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45:来点毒药增味

    “你给他下毒了?”

    上官清越问向身侧笑着的百里不染。

    百里不染将手指间的暗器收回袖中,“他之前就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却还一直强撑着,总是动用内力,加大伤害的同时,又火气那么大,内脏加快损伤,能撑到现在没有倒下,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上官清越不明白心口里涌起了一股什么滋味,有些酸涩,甚至还有一点隐隐的疼。

    她见到君冥烨这般模样,应该欣喜若狂的呀。

    许是她太疲倦了,感知出现错觉了吧。

    她确实应该是高兴的。

    “很严重吗?”上官清越努力扬起轻快的声音问。

    君冥烨的唇角拉成一条凉冽的直线,这个女人居然这么高兴。

    “本来养伤一样就没事了,但冥王生性桀骜不逊,脾气太大了。”

    百里不染笑呵呵地摇摇头。

    “也就是说,继续生气的话,会将他气死了?”

    上官清越蹙起美丽的秀眉,唇角却轻轻勾着,眼底也蕴起一层薄薄的笑意。

    百里不染惊讶地看向上官清越,“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美人儿不会这么心狠毒辣吧?”

    上官清越只问了百里不染一句。

    “他现在还有多少气力?”

    “已经站不起来了,还能有多大力气,只是强撑着最后一口力气罢了。”

    上官清越唇角的弧度,倏然变得更大,笑容潋滟,风情多姿,犹如绽放的雍容牡丹,美艳不可方物。

    她缓缓走向君冥烨,俯身下来,长发滑落,在寒风中轻轻拂动,漫开她身上迷人的清闲芬香。

    “如冥王这般,只有站在高处睥睨苍生的人物,也有今日矮下身躯,被人俯视的时候,应该很愤怒吧。”

    君冥烨的牙关紧咬,皓白的牙齿中,隐约浮现一抹殷红的血色,喋血狰狞。

    上官清越又是轻轻一笑,声音如歌声曼曼。

    “我真的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也有让我俯身凝视你的时候。呵呵……”

    上官清越抬起自己的手,很想如君冥烨总是捏着自己下巴的狠狠样子,也捏他一次。

    但这个动作,僵在了半空,迟迟没有落下去。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何会有一种犹豫,不忍下手之感。

    终究是自己太仁慈了吧!

    他君冥烨那么多次陷害她,想要杀了她的时候,可曾心慈手软过。

    君冥烨挑起他的一双寒眸,依旧那么的霸气凛冽,依旧那么的摄人心魂,让人心生畏怯。

    他咬紧的牙关之中,迸出冰寒至极的几个字。

    “你想气死我?”

    上官清越绝美一笑,美丽的容颜倾城绝世,明艳动人,一双水盈盈的眸子,光彩剔透,犹如不染杂尘的清冽泉水。

    那么清澈盈动的一双美眸,任谁见了,都觉得是无辜又无害的。

    “冥王天生火大,脾气暴躁,怎么能说我要气死你?清越可没这个胆子。”

    上官清越掩住朱唇,若这个时候被君冥烨看到自己,笑得唇角弧度完美的样子,似乎有点太万恶了。

    君冥烨现在已经被上官清越幸灾乐祸的样子,气得胸腔剧烈起伏。

    上涌的血气,更加严重,已经无力再吞咽下去,唇角之处,渐渐渗透出一抹殷红的血迹,在他苍白无色的脸颊上,蜿蜒而下,滴落在地上的积雪枯草间,绽放一朵刺眼的红梅。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

    他咬牙切齿。

    “我狠毒?!”

    上官清越冷喝一声。

    “若比起冥王对我做的一切,我简直太善良了吧!”

    上官清越忽然从发髻上,抽下那一根十分锋利的银簪子,阳光下,那簪子寒光刺眼,锋利的惊人。

    上官清越抓紧手中的银簪子,手指的骨节都在一根一根泛白。

    她的一双眼睛,毫不遮掩的恨意,流泻出来,犹如射出的道道带着血色的锋芒,可以直接穿透心肺。

    上官清越暗暗咬紧牙关,冷硬下自己的一颗心,再不犹豫,直接扬起手里的锋利银簪子,毫不犹豫地刺入君冥烨支撑住身体的膝盖上。

    “嗯!”

    君冥烨没有力气躲开,痛得闷哼一声。

    鲜血顿时喷溅了出来,映着阳光犹如绽放的一大片火红的凤凰花。

    鲜血,染透了君冥烨一袭黑衣,漫开一片血液的温热的味道,在寒冷的空气里,升起一缕一缕袅袅热气。

    那是极为恶心,上官清越最讨厌的味道,但这一刻忽然觉得十分的好闻。

    连百花的芬芳,都没有这一股子血液的味道好闻。

    “我从来没有发现,血液的味道居然这么好闻!冥王,尤其你的血,真的很香。”

    上官清越细细品味一下这样的味道,手中的银簪更加用力刺下去。

    鲜血再度涌了出来,蜿蜒在君冥烨身下的积雪上,鲜红的一片,那么刺眼妖冶。

    “当初,冥王剜肉的时候更痛,还是现在刺入骨骼的时候更痛?但不管哪种痛,都没有冥王加诸在我身上的伤害,让我更加疼痛深入骨髓,恨不得喝你的血,抽你的筋!”

    上官清越阴狠勾唇一笑,眸中寒芒刺骨。

    这样的话,让百里不染都不禁身躯抖了一抖。

    百里不染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本来他若来做,也不觉得什么,但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大美人做这样残忍的事,总觉得那个画面感实在太血腥残忍了。

    尤其美人儿的眼角眉梢,那样痛恨的深深恨意,如针如刺,十分的锐利。

    实在骇人。

    百里不染别过身,忍住心下的一阵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