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47:绝梦散

    上官清越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心情这么不好,当即就恼了。

    “百里门主自重!请对本公主尊重一些。”

    “啧啧,美人儿将公主的身份,都搬出来了。”百里不染悻悻摇头,一双美丽的眸子里,都是失望的不高兴。

    接着,他又道。

    “想我解毒,也可以,但我不要钱。”

    “你要什么?”

    “我要……”

    百里不染魅然一笑,再度贴近上官清越,在她耳边吐气如兰,声音柔软又暧昧。

    “我要美人儿跟我去五毒门,与我相依相偎,红尘作伴,逍遥快活只羡鸳鸯不羡仙。”

    他是两根修长的手指,并排放在一起,一副相依相偎很是恩爱的样子。

    说着话的时候,身体还向着上官清越靠了过来,一副柔若无骨的纤细样子,轻轻依偎在上官清越的身边。

    “哥哥相信,有美人儿的陪伴,日后的日子,也不会孤苦无依,任人欺凌了。”

    上官清越不禁恶寒。

    “如百里门主这样的妖孽,也会孤苦无依,受人欺凌?!”

    上官清越一把将百里不染推开,理都没理百里不染,直接大步向前走去。

    “我在离开无底崖的时候,装了一些碎冰在小瓶子里,想来现在已经融化成水了。”

    上官清越抚摸了一下收入在怀里的小瓷瓶。

    老者在吃了百里不染的毒鱼后,安然无恙,想来那水确实有解毒的作用。

    不然,百里不染的毒药,可一直都是天下无解的。

    上官清越对此深信不疑,也满心期待。

    百里不染身影一掠,追上来,“美人儿,那个奇怪老头儿的话,可不能信。无底崖的水,也不过是江河之水,哪有什么可解百毒的作用,定是骗你玩的。”

    “若这天下,真的有能解百毒的水,谁还研制解药啊!”

    “不管是不是真的,总要先试一试才知道!只是水,又喝不死人。若真的没有作用,我再找百里门主帮忙。”

    百里不染没想到,自己的这一个活生生的存在,竟然比不过碎冰化成的一口水。

    “咳咳,那个美人儿,哥哥是被你嫌弃了吗?”

    居然成了候补选手。

    “没有。只是白里门主的条件,有些过份。”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难道美人儿想平白受了哥哥的人情,就能心安?谁敢欠我百里不染的人情。”

    百里不染翻个白眼,玩弄着自己一缕墨黑的长发,悻悻地跟在上官清越的身后。

    “好吧,我对无底崖的水,更满怀希望。”上官清越道。

    “美人儿,希望可不是一口水能给的!我是谁,最疼你的哥哥,你说,你一句话,哥哥能不帮忙吗?我们一起去五毒门怎么了?哥哥可有的是钱,荣华富贵,不比你的什么皇宫差!”

    “哥哥最疼你,定不让你伤心难过,再掉一滴眼泪,就跟我去嘛。”

    百里不染拽着上官清越的手,一阵撒娇,上官清越还是不理他。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起向着树林的深处走去……

    ……

    君冥烨的手死死抓住地上冰冻的沙石,骨节根根泛白。

    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起身,更别说追上上官清越。

    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上官清越的身影,消失在这一片山林之中。

    最后,毫无踪迹。

    “好!很好,上官清越,别让本王再抓住你。”

    君冥烨狠狠咬牙,字字从牙缝中迸出。

    他费力地,缓缓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引线拉开,便有一道明亮的光芒蹿上天空,炸开一团明亮刺眼的烟雾。

    这是他传唤轻尘的信号弹。

    很快,轻尘就会赶到。

    但现在,他的身体已经渐渐转凉,体内的热量也在渐渐被掏空,犹如气息一样,在随着流逝的热度,变得越来越微弱。

    他不知道,百里不染留下的是什么毒。

    只觉得周身犹如针扎一样的刺痛,所有的神经都在随之痉挛。

    眼前渐渐变得模糊,甚至出现了一些不清晰,又忽然清晰无比,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境的画面。

    那画面中,竟然皆是上官清越的影子,一颦一笑,一嗔一怒,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万千风华,美若江南烟雨,似梦如幻……

    他的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满目迷醉,就好像那画中人,正在眼前,对他嬉笑嗔痴,柔情款款。

    沉浸在幻影之中,他便不再那么疼痛,周身所有的感知变得麻木,不再清晰,只能感觉到满心的余悦。

    他好想将梦幻中的美人,一把搂入怀中,与她一起池中泛舟,摘下莲蓬朵朵……

    可一抬手,那美人儿竟然虚幻的根本抓不住。

    他觉得自己在奔跑,寻找,满心的焦急,大声呼喊她的名字。

    “清越,清越,清越……”

    不对!

    他的眼前又浮现了那个笑容美好,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一双大眼睛亮如繁星璀璨,流光溢彩,美丽绝伦。

    “大哥哥,我叫小月儿。”

    “小月儿,小月儿,小月儿……”

    他开始大声呼喊这个名字,怎奈奈在一片迷雾之中,还是寻不到她的丝毫踪影,他变得十分焦急。

    眼前忽然浮现了一抹不太清晰,若隐若现的一张清丽淡雅的脸孔。

    “贞儿……”

    “冥烨,我用死相逼,你都不肯回来,就是为了那个贱人!!!”

    季贞儿痛心疾首地对他大喊,一双眸子变得猩红。

    “还说没有对她动心,你竟然已经将我的生死抛之脑后,我们的孩子算什么?你难道连我们的孩子都不要了?”

    “冥烨,不要走,回来,不要去找她!”

    季贞儿伸手来抓他,竟然被他避开。

    他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从小就约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