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48:想你心甘情愿

    阿哑听说上官清越坠下无底崖的噩耗,直接喷出一口黑血。

    “阿哑!”

    蓝曼舞吓得脸色煞白,毫无血色。

    她赶紧搀扶住阿哑,他却只能无力地抬抬手。

    这几日,已经接近他中毒六个月的时间,身体已经越来越无力了,有的时候,连喘息都觉得憋闷压抑,无力顺畅。

    内腑更是传来剧烈的烧灼疼痛。

    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的内脏已经开始腐烂了,只要腐烂穿透,就是他的死期了。

    即便一直不肯相信,他上官少泽会如此死,但也不得不生了一些绝望的心思。

    但他万万没料到,他的小越,会走在他的前头。

    铁骨铮铮的八尺男人,一时心痛的双眼泛红,布上一层猩红之色。

    “是他们……逼死了她!!!”

    他咬牙低吼,唇角的血蜿蜒而下,触目惊心。

    “阿哑!你先不要激动!我相信大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蓝曼舞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就怕阿哑再激动吐血。

    “大姐坠入无底崖,那些武林人士,都以为大姐死了,陆续离开了青峰庄!阿哑,你相信,有冥王在,他那么厉害,一定不会让大姐有事的!”

    “皇上现在已经派人到处寻找大姐了。”

    蓝曼舞用力搀扶阿哑坐在床上,不住用白色的绢帕擦拭阿哑流血的唇角。

    可那血,漆黑如墨,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蓝曼舞不想哭,可眼泪就是止也止不住。

    “我相信,大姐不会有事的!你也要相信。呜呜……”蓝曼舞捂住脸颊,蹲在地上,哭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无底崖,那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活命。”

    阿哑闭上一双猩红的双眸,一双手,紧紧抓握成拳头。

    他好痛恨自己,这么无用,被奸人暗算至此也就算了,居然连妹妹都保护不了。

    “就算大姐死了,死在断崖之下,到现在尸体还没找到,怎么能那么早就下决断!我相信,大姐绝对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

    上官清越和百里不染一路下山,终于找到了通往青峰庄的小路。

    听见有人从崎岖的小路上下来。

    上官清越和百里不染赶紧隐藏到一棵大树后面。

    下山的是几个青峰庄门人。

    “你说睿王爷和那个白公子,怎么就不听劝,无底崖是什么地方,他们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整个青峰庄的人,都在四处找人!这都好几天了,别说人影了,就连尸体的影子都没见到一个。”

    “就算他们命大,没摔死,这几天这么冷,冻也冻死了。”

    门人摇摇头走远了。

    百里不染站在上官清越面前,转过身背对她,矮下身体。

    “什么?”

    上官清越一时没懂。

    “我背你。”

    “背我?”上官清越噗哧笑了,“看你瘦弱的,好像弱不禁风的纸片人,也能背得动我?”

    “我是穿的少,看着单薄而已,身上肌肉,很发达。”

    百里不染回眸,妖媚一笑,“美人儿若是不信,你摸摸。”

    “摸哪?”

    上官清越蹙眉,

    百里不染握住上官清越的手,“美人儿想摸哪里,就摸哪里。”

    上官清越瞬时脸色恼红,赶紧抽回自己的手。

    她方才只是没反应过来,心里一直考虑着如何才能见到阿哑,和君子珏回合,且还能甩开君祺睿,免得那个十四王爷,总是一副敌对她的样子。

    只怕君祺睿若知道,她还活着,会对她不利。

    当时,她眼睁睁看到君祺睿阻挠君子珏救自己。

    君祺睿只是没有料到,君冥烨会忽然冲上来,还与她一起坠入断崖。

    君祺睿现在让人找的,也是君冥烨,根本不是她。

    只怕,君祺睿的人,找到了她,也会痛下杀手吧。

    等上官清越回神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百里不染已经背着她,一路飞了很远。

    百里不染看着单薄,力气倒是不小,脊背也不是很宽厚,属于骨骼清奇秀挺之人。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穿这么少。”

    上官清越抓住他的肩膀,这才发现,他的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月牙白袍子。

    “我从小体质差,师父便让我冬天穿着单薄的衫子站在冷风中。时间久了,便也不觉得冷了。”

    “可是这样,不会感染风寒吗?反而对身体不利!”

    “美人儿在关心我?”

    百里不染跃上一棵大树,笑着回首,芳华绝代。

    上官清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刺了眼睛,这个男人笑着的时候,实在太耀眼了。

    她赶紧别开头,“我只是好奇!”

    “我身上的袍子,可不是一般的袍子!材质世间稀有,十分名贵,说多了,美人儿也不懂。”

    说话间,便已经到了青峰庄的后门不远处。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偌大的青峰庄处在一片朦胧不清的夜幕下。

    上官清越对百里不染努努嘴。

    “你,去。”

    “什么?”百里不染没懂。

    “你轻功好,你去将阿哑带出来。”

    “美人儿是在使唤我?”

    “难道让我去?一旦我露面,你觉得我还出得来吗?”

    “美人儿不会跑了吧!”

    “我为了阿哑回来,岂会逃跑。”

    “你把无底崖带出来的水,交给我,做抵押。”百里不染向上官清越伸出一直素白细嫩的手。

    “你好狡猾!”

    “面对美人儿这么聪明的人,总要多留点心眼儿。”百里不染眯着美眸一笑,千娇百媚。

    “我凭什么相信你?若给了你,被你倒掉了,我岂不是亏大了。”

    百里不染还真没想到这一点,“美人儿,我可没那么损。”

    上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