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50:天空骤变

    轻尘低着头,向前一步。

    “睿王爷,属下知道小月儿是谁。”

    轻尘的声音很低很低,若不仔细听,几乎听不清楚。

    然而这样细弱的声音,他是经过了一番强烈的挣扎,才决定说出来。

    君祺睿的目光,瞬时一亮,“是谁?快说。”

    “正是……”

    轻尘的声音,又犹豫了一下,这才艰难开口。

    “前王妃。”

    “是上官清越那个女人!!!”君祺睿低呼一声。

    “既然知道是谁了,那就好办了!”白道长的脸上,当即浮现了一抹喜色。

    “只要找到王爷梦中之人,让她唤醒王爷,我便有办法解毒了。”白道长道。

    君祺睿深深拧起浓眉。

    “睿王爷,还是王爷的身体为重,现在派人去山上搜寻前王妃的下落吧。”轻尘沉声说道。

    他不是很希望,上官清越再回来,但君冥烨生死一线,所有的希望都在上官清越身上。

    轻尘是君冥烨的贴身影卫,终究不能看着自己的主人,一步步跌入死亡。

    君祺睿回头看向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唇瓣乌黑,那一丝微弱的气息,好似随时都会终结。

    “好!我去找人!轻尘,护好你家王爷。”

    君祺睿大步走出君冥烨的房间,院子里还站着很多武林人士。

    如今在青峰庄剩下的武林人士,都是武林上的高手,也是大帮派的掌门,心思各异,难以掌控。

    “房间里住着的,正是大君国的冥王,各位都是英雄义士,冥王的安危,就拜托各位了。”

    君祺睿客气地对各位一抱拳。

    各位也都赶紧回礼。

    “睿王爷放心,我们定当保护好冥王的安危。”

    君祺睿不得不担心,这些江湖人,为了一己私利,趁着君冥烨现在不能自保的时候,对他不利。

    尤其这群人,正对青峰庄的金龙剑虎视眈眈。他们为了避免朝廷的人,参与金龙剑之争,只怕会对朝廷的人不利。

    君祺睿带人走了,去山上寻找上官清越的下落。

    现在阿哑被带走,情况很明显,定是那个女人没有死,让百里不染来劫人,为阿哑解毒。

    ……

    上官清越在冷风等了很久,终于等到百里不染回来。

    百里不染为了甩开那群追击他的人,这才折返回来与上官清越会和。

    当上官清越看见百里不染扛着阿哑过来,长长吐口气。

    “我真担心,你又迷路了。”

    百里不染将阿哑放下,弯唇一笑,“美人儿太聪明了,真的被你猜中了!青峰庄的房间,都长的差不多,绕来绕去,惊扰了很多人,才找到这个奴隶。”

    阿哑见到上官清越,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惊喜地瞪得老大,简直不敢相信,真的还能见到上官清越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

    “小越……”

    阿哑失神,低喃一声。

    上官清越倏然抬眸,看向阿哑。

    “你叫我什么?”

    方才阿哑的声音,实在太微弱,她没有听得太清晰。

    但还是在心头激起千层浪,久久不能平息下来。

    她好像听见了,哥哥呼唤自己的熟悉声音。

    小越……

    阿哑赶紧狼狈收拾起自己的眼神,避开上官清越的逼视。

    “公主还活着,真是太好了。”阿哑恢复惯常清凉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在其中。

    上官清越走向阿哑,站在阿哑面前,看向阿哑手腕的铁链,“竟然断了。”

    还以为,要动用身上的金龙剑,才能斩断阿哑的铁链。

    百里不染挑起眼角,“我的阴魔断金匕,可是世上最锋利的匕首。”

    上官清越看了百里不染摇摇头,心下不禁叹息,若早知道,能解阿哑铁链的人,和能解阿哑身上剧毒的人,只需要百里不染一个人,又何须在青峰庄周旋这么久,发生这么多的事。

    真是不禁感叹,世事弄人,冥冥之中,似有安排一般。

    上官清越从怀里拿出小瓶子,里面正装着从无底崖带出来的水。

    阿哑的脸色现在极其不好,想来已经毒入膏肓。

    “将这个,喝下去。”

    阿哑也不问是什么,直接拿起来就给喝了。

    百里不染想要阻止,也晚了一步,“你就不怕这个心肠蛇蝎的美人,给你的是剧毒,将你毒死!”

    阿哑不说话,将空的瓶子,丢在地上,看着上官清越,低声说。

    “她就是给我毒药,我也喝。”

    他无能保护他的小越,就是被毒死了,他也心甘情愿。

    好像抱一抱小时候总在他身边撒娇的小越,他的小越,他的妹妹。

    但这个冲动,阿哑捏住拳头,忍下来了。

    他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资格,拥抱他的妹妹。

    这个时候,和妹妹相认,只怕让妹妹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

    阿哑忽然觉得胸腔内好像有一团火正在剧烈燃烧。

    他疼痛地捂住心口,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额上也深处豆大的汗珠,沿着额头颗颗滚落。

    “怎么会这样?”上官清越心口一沉。

    阿哑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靠在身后的大树上,才不至于让自己倒下去,喉口内传出压抑又沙哑的低吼声。

    周身热的要命,就连肌肤都开始变红,好像变成了一个通体火红的烙铁。

    上官清越吓得脸色煞白,赶紧扑向阿哑,触碰阿哑的肌肤,发现烫的惊人。

    阿哑一把将她推开,“离我远点!!!”

    阿哑一声低吼,发出震耳的声音,那力量几乎震得大地都在嗡嗡作响。

    上官清越赶紧连连后退两大步,远离阿哑。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