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43:他们,又是什么来头

    上官清越仰头看向远方,高山耸立,应该是青峰山偏僻的山脚。

    君子珏和司徒建忠,应该会来寻找他们,但他们能到的地方,也只能是这里,根本到不了无底崖。

    或许他们也是来寻找进入无底崖的入口的,才搜寻了这里。

    没走多远,百里不染便停下脚步,不肯前行了。

    他素白的袖子,厌恶地掩住口鼻,转过身,一副那以忍受的样子,对君冥烨挥挥手。

    “你来打头阵。”

    上官清越这才发现,百里不染脸色变得很苍白,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

    “你没事吧?”

    “我怎么会有事!”百里不染一笑,又赶紧掩住口鼻。

    君冥烨神色凝重,大步向前走去。大概五六米,终于在一片被砍杀凌乱的杂草之间,看到了血淋淋的尸体。

    冰冷的天气里,尸体早已冻僵,淋漓的鲜血也已凝固。斑驳洒落在枯黄的叶子上,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一大片盛开的曼珠沙华。

    上官清越本不敢看,但还是想知道,死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当看到那些横亘的黑衣尸体,她不禁一阵作呕,赶紧转身避开。

    君冥烨长剑挑开那些几句黑衣尸体脸上的黑面纱。

    低呼一声。

    “是死士。”

    在那些黑衣人的脸上,有一个“死”字的烙印,是身为死士的标记。

    上官清越的心口,紧紧一怵。心底忽然衍生出来一个念头,不禁脊背蹿起阵阵冷意。

    她想到了翎儿,正是带着这样的一群黑衣人。

    难道翎儿的身份,是死士?

    而这些死了的黑衣人,难道正是翎儿的一伙人?

    她再顾不上恐惧和恶心,赶紧回头,到处查看那些尸体,寻找那一抹碧绿的身影……

    当上官清越没有在那些尸体中,找到那一抹碧绿身影时,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君冥烨收紧的眸光,似乎拥有洞穿一切的力量。

    “他们不是一路人。”

    上官清越吃惊地看向君冥烨,吃惊他知道她在找什么人的同时,也十分惊骇。

    “原来我在青峰山上遇到秦如海埋伏的时候,你也在场。”

    不然,君冥烨岂会能猜到,她在找翎儿。

    更让上官清越难以想象的是……

    “我被三师叔挟持你知道,我遇到危险差点死在埋伏中你也知道。但你没有伸出援手!”

    “我为什么要救你?”

    这一直都是纠缠君冥烨不休的问题。

    上官清越好笑了,“所以说,你没必要一再用你救过我的事,骂我忘恩负义。”

    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何在坠入断崖的瞬间,君冥烨没有放手,也多亏君冥烨她才死里逃生。

    但真正的事实证明,君冥烨就是那种见死不救的冷血生物。

    君冥烨忽然沉默了,深黑的眸子,看向地上的一具具尸体。

    他已经越来越不懂自己的心了。

    在上官清越被那么多毒箭包围的时候,他确实也想冲上去,轻尘也提醒他,要不要救公主。

    但当他敏锐的耳朵,听见有人赶来解围的时候,便忍下了所有冲动。

    当他看到,上官清越被那么多的武林人士围攻的时候,他也有冲动,冲上去救她。

    但当看到,百里不染带着上官清越在那些围攻中,游刃有余的躲避时,他又忍住了。

    但当看到断崖摇摇欲坠,已经在大地震荡中无法支撑下去的时候,他居然再也不能稳坐泰山,想都没想,直接冲了上去!

    明明在那之前,他心中一直有一个念头在对自己说。

    “为什么要救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救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明明与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那么厌恨你,那么讨厌你的出现,抗拒你的接近,你为何还要毫无尊严的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为何见她生死攸关,还那么把持不住?”

    “为什么明明你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还要再来找她?找到她,你又能做什么?带她回到大君国的皇城,还是放开她,任由她一路南去?”

    君冥烨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这些个问题也一直纠缠在心底,折磨着他,让他备受纠结。

    就好像一个已经没有了理智和清楚思维的疯子,千头万绪的思想,犹如作茧自缚,将他紧紧缠住,有的时候连喘息都觉得很困难。

    而这些问题,居然该死的统统都是围绕那个女人,纠缠不休,想要休息片刻都做不到。

    他都要被这样的自己,折磨疯了。

    他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强硬的告诉自己,只是因为她曾经救过自己一命。

    但在他写下休书的时候,目送上官清越的车驾,离开大君国皇宫的时候,他已经告诉过自己一次……

    “上官清越,本王顶着全国的压力,放你一命,便是偿还你当年救我之恩,我们两清了。”

    既然已经两清了,为何还在用上官清越的救命之恩,来做所有问题的回答?

    他讨厌极了这样的自己,完全不知道方向,也没有清晰的理智。

    这完全就不是他!

    他一向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可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忽然变得好像没了智商的弱智儿童,什么都是迷茫的,思绪也混沌不堪,毫无清明。

    他从来没有这个样子过,让他惊慌又抗拒,每次都想逃避,却又忍不住深陷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