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51:太危险了

    上官清越吃惊地一步步后退。

    现在的阿哑,实在太吓人了!

    一个人的身上,怎么会爆发出这么灼热的力量?而那一股力量十分的强大,透着一种随时会将周围一切炙烤得发热似的。

    没过多久,周围的温度,真的渐渐升高了。

    上官清越现在距离阿哑很接近,已经明显感觉到扑面而来的一股热量。

    就连披在身上御寒的狐裘大衣,都变得闷热起来。

    一下子,寒冷的冬季好像到了闷热的夏天,燥热难耐。

    周遭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

    一滴一滴渗落在枯叶上,发出一声一声啪嗒啪嗒的声音。

    上官清越惊骇得呼吸都僵硬了,想要向着阿哑抬抬手,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根本提不起来,而刚刚伸出来的一只手,只是刹那间,就感受到了周围浮动的热风。

    百里不染也害怕了。

    他赶紧随手发出两枚暗器,刺入阿哑的大穴道之中。

    阿哑浑身一阵震颤,好像很痛苦一样,带着满身炽热,不住摇晃,低吟。

    百里不染一个转身,白影一闪,赶紧带着上官清越远远避开。

    就在此时,阿哑身后的大树,忽然蹿起一股浓烟,虽然翻滚的气息正在四处涌动。

    不消一刻,一簇火苗蹿了起来,整棵大树便在顷刻之间,被一团火光团团包裹起来。

    火光将夜里照亮,大地恍如一片白昼。

    阿哑就置身在火焰之中,好似正在被烈火活活燃烧,身体正在不住扭动挣扎,长发肆意张扬,犹如一根一根的火丝,发着一股通红的炫光。

    看到阿哑那样痛苦地挣扎,浑身一颤一颤地痉挛,上官清越的心,好像被揉碎了一般的难受。

    刺入阿哑体内的那两枚暗器并未发挥作用,阿哑依旧身形高大地屹立在那里,身体摇摇晃晃,看似要倒,却依旧牢牢地站着。

    上官清越瞪大一双水眸,目光里倒影的是那一片惊心怵目的火光,还有在火光中备受折磨的阿哑。

    风声卷过,火光更胜,发出霹雳啪啦的声响。

    上官清越曾经经历两次大火,怕极了大火燃起的样子,也深深知道在大火中被包围的绝望彷徨,那种火焰炙烤肌肤的疼痛,就好像撕开皮肉一样的让人难以忍受。

    上官清越的眼底,渐渐盈上晶莹的水光,张开的唇瓣,也在不住颤抖。

    “救救他,求你救救他……”

    上官清越抓紧身边的百里不染,声音都哽咽。

    她的双手,抓的那么紧,完全将百里不染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百里不染低头看着怀里双手不住颤抖的女子,抬手轻轻抚摸她的长发,心口不禁微微一疼。

    “不是哥哥不救,哥哥是真的……”

    不知道怎么救。

    这样的场面,他也不曾见过。

    他的暗器,都不能起效用,可见阿哑现在完全成了一个不知疼痛的恶魔。

    “哥哥此生,除了你,还没救过人。”他轻叹一声。

    他百里不染,从不承认杀人,但用毒伤人致死这件事,他是承认的。

    但救人性命的事,此生真的不会做。

    也从没做过。

    “要不,哥哥再给他两枚淬毒暗器试试?”

    百里不染实在不忍心见到,上官清越泪眼婆娑的样子。盈盈透透的一双水眸,本应该汇聚这时间最美丽的光彩,怎么能噙满伤心疼痛,那些不好的情绪,简直玷污了那一双漂亮的眼睛。

    那简直要将他的心肝给揉碎了。

    百里不染也不含糊,手指中当即出现两枚暗器。

    “哥哥就不跟你算先前两枚,加上这两枚暗器的钱了。”百里不染正要发出暗器的时候,上官清越一把抓住他的手。

    “你还嫌他的情况不够糟糕吗?!”上官清越哭着嗓子大声喊。

    她真的很少流眼泪。

    在君冥烨那样折磨自己的时候,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

    但见到阿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好像骨血相连一样,浑身每一条神经都跟着作痛。

    那一场大火,虽然燃烧的是阿哑,又何尝不像燃烧在她身上一样,让她难以忍受。

    “这个……”百里不染为难了。

    “那我该怎么做?”他不禁抓头。

    “你别哭,别哭,哥哥想想,想想……”百里不染绞尽脑汁,却还是想不出来很好的对策。

    忽然,他眼前一亮。

    “我去杀了他吧!这样他就不会痛苦了!”

    这简直是最直接最好的办法了。

    “让他死,少受一些痛苦,也是救他不是。”百里不染简直觉得自己的办法实在太完美了。

    百里不染说着,一把抽出他的阴魔断金匕。

    那把匕首,寒光刺眼,锐利无比,只是出现在空气中,就能发出一阵刺耳的轻吟声,似连看不见的空气,也能斩断。

    上官清越挥起一拳头,狠狠砸在百里不染的身上,“不行不行!你不能杀了他!”

    “我让你救他,不是让你杀了他!!!”

    她大声哭喊着,晶莹的泪珠挂在她绝美的容颜上,摇摇欲坠。

    火光燃烧的剧烈,阿哑发出痛苦的呻吟,还有厚重喘息的低吼。

    上官清越的眼泪,掉的更加汹涌,“你不是很厉害吗?快点想办法啊!就当我求求你了,我要他好好活着,不要他死的啊。”

    “不杀了,不杀了,美人不哭,不哭了哈。”

    百里不染急得手忙脚乱,不住擦拭上官清越的眼泪,慌得双手都开始不住颤抖。

    百里不染的眼前,又是一亮。

    “对了对了!这样好了!我去封住他的周身大穴,直接击晕他!”

    百里不染将上官清越安置在一棵大树后面,嘱咐上官清越千万不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