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42:有尸体

    上官清越沿着狭窄漆黑的缝隙,七拐八绕才追上君冥烨和百里不染。

    百里不染忽然停下脚步,大家便都跟着停了下来。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百里不染道。

    “后面的入口已经被老大爷封死,我们已没有退路。”

    君冥烨神色阴鹜。

    这里黑暗一片,没有任何光线,空气也在越来越稀薄。

    他们必须出去!

    君冥烨抬起手,向着前面敲打了几下。

    “是空的。”

    百里不染低声说,“美人儿,小心一点,我试着将面前推开。”

    他在前面,这个活自然得他来干。

    上官清越贴紧身后的山壁,没想到君冥烨的身体,将她整个挡住在身后。这样即便有碎石飞溅起来,也会率先伤到他,不会殃及他身后的上官清越。

    百里不染一记重拳下去,前面的大石轰然倒塌,出现了道道刺眼的光芒。

    光柱耀眼射进来,大家赶紧闭上眼睛躲避。

    随即,百里不染又是几记重拳下去,出口终于出现在眼前。

    就在上官清越高兴的笑弯唇角时候,就听见君冥烨说了一声。

    “别高兴太早,外面的情况,我们还不了解。”

    百里不染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起来。

    他行走江湖多年,对死亡的气息极为敏感。

    上官清越看到百里不染表情慎重,当即屏住呼吸,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从出口出去。

    外面的情况却没有大家预料的那么危险。

    四下寂静,连一点风丝儿都没有。

    许是周围的山壁,遮挡了寒风的原因,这里显得比较暖和。

    一人来高的枯草横生,完全没有路,大家只能试探着往前走。

    君冥烨忽然走在了上官清越的前头,竟然还不知觉了,直接牵住了上官清越的手。

    上官清越本想挣脱,但见这里怪石嶙峋,枯草纠结,实在难行,便索性任由君冥烨牵着自己了。

    他的手,有些冷,不过牵着她的手,感觉温度又很舒适。

    还有一种奇异的,上官清越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感觉,牵着他们紧紧牵在一起的手,缓缓流入她的心口处。

    那是什么东西?

    她细细品味,却没有答应,只能目光奇怪地看着面前高大颀长的身影。

    他的背影真的很宽,将头顶上射下来的刺眼阳光都遮挡住了,却在他的周身镀上一层绚烂的金光,一时间让她看的有些痴了。

    刚走了两步,上官清越顿住脚步。

    “我们还没有将洞口堵死。”

    但君冥烨和百里不染,显然不想为此浪费任何一点时间,只想尽快从这里离开。

    “那个老头儿,奇奇怪怪的,谁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没准儿这里藏着什么宝藏,怕被人发现,他想一人独吞。”百里不染道。

    “不管他有什么打算,也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人,我们都应该遵照与他的约定,将洞口堵死。”

    “我百里不染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遵守约定。”他戏谑一笑。他可是还记得被老者几次戏弄之仇。

    君冥烨目光阴厥,显然也不打算照做。

    上官清越挣脱开君冥烨的大手,自己去搬石头,将出口堵死。

    上官清越纤弱的身影,笨拙地搬着巨大的石头。她的肚子越来越大,走路都很笨重,怎么搬得动那么大的石头,一时难以承重,连人带石头都差点摔倒。

    君冥烨恼了,冲上去,一把拽住上官清越的手臂。

    “又逞强!”

    这个女人,不是很爱护腹中的孩子吗?居然还做这种伤及自身的事!

    上官清越甩开他的手,依旧去搬石头。

    “我只知道,答应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她从不做失信于人的事。

    “不似某人,向来不守诚信。”

    君冥烨深邃的黑眸,忽然变得飘忽起来。

    他知道,这个女人在说多年前的旧事。当时确实是他失信了,可他不是有意的,那是因为……

    “你让开!”

    君冥烨将上官清越推开,纡尊降贵,搬起一块一块的石头,将洞口堵死。

    百里不染挑挑眉,鬼使神差地走过去,帮忙将所有痕迹都毁掉,这才抖了抖白衫上沾染的灰尘。

    “这么守诺的大美人儿,真是让恶搞个越来越喜欢了。”

    上官清越只觉得,眼前忽然出现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将百里不染和上官清越之间,再次画上清晰的分界线。

    百里不染本来一张俊脸,正要靠近上官清越,玩上一把心动不已的暧昧。

    当他发现,君冥烨的一张冷脸,赫然出现在眼前,猛地退后一步,远远避开。

    “小爷可不喜欢男人!你怎么总喜欢凑上来。”

    百里不染乌黑的长发浮动,在阳光下美的妖艳。

    君冥烨眯起的冷眸,光色阴谲,犹如永远不会融化的万年冰川,内里却蕴藏着一团随时都会爆发出来的火焰。

    百里不染看着君冥烨的冷脸,忽而噗哧笑了,那笑容邪魅的,好像一个蛊惑人心的妖精。

    “大冰块,难道没听说过,火大伤肝,火大伤肝,投生成王爷的肝,真是够倒霉的了。”

    百里不染一转身,遥遥走在前面。

    冷风中,传来百里不染的阴柔柔的声音。

    “属于你的不用看,不属于你的,看也看不住。”

    君冥烨缓缓回头,看向身后的上官清越,那是一种质问的眼神。

    上官清越不知为何心虚,赶紧避开了君冥烨的视线。

    前面又传来百里不染的一声调侃。

    “人家都有夫君了,还怀了孩子。你算那颗葱?哪里凉快,哪里歇着吧,哈哈……”

    百里不染绝对是故意的。

    君冥烨的视线,缓缓落在上官清越已经隆起的大肚子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