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55:我怀孕了

    “他什么时候会醒来?会不会……醒不来了?”上官清越哽着声音,双眸泛红。

    “不知道。”

    百里不染一向都觉得自己很厉害,但在此时,遇见了这些事,才发现自己很无用,竟然帮不上她。

    “我一直以不会制作解毒的药物而自傲,但现在有些后悔,研究制毒的时候,应该也多学习一些解毒的办法。”

    “或许那样,遇见这些事的时候,就不会这么棘手了。”

    百里不染一向自负,这还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无力。

    “之前和师父学习制毒的时候,师父就有问过我,只学习制毒,而不学解毒,便不算称职的研毒者。现在终于明白,师父说的话,是正确的。”

    百里不染叹息一声。

    他五毒门的毒药,从来都是自己研发的,也不屑去研究天下间,已经存在的毒药毒性,他觉得用别人的毒,简直就是侮辱自己的五毒门。

    他喜欢独一无二,世间绝无仅有的成就感。

    但这些现在看来,特立独行,并未融合到现实当中,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一无是处了。

    他百里不染,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想帮人的一天。

    他从来也没想过,这世间的人,会有需要他帮助的人,他不害人,就已经是对方的万幸了。

    上官清越一直守在阿哑的身边,不离开一步。

    她希望,阿哑醒来的时候,能第一眼就看到自己。

    蓝曼舞一直在门外,她想要进来,被君祺睿阻拦住。

    “他现在很危险,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你不能靠近他!”

    “他是阿哑!他是阿哑啊!”蓝曼舞哽咽着声音,一双晶亮的大眼睛里,噙满了水雾。

    “不管他是谁!他现在都很危险,你不能靠近他!你不想活了!你不知道,他杀人的样子,有多恐怖!”君祺睿现在想想,都还毛骨悚然。

    “不管他有多吓人,他终究是阿哑啊!那些人,当初都要杀了大姐,杀了就杀了,他们该死!”

    “当时也死了很多无辜的青峰庄门人!难道所有的人,都该死吗?若不是及时阻止,当时我们大家都死了!”君祺睿剑眉一凛,他绝对不会让蓝曼舞现在靠近过去。

    阿哑现在太危险了,随时醒来都可能会再次魔性大发杀人。

    “他是阿哑,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我相信他是好人,不会再杀人了!只是他失控了而已,我相信,我守着他,他不会再那样了!他现在昏迷着,你让我进去看他一眼,就看一眼。”

    蓝曼舞几乎哀求着君祺睿,但他还是不肯放行。

    “若不是他心底就有魔性,怎么会忽然变成那个样子!蓝儿,你太善良了,又处世未深,你根本就不知道,人心险恶。”

    “不会的!阿哑不是那样的人!他是好人!他是好人!”蓝曼舞焦急的说着,恨不得现在就能冲到阿哑的身边去守着他。

    哪怕不能让她守着他,让她看他一眼也好啊。

    “他是什么好人!他要是好人,对你坦诚相待,怎么没有告诉你,他就是南云国的太子上官少泽!他对你隐瞒了这么大的秘密,你还说他是好人?”

    “蓝儿,你都被他骗了!他对你从来没有坦诚相待过,他只是利用你来帮他掩藏身份,最后一起回到南云国去!”

    “蓝儿,你相信我,他一直都在利用你。”

    “他上官少泽,我早就有所耳闻,根本不是什么善类!好色不说,还荒淫无度,胸无大志,在南云国做尽了坏事!绞杀忠臣,信赖外戚,狼狈为奸。”

    “不可能!!!!你说的,根本不是我认识的阿哑!!!!”

    蓝曼舞大声喊起来,一双眼睛通红一片。

    “你不相信,这也是事实!只是我们身处在大君国,知道的甚少而已!他的太子府里,美妾如云,但凡有些姿色的女人,都要纳入太子府。”

    “你骗我,你骗我!他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蓝曼舞一双眼睛,狠狠盯着君祺睿,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她也是最近才知道。

    年纪太小,又不懂得时事。

    葵水两个多月没来,也没发现是什么情况。

    但是最近总是没有胃口,还总是贪睡,似乎有点恶心,也不明显,整个人都没有精神。

    昨天见到白道长,便让白道长帮着把脉看看是不是病了。

    当时大家都出去找阿哑和上官清越了,青峰庄里只剩下零星两个守门的人。

    当白道长,告诉她,她已经怀孕快三个月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随后,她就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她竟然怀孕了,怀了阿哑的孩子,她真的好高兴。

    想来正是那日在破庙中,所以她怀孕了。

    她真的迫不及待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阿哑,要与他分享,他们有了孩子的好消息。

    “什么 ?!蓝儿你和他!!!!”

    君祺睿的整张脸都变得乌黑了起来,他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

    “蓝儿,你休想骗我!”

    “我没有骗你,白道长可以作证。”

    蓝曼舞向前走了一步,目光凉若冰魄地看着君祺睿。

    “我现在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他不会伤害我的!在他魔性大发的时候,他都没有伤害大姐,便是最好的证明。”

    “他都没有伤害大姐,那么他的孩子,他就更不会伤害了。”

    蓝曼舞笑起来,小脸上绽放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