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56:好好疼疼哥哥

    蓝曼舞进入了阿哑的房间。

    她站在阿哑的床前,看着阿哑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无色,双唇干涸龟裂,泛出道道血痕。

    一双眼睛,紧紧闭着,只能看到他长长的睫毛,那样紧紧地一动不动地闭合在一起,连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上官清越坐在阿哑的床边,一双手紧紧握着阿哑冰冷的手,还在不住搓着阿哑的手。

    “大姐……”

    蓝曼舞一开口,声音就颤抖了,眼泪也要掉下来。

    她赶紧倔强将眼泪圈住,不让它掉下来。

    “阿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上官清越弱弱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阿哑已经昏睡很久了,虽然还有一点气息,但十分的嬴弱,谁也不知道,阿哑这口气,什么时候就会断掉。

    白道长自称医神,也给阿哑把过脉了,也不知道阿哑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现在大家唯一的办法,就是安静地等待,或许还有奇迹能发生。

    当时阿哑被火焰包裹,犹如死了一样,不是还是醒过来了,现在还有气息,情况一定不会太糟糕。

    “我相信,我的哥哥,不会就这样死的!他一定会再站起来。”

    上官清越紧紧抓着阿哑的手,目光坚定无比。

    蓝曼舞仰起头,不让泛红的眼眶中,流出眼泪来。她站在那里,心下一阵一阵的揪痛。

    “我真的好想救他,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

    蓝曼舞的声音哽咽了一下,赶紧闭上眼睛,忍住眼角的火烫。

    上官清越抬头看着蓝曼舞,她和君祺睿在门外的话,她都听见了。

    “小舞,你真的……怀了?”

    蓝曼舞低着头,双手轻轻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又哭又笑。

    “我真的好笨,连这个都不知道,还是白道长说的,不然自己可能都要肚子大起来了,才能发现。”

    蓝曼舞之前虽然是宫里的妃子,对这女人侍寝之类的事,了解一些,但还没等侍寝,就成了太妃,被送入皇陵,一直守着一群寡妇住在一起。

    她不了解怀孕的事,很正常。

    “大姐,你说他……会不会……醒不过来了?”

    说完,蓝曼舞赶紧唾弃自己,“我这张乌鸦嘴!不会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中毒这么久,已经熬了这么久,他一定会好好的!”

    上官清越垂下长长的眼睫,遮住眼底的泪光,不让自己的情绪失去控制。

    她要时刻保持清醒,一定要想办法救阿哑。

    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百里不染。

    他的双手受了伤,想来也受了内伤,还没有处理,就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她知道百里不染在提防阿哑。

    百里不染担心阿哑再次醒来,还会失控。

    “不染,我哥他……你方才不是说,赤炎毒在不是满月的时候,与平常无异?为何,他还不能醒过来?”

    百里不染凝眉沉吟了一下,“这个……”

    他还真不清楚。

    “百年前失传的毒药,都是具有魔性的毒药!当年的邪派,多用这类的魔性毒药害过人,但是邪派已经被叶老庄主灭门了,也没人再清楚魔性毒药。”

    “也或许,一些江湖元老,能知道一些。但现在那些元老,也都被阿哑杀了,现在整个江湖,算是安静了,一些对武林盟主之位觊觎的人,全都统统死了!但一些多年前的旧事,也就没几个人能知道了。”

    上官清越回头看向床上的阿哑。

    在她的记忆里,哥哥很善良,从来不会滥杀无辜,也绝对不是如君祺睿口中说成的那个样子。

    在南云国的时候,上官清越虽然也有听说一些关于哥哥的骂名,当时很生气,还发誓此生再不见哥哥。

    她没有那样不振作的哥哥,她也不喜欢一个放荡颓废的哥哥。

    但见了阿哑,她完全相信,一切都是假的!

    也相信,哥哥还是原先那个哥哥,雄心壮志,义薄云天。

    百里不染轻叹一声,“美人儿,日后你们的处境,只怕更危险了。死的那些元老级人物,可都是武林大帮派的帮主,在武林上的位置举足轻重。”

    “你是说,那些大帮派,会追杀我们?”

    “他们的门人,可是遍及各国,朝廷就是镇压,也难以镇压啊。”

    百里不染看着自己一双已经被烧得血肉通红的手,他最疼惜自己的一双纤纤玉手了,但为了上官清越,也是舍得了。

    他真的很叹息,自己才与这个女人,认识多久,竟然这么舍得牺牲。

    他摇了摇头,不禁笑了。

    蓝曼舞一直站在一旁,一副很希望能照顾阿哑的期盼样子。

    上官清越便站起身,将这个机会给了蓝曼舞,但不得不提醒蓝曼舞一声。

    “你要知道,你坐在这里,会面临什么危险。”

    上官清越看着蓝曼舞的眼睛,这个女孩子有着一双剔透无邪的明眸,虽然有些鬼机灵,心思却是十分的纯洁。

    她要给蓝曼舞一次选择的权利,不然对蓝曼舞来说,也很不公平,何况蓝曼舞的腹中,已经怀了哥哥的孩子。

    这简直是他们上官家的好事,哥哥到现在还膝下无子。

    “我知道!”蓝曼舞想都没想,直接坐在上官清越方才坐着的位置上。

    蓝曼舞用自己暖暖的双手,紧紧包裹住阿哑的大手。

    “你的手,怎么这么冷?现在一定很冷吧?”蓝曼舞赶紧帮阿哑将被子好好盖上。

    看着蓝曼舞对阿哑那么细心体贴,上官清越很欣慰,唇角上终于多了一点笑容。

    但上官清越还是要再提醒蓝曼舞一句。

    “你真的,连死都不怕?”

    蓝曼舞摇摇头,“我相信,他不会伤害我的!”

    她目光深深地望着阿哑虚弱的容颜,那么的坚定,犹如磐石一样,不会有半分的转移。

    上官清越不禁眼角泛酸,赶紧转身背对这样的画面。

&nbs