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54:一切复杂起来

    上官清越挣扎开君子珏的手。

    “清越,不要过去!不要!”君子珏赶紧从后面,一把抱住上官清越。

    他的胸膛,那么的用力,紧紧抱住上官清越,就是不肯放手。

    “不要阻止我!让开!!!”

    上官清越哭着嗓子,大声喊。

    “你不能现在过去!他已经完成成为杀人魔鬼了!他会伤害你的。”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继续下去!求你,让我试一试。”

    上官清越硬是将君子珏推开,一双泪光泛滥的眸子中,一直深深看着阿哑。

    她抬起脚步,缓缓走了过去。

    “你是上官少泽?”

    她轻轻问着,还清楚记得,在队伍离开京城的时候,她就这样问过他一次,却被他否决了。

    但这一次的相问,阿哑的反映有些让人吃惊。

    他虽然不说话,一双眼睛的目光却有些山洞了。

    “你是哥哥……是哥哥……”

    上官清越哽咽的声音,已经支离破碎,泪水沿着眼角缓缓滑落,流到唇角,味道咸涩却又透着一点甜味。

    她已经有些肯定了。

    是了!

    是了!是哥哥!

    阿哑一双火红张扬的眸子,渐渐柔软了下来。

    他歪着头,看着上官清越,一眼不眨,虽然目光缓和了,但也透着随时都会失控,反扑上来的力量。

    大家都想阻止上官清越,但现在她已经加快脚步,走向了阿哑。

    上官清越站定在阿哑的面前,仰着头,望着他。

    “哥,我是小越……”

    阿哑看着上官清越不做声,手里还在高高提着叶少轩。

    叶少轩现在很痛苦,双脚不住悬着,空气也很稀薄,而脖颈上那一只冰冷的大手,透着随时都会将他脖颈捏碎的力量。

    上官清越抬起手,缓缓握住了阿哑冰冷的一只手。

    那上面,现在沾满了血,十分的吓人,但她还是忍住对血液的恶心,紧紧拽着他的手。

    “你的小越啊……哥……不记得我了吗?”

    她轻轻地摇了摇阿哑的手。

    她小的时候,就喜欢仰着头,拽着他的手撒娇。

    每每这时,不管她有什么要求,他统统都会答应她。

    君子珏要冲上来,将上官清越从阿哑面前带走,阿哑现在太危险了。

    百里不染拦住君冥烨,“让她试一试!不然今天我们大家都得死!”

    “就算死,我也要挡在她的面前!!!”君子珏已经因为那个女人疯狂了。

    或许之前,没有发现,他对那个女人的感情,已经这般深。

    但经历了上官清越坠入断崖,以为她必死无疑,这才发现这个女人早已在他的心里深深扎根,已经对她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绝对不能再允许,这个女人再在眼前死去的事再发生一次。

    就算是死,也要他挡在她的面前,由他先死!

    百里不染拽住君子珏,“我相信,她做得到!没有把握的事,她不会冲上去。”

    君祺睿也挡住君子珏,“现在的情况,看上去,她确实能稳住阿哑。”

    阿哑果然安静了下来,也忽然放开了手里的叶少轩。

    叶少轩跌在地上,本想解救上官清越,带着上官清越一起走,没想到上官清越直接站在叶少轩的面前,还在背后对叶少轩做了一个快走的手势。

    两个门人战战兢兢,将叶少轩搀扶走了。

    阿哑深深凝望着上官清越,一双血红的眸子里,倒影着上官清越绝美的倾世容颜。

    他向着上官清越,缓缓抬起一双血淋淋的手,轻轻抚摸上官清越的脸颊,留下一道鲜红的血的痕迹。

    阿哑发现弄脏了上官清越漂亮干净的脸颊,她小时候最讨厌被人弄脏自己的脸,他却偏偏喜欢故意弄脏她的脸蛋来气她。

    每次看到她气得嘟着小嘴,追着他打的样子,他都大声笑起来。

    但这一次,阿哑赶紧用袖子不住擦拭上官清越的脸颊,等擦干净了,这才对她一笑,抬起手指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

    这是他小时候,经常对上官清越做的事。

    不是用手指刮她的鼻子,就是捏她的脸颊。

    这一刻,上官清越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决堤而下,大声哭了起来。

    “是了,是了,是哥哥,是哥哥!”

    上官清越扑向阿哑,一把将他紧紧抱住。

    她埋首在他的怀里,哭得像一个孩子。

    之前就有过这样的怀疑,但被阿哑断然否决了。她一直觉得他很像哥哥,尤其他看着自己的亲切眼神。

    当在无底崖,对老者说,判断一个人,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长相便是最直接的辨认方法时,自己忽然就有了更准确的肯定。

    曾经,莺歌对她说过一句话。

    “公主,有的时候,怎么觉得阿哑某些地方,和公主有几分相像?”

    上官清越当时没有想太多,还以为他们都是南云国人,便有一些类似的地方,让莺歌觉得很像了吧。

    直到方才,阿哑呼唤了自己一声“小越”。

    她其实听见了,只是不敢肯定,生怕自己听错,才恍惚了一下。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真的是哥哥……是哥哥……”

    上官清越抱紧阿哑,泪水沾湿了阿哑满身鲜血的衣襟。

    阿哑高大的身体,渐渐蜷缩下来,抱紧在怀里哭成泪人的人,一双血红是眸子,虽然依旧通红如血,但嗜杀的光芒却渐渐隐退,虽然看上去依旧可怖犹如没有情感的猛兽,但里面的神采却已经渐渐温柔了下来。

    阿哑的喉口里,发出了低低的轻吟声,好似已经不会说话,只能发出犹如兽类的叫声。

    上官清越心口一阵刺痛,只能更紧地抱住,这个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见面的亲生哥哥。

    大家都远远躲开阿哑。

    虽然他安静了下来,抱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