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41:他很关心你

    “不了,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不想走了。”

    上官清越没想到,老者竟然拒绝了自己的要求。

    但见老者,一副这辈子都不打算离开这里的样子,她也不能多说什么了,只好点下头。

    “老大爷,保重。”

    老者又嘱咐他们一句。

    “出去后,不要告诉任何人,来过这里,也不要对任何人说,这条路的存在。”

    他不希望有人来到这里。

    因为这里,实在危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而封印在这里的东西,也绝不允许任何出口的存在,以免流泻出去。

    上官清越见老者一脸慎重,说道。

    “老大爷,你放心,我们出去后,会将一切线索都毁掉,绝对不让人进来这里,打扰您清修。”

    上官清越恭敬又客气的口气,让君冥烨和百里不染很吃惊。

    只是一夜的功夫,怎么觉得上官清越和这个老头子之间,多了一些说不清楚的默契?

    不过昨晚那一觉,大家睡得真的很舒服,浑身都精神气爽,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休息过了。

    就连上官清越,也觉得休息的极好。

    只是君冥烨和百里不染想不通,为何觉得上官清越和老者之间,好像有什么他们所不知的秘密似的?

    “你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老者不耐催促。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上官清越低声问。

    “这里能出什么事!老头子我安静惯了,实在烦死了你们的打扰。”

    君冥烨看向百里不染,“你,去将石头挪开。”

    百里不染凝起好看的妖眸,“你使唤我?”

    “是。”

    “……”

    百里不染双手环胸,一动不动,“你来挪!我力气小,挪不动。”

    君冥烨眉心一紧。

    他君冥烨,乃大君国第一王爷,什么时候做过这种苦力活!

    向来都是他对旁人指手画脚。

    “我可不想脏了我的一袭白衣!”百里不染抖了抖自己雪白的衫子,一副完全不将君冥烨一双能杀人的眼睛,当成一回事的样子。

    他们两个人站在那里,谁都不动。

    他们真正忌惮的还是,大石后面,会不会有诈。

    这个老者,就好像一个谜团,实在分辨不出是敌是友。

    万一居心不良,想要杀他们,也不好说。

    一个身处在尔虞我诈的朝堂,一个行走在险恶的江湖,两人皆是多疑性子。

    上官清越扬声对他们说。

    “我只知道,只要有一线希望,总要试一试!而不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坐以待毙,举步不前。”

    “你们两个现在都孤身在这里,没有人愿意给你们士前卒,你们就要自己亲身去探索前面的里。”

    这两个人,平时都是发号施令惯了,这样的人统领的能力很强,但要自己亲身实践,就会缺乏一些行动力。

    而君冥烨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但凡有一点不确定的因素,都要考虑周详才会行动。

    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个性,但凡做的事,都会成功,才会成就一番霸业。、

    但他这样的个性,也会错过很多机会。与皇位失之交臂,只怕也是他这样的个性造成。

    上官清越见君冥烨和百里不染还都是一动不动,便对老者说。

    “老大爷,还希望你帮我挪开大石,他们不想走的话,便留下吧,我自己走。”

    老者对上官清越一笑,抚摸着雪白的胡须,“姑娘这份果决魄力,很让人钦佩。有的时候,比那些个看着英雄盖世的男子,还要强上很多。”

    “我只是不想死在这里罢了。”

    老者抚着胡须,慢悠悠走到巨石面前,最后摇摇头,“我终究老了,只怕挪不动了,还是劳驾两位年轻人吧。”

    君冥烨抽出长剑,一剑狠狠劈了下去,巨石顿时四分五裂,纷飞而来。

    百里不染惯会怜香惜玉,赶紧一把抱住上官清越,转身背对,当下那些飞溅而来的石块。

    君冥烨的唇角抽动了一下。

    他狠狠睨了上官清越一眼,怎么觉得自己在无形之中,已经被这个女人操控了?竟然在负伤的情况下,还在动用内力,劈开巨石,简直是就自毁身体。

    他的目光变得更加犀利,似能将上官清越瞬间洞穿。

    上官清越不禁脊背一寒,不知所以,他又发什么疯?

    巨石破开,便露出一条幽深狭窄的缝隙。

    百里不染上前,将堆积在入口的一些碎石全部踢开,这才将入口全部清理好。

    老者笑盈盈地看着他们。

    “个人拥有的力量终究有限,团结起来互相合作,才能让力量变得更强大。”

    他说的话,大家有点听不懂。

    “快走吧!”

    百里不染站在洞口,向里面看了一眼,这条缝隙,比之前他们经过的缝隙还要狭窄,而且里面很黑,完全看不到出口在什么方向。

    或许,这里是一条路,也可能是一条死胡同。

    上官清越心下也是有着疑虑的,虽然老者慈眉善目,也说要放过他们,但昨晚老者对她是动了杀念的。

    谁也不敢保证,老者口口声声说的一念之间,会不会忽然反悔昨晚没有杀了她。

    百里不染嫌恶地抖了抖白衫子上沾染的灰尘,还率先一步,走了进去。

    上官清越必须将身上的狐裘大衣脱下来,才能跻身进去。

    没想到,君冥烨却抢先一步,走在了她的前头。

    萧瑟的寒风中,隐约传来君冥烨低低的一道声音。

    “等在这里,听我指示。”

    依旧是他一贯的命令口气。

    上官清越脚步顿住,看着君冥烨高大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