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44:我们好好算账

    早在上官清越刺杀书裕从冥王府逃走后,上官清越被一群黑衣人所救,害他失手没能抓住上官清越,他就已经深深怀疑上官清越的背后到底还隐藏什么神秘的力量。

    但他诸多调查,都没有任何线索。

    也对那一群黑衣人的组织,没有找到丝毫有力线索。

    对方十分的神秘,想来不是什么见得光的组织。

    到底什么来头?

    这让君冥烨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在大君国的皇城,有这样一个身手极好的神秘组织,让他觉得格外危险。

    可他强大的线报网络,并未给他任何有力的线索。

    上官清越对对方也是一无所知。

    君冥烨却明显不信,“女人,玩手段,也要清楚,你自己的力量有多大。”

    君冥烨深度觉得,这群死了的死士,和那个叫翎儿的一伙人有关系。

    他清楚记得,那一次营救上官清越的,有一个身手极好的通身黑衣的神秘男子。

    上官清越也想到了翎儿口中的“公子”,但她却是没见到过那位“公子”,也不知道对方为何几次出手相救。

    上官清越敏锐的耳朵,忽然动了动。

    “不好,有人来了!”

    她听见了纷沓而来的马蹄声,想来来了很多人。

    君冥烨和百里不染虽然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但见上官清越这么紧张,大家便赶紧离开这里,匆匆向着不远处的树林走去。

    大家都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知道具体该往哪个方向走,才能离开这片山。

    这里虽然属于青峰山一带,却是枯草横生,一条路都没有,显然平时也没人来过。

    “会是谁来了?”

    百里不染走在前面,低喃一声。

    大家脚步加快,在不知道对方来人是敌还是友的时候,谁都不敢随意懈怠。

    现在正有不少高手,盯着上官清越的性命。

    上官清越终究的女人,身体又已笨重,坚持了一会,就有些体力不支了。

    就在百里不染,要飞身过来,背起上官清越的时候,君冥烨已经抢先一步,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君冥烨的动作,实在太突然,上官清越吓得低呼了一声。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悬空了一下,才落入君冥烨的怀里。

    她猛地抬起眼眸,就看到君冥烨那一双凝视自己的深沉瞳眸。

    他的目光,总是那么压人,让人觉得压力很大,不敢与他直视。

    “安静一些,不想被人抓住的话!”君冥烨冷声下令。

    上官清越没有动一下。

    她知道,凭借自己现在的力量,是走不快的,只能仰仗君冥烨。

    而大家现在的情况,似乎也不是那群武林高手的对手,逃命是唯一的选择。

    君冥烨飞身而起,耳边袭来呼呼的风声,还有他心口强健跳动的声音。

    他从没发现,这个女人,安静在他怀里的感觉,这么的踏实,连他这一辈子一直都空荡荡的心口,连贞儿都不能填满的位置,竟然一下子充实起来。

    他又有了那一种,非常不舒服,又非常舒服的感觉。

    他从小就告诉自己,自己是一个不详的灾星,害死了自己的母妃,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芥蒂,派人四处追杀。

    他从小就学会了,抗拒所有人的接触,也不让任何人和自己真正亲近,甚至也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用一些冷血绝情的手段,抗拒着别人的靠近。

    上官清越抬起手,缓缓的,轻轻抓住他的衣襟。

    似乎这样,会有一种很心安的感觉,不再惶惑,也不再有任何的怯怕……

    她已经开始有点,依赖他这样的怀抱了。

    但这个念头,稍纵即逝,随即便压入漆黑无比的深渊之下。

    她对他除了仇恨,决不能再有其它。

    君冥烨低头看着抓紧自己衣襟的一双小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口上抓了一下,痒痒的难受。

    他对这个女人,总是能轻易产生占有的欲望,周身血液沸腾。

    上官清越感觉到他身体起了变化,赶紧放开自己的手,有些仓惶。

    “都什么时候,你还在动别的心思!”上官清越低声说。

    他们接触那么久,她很了解君冥烨是个欲求不满的人。

    君冥烨脸色凉冽,虽然没有说话,但显然已经动怒了。他的尊严是不允许随便被人触及的,显然上官清越的话,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

    大家变得安静下来,气氛也显得有些压抑。

    “上官清越,等逃出这里,我们好好算账!”

    这一句话,便是敲击在上官清越心口上的重锤。

    早在君冥烨剜肉的时候,就已经说过,要与她好好算账了,若旧事重提的话,这个男人会不会还用之前残忍的手段对待自己,实在难说。

    树林生的很茂密,虬枝狰狞,前路有些难以穿行,行进的速度不得不缓慢下来。

    君冥烨的呼吸有些沉重,想来也体力透支了。

    他忽然停下脚步,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动静,除了寒风呼啸,几声鸟鸣,再没有任何声响。

    “你确定,有人来了?”

    上官清越仔细听了听,方才听见的马蹄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

    大地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奇异的声音。

    “许是,被我们远远甩开了吧。”

    君冥烨一把将上官清越丢开,脸上覆上一层燃烧的火焰,十分吓人。

    只是他的脸色,变得尤为不好,额上也渗出一层豆大的汗珠,狭长的眼底也透漏出一种遮掩不住的哑忍痛意。

    君冥烨狠狠盯了上官清越一眼,问百里不染。

    “你听见马蹄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