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46:美人儿,好香

    上官清越清明的眼底,忽然浮上一种恨意的猩红,十分可怖。

    她这样的目光,仔细端详着君冥烨凝满怒气的一张俊脸。

    “冥王,蚀骨灼心的滋味儿,还没品尝过吧。”

    上官清越盈盈一笑,美若天仙下凡,只是眼角眉梢的锋锐,那么的刺人。

    似能伤人的一把毒剑。

    君冥烨不禁眼角跳了跳,“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现在已经身负重伤,还能伤了我不成?就算你现在还有力气伤我,还有百里门主在。”

    上官清越现在可是胜券在握。

    “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我岂能错失!”

    不然,她一定会后悔的。

    “我死在这里,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很快,你也会下来和我黄泉做伴!”

    “冥王是怕了吗?”

    上官清越开心地笑了起来,“没想到冥王也是一个贪生怕死的鼠辈。”

    君冥烨用力喘息着,还在狠狠咬牙。

    “本王从来不怕死!!!”

    “既然如此,我便成全冥王一次吧。”

    上官清越说着,拔掉瓶塞,毫不犹豫地向着君冥烨膝盖上的伤口,倒下毒粉。

    “上官清越,本王会让你承受千倍百倍的代价!”

    “别再威胁我!现在我若杀你,轻而易举!绝对不会给你让我品尝代价的机会。”

    “呵!想让我品尝代价,今日你也要能活下去才行!”

    君冥烨冰封的目光,憎恨无比地瞪着上官清越,黑眸之上,布上道道可怖的鲜红血丝,整个眸子都猩红了起来,恨不得将上官清越在他的目光里杀千遍万遍。

    上官清越闷哼一声,“若不是我命大,早就在你的冥王府,死上千次百次了!今日,终于沦到你先死在我的手里了。”

    看着君冥烨开始浑身痛苦的,不可抑制的震颤,上官清越解恨地笑起来,目光里一片炯亮刺眼的明光。

    “冥王,还记得我临离开皇宫的时候,对你说过的话吗?”

    “我说,你这条命,我迟早会讨回来。”

    “因为……”

    “你的这条命,是我赐的!”

    想到那些对君冥烨翻涌的恨意,心底滋生的一点点不忍的小苗头,也被绝灭殆尽了。

    看着君冥烨痛苦得浑身颤抖,却依旧在用他强大的毅力,保持着他高贵不可一世的尊严,绝对不屈服在蚀骨穿心的剧痛之下。

    身为女子,即便再恨对方,终究也会心慈手软,可这个女子现在这个时刻,哪里还有半点女人的样子。

    百里不染自认见惯了各种残忍手段,也见多了各种血腥场面。但见一个女人这么毒辣蛇蝎地对付一个人,还是一个顶天立地,傲视群雄,呼风唤雨的大人物,简直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

    君冥烨即便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依旧不能让他高高在上的尊严和骄傲,被践踏殆尽。

    他依旧那么桀骜,目光依旧那么轻蔑不屑,甚至没有发出任何被痛苦折磨的声音,就那样目光深冷如冰地睨着上官清越。

    “我不会,放过你。”

    他薄削的唇齿间,发出缓慢低弱,却重重撞击心灵的声音。

    “那个,美人儿……”

    百里不染抓了抓高挺的鼻子,看着上官清越的眼神里,多了一丝难以遮掩的怯意。

    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好招惹的角色。

    心里暗暗掂量着,可别做了什么让她记恨的事,否则自己只怕也会沦落这样的下场。

    百里不染斟酌了一下,道。

    “如果他伤的太重,走不动路了,我们还要负责拖着他走,会很麻烦。”

    上官清越站起身,冷笑道,“谁说还要带着他上路?”

    “……”

    够狠!

    这哪里是折磨君冥烨,完全是将君冥烨置之死地。

    “丢在这个寒风瑟瑟的荒山野岭,他必死无疑。”百里不染不由唏嘘一声。

    “如果他还能活着,便算他命大,还不该绝。但若死了,也算上天眷顾,便宜他了!”

    上官清越转过身,背对备受折磨的君冥烨,“但若今日,他不死,将来死的,就会是我。”

    她再不迟疑,大步向前走去,再没多看君冥烨一眼。

    百里不染赶紧追上去,回头还看了一眼,被丢在后面,想要挣扎起身,终究无力瘫倒的君冥烨。

    “美人儿,这大冰块看着对你还蛮情深意重的,你真忍心薄情寡义?”

    “情深意重?!”上官清越好笑起来。

    百里不染看着上官清越绝美如画的侧脸,忽然很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才让上官清越这么痛恨君冥烨。

    百里不染魅眸微一流转,缓声试探问。

    “他为美人儿受了内伤,断崖崩塌,生死一线之间,都没有放开美人儿,独自逃命。这份舍命为美人儿的情意,难道不够千金重?”

    上官清越的脚步,忽然听了下来,心下犹豫一阵,抬眸看向百里不染。

    “你是让我放过他?还是怕我后悔放了他?”

    百里不染一怔,转而大笑起来,魅惑万千,邪气妩媚。

    “美人儿想要杀人,哥哥我怎么会参与!只是……”

    百里不染拖着长音,贴近上官一起一步,低声说。

    “美人儿若杀了冥王,会不会在心里留下一些不太美丽的东西?”他抬起修长洁白的手指,向着上官清越的胸口处,暧昧地指了指。

    上官清越推开一步避开,“不会!解恨又痛快!!!”

    她的声音忽然拔得很高,透着点强力压制某种情绪的意味。

    百里不染眸光流转,笑容妖冶,“那就好,那就好!美人儿痛快便好。”

    “你不会是怕了吧。”

    “我怕什么!我百里不染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你担心我用了你的毒药,杀了冥王,被朝廷追究你五毒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