已,尤其老者眼睛中的杀气,透着湛凉的寒意正在不住向着她逼近。

    上官清越心神一抖,自灵魂深处升起一股恐惧。

    她赶紧不住后退。

    “你要做什么!”

    “天降大雪,都传公主乃祸国妖女。”

    “没想到,你隐居避世,竟然对外面的情况,这么了解。看来这里确实有出口!”

    上官清越不住后退,身侧就是一片金光闪耀的金龙剑。

    她忽然抓住金龙剑,双手紧紧握住剑柄,指向面前不住逼近的老者。

    他不会……

    要杀了她吧!

    “如果公主真的是那个祸国妖女,贻害苍生,如何敢让你这么危险的人物留下来!”

    老者眯起浑浊的眼眸,虽然看上去还是那么和蔼可亲,但面色上的森寒,依旧让上官清越恐惧。

    这个老者,连君冥烨和百里不染都不是对手,她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

    即便有金龙剑在手,她却不知道如何操作运用,这一把金龙飞腾的一把剑,也不过是一片废铁。

    忽然,老者的目光柔软了下去。

    “但拥有开启金龙封印血液的你,应是普济天下苍生之人。但你的命格里,亦正亦邪,皆在一念之间。”

    “最后是魔是神,皆在你的选择之下。”

    老者不得不放弃,杀掉上官清越的念头,一是终究不忍让她一尸两命,二是……

    在他靠近金龙剑的瞬间,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力正在被卸空,也看到那三条飞腾的金龙,变得面目狰狞,寒芒四射,透着喋血的煞气,一副随时都要攻击他的样子。

    他怎么可能是三条金龙的对手。

    既然金龙剑已经选择保护她,便是认定了她是自己的主人。

    真是可悲,他曾经也是这把剑的拥有者,对这把剑疼爱不已,甚至比生命还重要。

    没想到现在时过境迁了,金龙剑已经认了它所追随的新主人,还要伤他。

    “罢罢罢!是福不是祸。”

    上官清越依旧抓紧手里的金光闪闪的金龙剑,见老者脸上的杀意渐渐消散,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不过,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历代从来没有女人操控过金龙剑!且金龙剑阳刚之气极重,对女子十分不利。”

    “你虽然能开启金龙剑的三条金龙,但未必就能如愿操控金龙剑,恐会受到力量反噬,反受其害。”

    “也就是说,我一旦操控金龙剑,自身也会受损?”

    “严重的话,可能会丧命。”

    “……”

    上官清越一把将手里的金龙剑丢在床上,再不敢多碰一下。

    老者见她终究带着点小女子该有的胆小娇憨,忍不住慈祥地笑了起来。

    “金龙剑在伤人的时候,才会爆发力量,平时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的!”

    “也就是说……”上官清越看着床上依旧金光闪耀的神剑,“我能解封金龙,但是不适合操控对吧。”

    “正是。”

    “我不操控它,谁能操控它?”

    “拥有纯正阳刚之气的有缘人,才是这把剑最适合的主人。你是女子,身体属阴,而你的面相,想来也是体质极阴之人,最最不能操控这把剑。”

    “曾经有个道士给我断命,说我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之人,自带妖命,至阴至邪。我从来没有害过人,但所有人,都想杀了我,觉得我不详。”

    老者看着上官清越眼底纠结的入骨苦痛,目光变得悲悯起来。

    老者最后叹息一声。

    他方才也是动了想要杀了她的心思。

    “万念皆在一念之间,你觉得是好的,那便是好的,你觉得是恶,那便是恶。凡事往另外一个方面想,你若能一直与人为善,终究会让人改变对你的观念。”

    “为善?”

    她上官清越只知道,伤害自己的,不能当时报复,也终究深深记在心底,终有一日会翻盘反扑上去。

    就好比她对君冥烨,只要时机到了,她会不择手段报复他。

    “我相信你做得到!金龙剑认的主人,绝对不是大恶之人。”

    “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离开这个地方。”

    老者示意上官清越将金龙剑上的一点殷红血迹擦拭干净。

    上官清越怯怯地抬起手指,看到那三条盘旋的金龙,忽然觉得那金龙虽然看着挺吓人,但是还蛮可爱的。

    她伸出来的手指,触摸过去,这才发现,那金龙根本不是真实存在的,手指直接从金龙身上的金光穿越。

    她将剑身上的血迹擦拭干净,金龙渐渐褪去光芒,又收回到乌黑的剑柄之中。

    而金龙剑也渐渐褪去所有鲜华光泽,渐渐变得暗淡无光,污浊的锈迹再度慢慢生了出来,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老者端着油灯转身要走,上官清越赶紧唤住他。

    “老者,你到底怎么称呼?”

    “名字只是一个代称,问来能做什么。”

    “你真的会放我们走?”

    “我可不敢将金龙剑的主人留下来。而姑娘的身上,应该还有更多的秘密,需要你去一点一点开启,我岂敢留姑娘这样的人物。”

    “我出去后,会将金龙剑还给叶少庄主。”

    金龙剑一直都是青峰庄叶氏的镇庄之宝,她岂能占为己有。

    “姑娘,金龙剑既然已经认了你做主人,除非你死了,金龙剑重新与你断绝灵气相通,再度封印,等待下一个能将它打开封印的主人。”

    “否则,绝不二主。”

    “你能解封三条金龙,那是叶氏历代都没人能做得到的!有的人,就是毕生所学,都不能解封一条金龙。想来,金龙剑也是时候寻找新的去处了。”

    “切记,你的体质,不适合操控金龙剑其内蕴藏的强大力量。”

    “可若有一天,需要用到的时候,谁才是适合操控金龙剑的人?”

    上官清越不得不担心,金龙剑在她这里的消息不胫而走,到那个时候,只怕很多虎狼之人前来抢夺。

    老者的目光,缓缓落在睡熟的君冥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